距离写《在招行的第一天》已经快一年了。许久没有写日记,都已经忘记了去年的今日在做着什么了。不过奔波劳苦的日子没记住也罢。若是原本记叙了下来,日后回看不免唏嘘;若只是只是记住当年的大致模样,回忆也不免苦中带甘。在招行的第一天可算是我业代生涯的序幕,现在可正式开篇了。

就在去年的今日,一个寒冷的早晨,8点20分,我在广州火车东站的公交车站下车,裹着寒风,走进了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大厦。手纹打卡,然后是开会。幸好没有迟到,据说迟到一分钟就扣50块。要想不被扣钱,就只能让主任签字。主任也就是每一个业务小组的头领,简称头。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西装革履的人,男多女少。不过每个人看起来都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穿着刚买的黑色休闲大衣,黑色休闲裤,远看也是挺正式的。这也是我的第一套“职业”套装。

之前跟我一同培训的那些人都已经被分派到各个小组去了,相熟的人都不在附近。我只能往新人堆里扎。

由于不能再开学生卡,所有的同事都已经打道回府了。每个小组约20来人,但是只有区区的几条办工桌,椅子都几乎不够用。我算是来得比较晚的一个,在寻找空位未果之后,看到在主任的办工桌旁边空置着一张桌子,于是我就往那边坐过去。主任最后一个进来,看到我坐在那里,问我:“你怎么坐这里?”我说没位子坐,他便指着那些空位说:“那不是 吗?”可我走过去正打算坐的时候,旁边有人说:“这已经有人了。”不是开玩笑,不久之后有一个帅哥跑过来,就坐下了。女同事仅有的一张桌子已经挤不下了,我只好无奈地“打道回府”,有种被排挤的感觉——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两个陌生的帅哥“热情”的说:“来这里!”一个拍拍自己的大腿,另外一个站起来,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我有点生气。怎么会遇见这样的事情?!我看都懒得看他们多一眼,就气愤地跑回自己的“宝座”上去——看起来像是主任秘书或者助理的位置。

还好不久之后就开会了。所谓的会议就是大家先来唱一唱歌。唱的就是《相信自己》,我不会唱这么励志的歌。唱完歌之后开始表扬和批评。我被点名表扬了,因为我作为一个新人,第一次上班就办了一张卡——通过与否不知道,不过这也算是成果。吃完了糖之后就是大棒,虽然不是打在我身上,但是可以想见到不久的将来也许我也会“挨板子”。批评完了,主任便开始洗脑——这仿佛是所有做销售的必备功课。每天洗洗脑,对着镜子笑一笑,然后紧握拳头说:“我是最棒的!我一定要赢!”……如此打气完毕,人们就可以散去开始工作了。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人就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我一个人,一筹莫展。虽然培训的时候说了如何去“扫楼”,“摆走鬼”——这两种都是开展业务的主要方式。但是我没有实践过。摆摊的话,我是不行的,因为那得需要工具。我没有工具,也不知道该如何申请工具,怎么去?

不过貌似我得走了,因为主任看着我不动,就说:“怎么还不去?今天要带回来3个件啊!”我苦笑。3个件也就是三张卡。看看时间,才不过9点多一点。我该怎么去呢?

我慢悠悠地踱下楼,盘算着怎么去弄那3个件的任务。

这得有多难啊?不就是找人开张信用卡嘛?

这得有多容易啊?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开卡。

这信用卡只开给有信用的,还得起钱的人。也就是说目标得是小白领以上的,有着固定薪水,并且不低于最低工资的人。

天气很好,多云,云层又没有厚到看不见太阳光。我正在琢磨着的时候,看到一个同组的男生,也是跟我同时进去的,他也正在转悠着。看他样子挺老实的,于是我便大方的跟他搭话。在这种情况下,女生得主动点。我说我们一起去扫楼吧?他很爽快地说:“好!”

有了人陪着,我觉得自己啥都不怕了。就算死了也有人垫背了。于是我们向着westine隔壁的商务楼进攻了。首先,把胸牌收起来,不能让人看出是做推销的——因为大楼的门口写着:“谢绝推销.”关于这个,老大说了,要把它看成“欢迎光临”。我的视力太好了,不能熟视无睹,所以我只好像小偷一样悄悄的混进去。

我们分好,他从上往下扫,我从下往上扫,中间会合。

大厦很漂亮,属于甲级写字楼的那种,里面的公司看起来都挺大牌的,有意大利的,法国的,大概还有西班牙 德国之类的?不过其中有一个是Nike。一层楼最多就两个公司。每个公司都有电子门,没有密码是不可以进去的。 每个公司门前都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前台。不知道怎的,看着她们我很胆怯,而且有种相形见拙的感觉。呃,老娘只是不想做前台而已了。可是怎么就感觉她们比我要“高级”一点?难道做业务就该这么低声下气吗?

我硬着头皮去敲门。不过她们都还挺和气的,都客客气气的开了门,然后问我有什么事情,找谁去?我也就战战兢兢的开门见山说了来意。一点都不拐弯抹角。她们一听都摇摇头,客气地把我们请了出去。被请出去之后,我总是长舒一口气,对自己说:“唉,我可是尽力了。谁叫我不是帅哥呢?”如果我是帅哥,我可以利用我阳光般的微笑把她们一个个晒暖,然后用糖衣炮弹把她们炸晕,就在她们无力抵抗的情况下让她们乖乖的帮我开卡,或者帮我去拉人开卡。哦也!

然后我就到了Nike, Nike那里的前台好像走了。我站在门口呆站了一会,不知道该敲门还是按门铃,还是直接走掉。这个时候,有一个猛男经过,我便敲敲门,他看了我一眼,把门开了,然后马上又溜到办公室里去了。吭都不吭一声。唉哟,难道我不是美女吗?他怎么就开了门然后把我晾在那里呢?

正在狐疑的时候,一个中年高管类的女职员跑出来,问我干嘛。我说明了来意,她就说:“去去去,赶快出去,别影响我们工作。”我可怜巴巴的望着她,还想厚着脸皮问问她有没有开大名鼎鼎的招行信用卡。她不由分说的打个手势要把我赶出去。

哼,这个老大姐!

我只好带着屈辱的心跑到外面去。刚好打算再接再厉往上扫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刚才跟我“合作”的帅哥。他告诉我, 他被发现了,现在保安处录“口供”,身份证被拿去复印了,也就是说他上黑名单了。

吓得我也赶快的溜了出去。

我们俩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了走。他问我有啥好主意的。 说实在的,对于广州我去过的地方除了上下九就龙洞了。龙洞那么偏僻的地方是不理想的。至于有写字楼的地方,也就是环市路比较熟悉。而且也仅限于环市东路。于是我提议到那边去扫。那边离公司远了一点,信用卡的覆盖率大概不会特别高吧?

抱着这样的希望,我们搭车过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