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运气不错,我们去了电视塔旁边一栋很破旧的楼,里面有个叫“博士后工作站”的地方,那里有个帅哥很友好地接待了我,办了一张卡。当然,这个运气也不是一下子就来的,上午的灾难又在那个伙伴身上重演了。忘了说,他叫小郑的。男生的运气好像没有女生的好。我当然也是被赶了,不过都是挺客气的,都说目前是办公时间,有需要的话会打电话叫我的。由于新员工还没有名片,我把我的电话号码都写在传单上。兜里倒有头头的一些卡片,但是帮别人派名片不久等于瞎跑腿吗?虽然俺笨笨的,不过这么明显的道理还是知道的。何况我总不能递上名片说:“您好,这是我的主任的名片,有需要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多别扭!

看看时间差不多,我准备打道回府了。毕竟人是要下班的。5点半下班,回去打卡正合适。于是我就跟小郑说准备回去了。但是小郑两手空空的。他便说要继续努力一下,至少也得晚点才能去打卡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想,我是新人,而且又有“成绩”了,应该不用挨骂了吧? 天气不错的,太阳刚好下山,金色的余辉照射进车厢里,暖暖的。穿着高跟鞋的脚有点酸酸痛痛的。第一次穿高跟鞋走这么多的路呢。第一次穿高跟鞋走在空荡荡的写字楼的楼梯间,的得的得的声音敲击着脑袋,回响往脑海的最深处钻去。听起来都不像自己了。凉飕飕的风从背后吹过来,让我不免想起恐怖片里的女鬼。高跟鞋的声音会掩盖某些东西,也会招惹某些东西。所以我尽可能轻地落脚,为的是不放过任何对我有威胁的响动。其实真的有威胁的话,我又怎么能逃得掉呢?真傻透了。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 5点半过去15分钟了。偌大一个办公区都空空荡荡的。人呢?大概是没回来? 老大也不在。手上的件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我直接在门口按了指纹就走了。经理看到我,微笑的说:“这么早啊?”我回他一个微笑,只盼我的微笑也跟他的一样有巨大的杀伤力。“办了几张卡啊?”我说才一张的。然后他便要了过去检查了一下。然后说:“把它放到你的主任桌子上吧。明天早点过来上班。”我照他的吩咐去做了,然后一溜烟小跑回去了。

东站很多车,但是人也很多。只有一路车到我住的地方,就那一路车人气特别多。本来只用15分钟的车程的,加上排队候车,塞车,我回到屋里的时候已经是7点了。

呃,这一天可不容易啊!

脱掉鞋的时候,我闻到一股浓浓的汗臭味。本来就皮厚的脚板依旧起泡泡了,而且我还穿了袜子呢。我想起了妈妈。想起她每次精疲力尽的从外面“狩猎”归来的样子。终于理解了她为什么反对我去读保险专业了。虽然保险那个专业所学习的东西并不是用来跑保险业务的,但是一个不看报不阅读只看肥皂剧的农村妇女怎么知道那么多呢?每次她从外头做生意回来,都是满身汗味,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的。现在我也一样了。我可饿极了。

可是我还没吃完饭,老大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他问我:“小袁啊,你怎么那么快就回去了呢?交代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啊!”我一听,很不顺。他的声音是笑里藏刀的那种。不过我可懒得计较,咱们可是理直气壮的说。“不是到了下班时间吗?而且今天是我第一天正式上班啊!作为新人中的一员,我是最先有成绩的。”我刚说完,他马上接着说:“我看了你整的件,都没弄好啊!一塌糊涂哇!要不你等下过来吧,我教你整整。”我看看时间,已经是将近8点了。便说:“都快8点了呃,经理叫我明天早点去上班。我现在过去的话都快9点了。而且我很累了,等下要早点休息。”他听见如此说,就无奈的说:“好吧!那你明天记得早点过来喔。”我挂了机,一想,不对,这么晚了,他都不用下班的吗? 如果他在的话,应该也不止一个人吧?

懒得去想。留待明天吧!

我吃了饭,就马上洗澡睡觉了。

今天可真累。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