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生病了,买点营养品去看望,这是一种友爱的关怀。但是再好的朋友,只是朋友,不住在一块的话,你不可能每天去看望,或者每天带营养品送ta,或者每天都帮他清理呕吐物(你甚至懒得动手去清理),或者做更多的事情。朋友只是朋友,一起聊天,一起分享人生快乐或者痛苦的人。但是你们不可能一起体验人生。在ta生病的时候,ta最需要的是健康,是快乐。健康不可得,而快乐也许就来自于你的探望。但是,扪心而问,你会一天二十四小时陪着ta,给ta讲各种各样的趣事吗?不到五分钟你就累趴了。

不过,无论如何,朋友终归朋友,ta生病了,你去看望,完了你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心理:我今天去看了朋友。他日我生病,ta也会来看我。

这是啥,这是一种责任的交换,一种对未来的义务提前服役的行为。呵呵。

亲人生病了,买点营养品去探望,不管ta穷不穷,再给个红包,祝ta早日康复。红包的金额多少不论,不过这年头没有三两百好像也说不过去。三两百也仅够买一盒蛋白粉之类的东西。如果ta富有,这点钱是锦上添花;如果ta贫穷,这点钱就是雪中送炭。但试问,有几个人不是喜欢做锦上添花的事,而是喜欢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呢?即便你有一颗天底下最善良的心,雪中送炭也只能做一两回,并不能长久做下去。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能够坚持。

我曾经看到过有很多有钱人,喜欢千里迢迢地助养某个孤儿,给ta买衣服、帮助ta上学。我有个同学甚至刚毕业的时候就这样干了。但是有一天我为某个得癌症的同学募款的时候,他所能给的并不多。对于他喜欢的女孩子,他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以行动去证明自己对她的爱慕。与女性朋友偶然街上见面,请朋友随便就近吃个街边的新疆羊肉串。当然,这是他的选择,无论他怎么做,都是对的,都是对的。

对于亲人生病去看望,无论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我认为也都是一种对于未来义务的提前服役行为。而对于那些喜欢助养孤儿而对身边的人熟视无睹的情况,则是因为一种涓涓细流的付出对他来说是可承受的范围,可欣赏的美。而且他坚信,这样一种长久的付出更是一种行为艺术。是否要求回报,就不得而知了。

自己的父母亲生病了,亲力亲为地带ta看医生,细心呵护,三两天就觉得必须得回去工作了。遂让ta自理,或者请医院护士来护理。有些人甚至等不得三两天。有多个子女的或许会轮流看护,或许会你推我我推你。得病时间段,没矛盾。时间一长,矛盾就出来了。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呵呵。

自己的伴侣生大病了………

能够长久照顾的都上新闻了。至于那些没法上新闻的,我们就呵呵吧!当然有那些在深山老林里躲着的,终生不与公众见面。呵呵。

有些儿童为了得到父母的特别照顾,会特别希望自己生病。我是不乐意的,因为我知道无论我生病与否,我那因为改革开放而忙碌着去挣扎几个小钱的父母都是没时间照顾我的。我最终的命运只是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甚至兄弟姐妹也没办法陪我。因为他们要在太阳底下玩耍,要去干净明亮的课堂里读书,抓紧时间成长,抓紧时间学习。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

我有个舅舅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虽然两个孩子都疼爱,他们照旧无一例外,重男轻女。女儿常常说,好希望自己能够生一场大病,最好是快要死掉的那种。那她就可以独占父母的爱,甚至经常跟她打架的哥哥也会温柔对她。可是,她的父母也要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去努力挣钱。她10岁不到的光景就要洗衣做饭铺床叠被,所幸,她健全地生活。她生活大大小小几场病,之后她都不愿意再尝试那种生病的痛苦。然后她认为任何一种快乐都比不上健康的身体。

任何一个人,我是说任何一个人,如果想要真正的快乐,必须得自身保持健康。健康是自己的,别人的照顾和关爱只是一种额外的收获。一个健康的人不需要别人偶尔的关照或者提前的服役。一个健康的人,将会享受如阳光般的亲情,如雨露般的友情,如清风般的爱情。而一个遭受病痛的人,正如一棵生病的树,再多的阳光、雨露、或者清风,对ta来说都不过是隔靴搔痒。

或许你会说,这些事情关慈善屁事啊!

那你告诉我,慈善是啥?慈善,如果不是以关照身边的人为始,那能叫做真善吗?

穷难道不也是一种病吗?而且是一种会引起多种并发症的病而已。区别是有些人穷一时,有些人穷一辈子。而且有些人会被穷扭曲心智,而另一些人则因为穷而更加正直积极地生长。可是无论哪一种穷,在其穷的状态之前,就像病一样,都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需要慈善去帮助的那些穷人,要么是因为无法改变的贫穷,例如山区那些缺衣少食无法上学的留守儿童或者无法自理的留守老人。要么是一时需求过大,自我供应不过来的贫穷,例如生场大病需要上十万上百万的治疗费。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讲都是无法承担的。然而现在普遍的情况就是,大病一场,倾家荡产。

事实上,穷是一种社会的病。如果国家是一个健全的人,政府是首脑,精英是双手,平凡百姓是腿脚的话,如今脚气发了,或者某个地方起了个泡泡,这个国家需不需要去治治?然而,现在看到的是,国家这个人衣着光鲜,油头粉面,双手白嫩,却由于穿着厚实的皮鞋,没人知道他的脚是否正在腐烂。如果这个国家能够稍微想一想他的脚,给那伤痕累累的脚买点药膏,会怎么样呢?但是用药膏治脚气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拥有一双健康的脚,必须得整个身体状态都是健康的。如果金钱是国家的血脉,知识是国家的精神气,那么这个国家需要经常运动,让他的血气全神流畅,最终才会好起来。中医讲到,某个地方发炎了,必须得用新鲜的血气去冲洗才能从根本上消炎。那些药膏,一种外来的援助,正如慈善基金会,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国家不外如是。

让我们重新定义慈善吧!如果从人体方面来比喻的话,不难得出一种结论,任何外力援助的慈善,只是一种膏药。如果系统本身不能维持健康,不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膏药生意就能大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