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

着迁户口这事奔波了好几次,始终徘徊在与代理公司签协议这个层面上。

第一次,兴匆匆地去到代理公司,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三点整。很多人在一个面积约200平米大小的公司里等着。门口有好多狗皮贴,其中一个写着:在此排队拿号。但是没有一个人在。看见门口有个取号机,以为是跟银行业务一般办理,结果摁来摁去总不见票出。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必须得早上来排队领号。悄悄问了要办业务的人,进一步发现,排队的人不少,得提前来。

第二次,早晨七点半出发,八点到,已经排了二十多号人。门还没开。排到号,九点业务开始。进行得很慢,半个钟头过去了,第一批人还没办完。等到十点的时候,突然宣布系统故障,无法办理,等下次再来。很人道的,这次排到号的可以在之后系统好了随时过来,随到随办。

第三次,随到随办。结果长得有点像韩国小鲜肉的一个工作人员拿了我的资料,随便翻了翻,面无表情地说:资料不齐,学历证明要原件。

原件已丢失,学信网的验证报告可以吗?

不行!必须原件!

没有咋办?

凉拌!

然后还有一份XX协议上居然漏了个盖章!这个盖章必须得回到原籍去办理。这相当于要人命。当时盖章的那口白白胖胖的锅说:章已盖毕,快撤!手一扬,把我像苍蝇般赶跑了。

第四次,准备停当,弄了个以假乱真的学历原件,印了一个某单位的盖章。特地比之前提早了半个钟头,认定这次肯定能办成。结果目的地的地铁口门都还没开。而且再排队的人已经很多了,绕了办公楼空地三圈,大有滚雪球之势。

这人多得像公园里得到面包屑的锦鲤。挨挨挤挤的。

好在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都认真排队,一言不发。偶有一两个以为打尖没人理,结果派号小哥是包工转世,不吃他那一套,秉公办理。我拿到了末三张票中的倒数第二张。被称为:天使票。

下午才轮到服务,于是安心地回去吃个饭睡个觉。下午两点准时过去。一点五十九分时其公司关门睡觉尚未开灯开门。

喜滋滋地等,再次以为必定能办成。等到三点多的时候,又一次宣布系统坏掉。然而还想着别放弃,许多人跟我一样,辛苦排队得来的号都不愿意放弃。苍天有眼,系统很快又好了。

又轮到了我。又是一样一样地把个人资料交出去审核,很有一种脱光衣服接受审查的感觉。

学历证没问题。

打印的盖章却问题很大。

同时,社保停掉了,没得办!

我已经买了好几年的社保,只不过因为换工作停掉了几个月。

不行,停一个月都不行,清零!

我沮丧地拿了资料走开去。为着这一趟,我都准备好了钱。然而他们并不急着要收钱。

都说深圳户口值好几百万,可我并不是贪图这几百万,只是觉得既然出嫁了,好歹得有个自己的户口了,不能老赖在家里。娘亲说了,嫁了就是泼了。村里已经默认没我这个人存在了。即便户口还在也一样。

心寒ing。

舍不得生养我的土地,然而那里已不再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