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从沙漠里来的仙人掌 闲闲地伫立在粉色的书桌上 沉思,他在沉思

或者说它试图去沉思 却想起流落在沙漠之心里的她 透明夜空里闪亮的眼眸 看透了一切

战火焚烧着曾经的天堂 每一道黑烟里都藏匿着一个灵魂 风张开大手,露出凶狠的表情 把尘埃落定,把灵魂收纳

每一个撒哈拉女子的头巾 都裹着天使的吻 她们光着脚走在滚烫的沙砾上 在阳光中扬起金色的脸 走向那个温柔的梦乡 赤足的仙人掌 却没有办法去追寻

哭泣的骆驼 背负着上帝的指示 试图走出一条鲜绿的大道 但是咸咸的泪水却把新鲜的嫩芽 活活给渴死了

除净无瑕的阳光之中 海市蜃楼在摇晃 路,是白茫茫的一片 赤足的仙人掌 终于却找到了出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