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着一群人前往著名的大三巴。我们穿过狭窄的街道,走过某某规划局,参观了颇有历史意义的青花瓷。然后走过超级拥挤的一条商业街,这条街让人想起广州的上下九,店铺林立,小吃、餐厅、衣服店、化妆点等等,无非是吃喝玩乐。还有一家供奉着圣母的教堂。该教堂被刷成柠檬黄的颜色,里面装饰着彩色玻璃。

教堂

由于我没有这方面的宗教信仰,因此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走了。新的东西仿佛永远不及旧的东西来得珍贵,值得把玩。我们这要去的大三巴也是一个教堂——遗址。

从这里过去大三巴,还有一段街道。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一家家以红色为主色调的饼家了。他们大手笔地放出一盒盒的饼干、猪肉干来让路过的行人品尝。估计在这里逛的都是游客。我真切的有种又回到了上下九的感觉。天气很闷热,而这高人口密度的小街坊里更让人觉得憋闷得难受。我们赶紧赶紧走。

我们挑一条人少的路,企图躲开人群,却不小心逛到了一条食街,满街都是饭店。然而门口人不多。这里所有的饭店都在卖鱼翅。随手拿起一张传单,都是鱼翅XX元每两。我无意于吃鱼翅。反正这货跟粉丝差不了多少。然而,走到一个僻静处,却发现好些人们在排队。这是一家很小的店,不过十几平方,仅放得下两三张小桌子,统共一批食客在15个左右。然而就是这么一间小店,生意十分红火。人们安静地排着队,安静地吃着鱼翅,好像在默契地偷偷地进行一项见不得人的交易。这里的鱼翅分为碗仔翅跟煲仔翅两种,每一种又根据鱼翅的大小多寡各分几个等级。

在迪拜看见过市场上人们在晒刚砍下来的鱼翅,带着血,十分残忍。当时换位思考了一下,对身边的朋友说:你能想象这里砍下来的是人手吗?

我们都为之感到毛骨悚然。

然而偶尔我也会在便利店里买5块钱的碗仔翅吃吃,里面放的是粉丝、鸡肉丝、勾芡汁、香菇丝,感觉味道还不错的。

有生以来,我只吃过一次鱼翅,那是在我年轻的时候,一个潮汕的小伙子,一定要请我吃饭,大概他是想与我交往。然而我实在对他无感,百般拒绝依旧未死心。有人出谋,让他请吃饭,点最贵的东西,一般情况下他就不会再有下次了。遂依计行事,在广州天河城的某泰国菜的餐馆里点了个青椰鱼翅盅,小小一个炖盅,大概在两百块钱左右。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吃如此昂贵的东西,然而我并不觉得好吃。鱼翅很少,吃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倒是用来拌鱼翅的红醋让我印象深刻。此后,他果然再也没有缠着我要一起去吃饭。有时候用钱来考验一个人是挺管用的。转眼我与那个人再也没有交集,我也忘记了他的模样,只记得他长得十分白皙,十分苗条,脸蛋像初生婴儿般洁净。是个十分干净的人。我是否做得太过分了呢?让他失却了对女人的美好幻想?

路过这里的时候,刚好肚子咕咕叫了。这家店除了鱼翅还有三文治和鲍汁面卖,于是我们决定在这里解决我们的中餐。我们点了个中等价位的碗仔翅以及鲍汁捞面、鸡排芝心三文治。碗仔翅上来了,果然是有鸡肉丝,香菇,还有某种贝类动物的几片肉。味道刚刚好,不咸也不淡。也许鱼翅本身没什么味道,反正我没吃出什么特别的味道来。这里竟然有小块的鱼翅,像一把把小小的密梳子,吃在嘴里,十分幼滑弹口。这个也许是货真价实的鱼翅。但是我没有吃除什么特别的感觉来。同桌的有三个中年女人在同吃一大煲鱼翅,价值约600港币。里面不知道放了几条鲨鱼的翅膀?有个女士吃饱了,说不要了,同行的劝她:“美容的,多吃点。”于是她再装一点来吃。我很庆幸我没有要大盘的,个人感觉这鱼翅还不如鲍鱼汁捞面,更不如那只烤得香脆可口的鸡扒芝心三文治。

吃完饭,就找路上大三巴。穿出幽静的小巷,又到了喧闹的大街,还好这次有了食物垫底,不会觉得憋闷得慌。我们甚至有心情去试吃那些干巴巴的饼干了。杏仁饼、老婆饼、鸡仔饼、柠檬饼、陈皮饼、绿豆饼,林林总总。其实吃起来味道差不了太远,因为几乎每一样饼干打底的都是面粉和绿豆粉。比不得桂林的那些五花八门的糕点(最爱桂花糕),风味各异。而这些饼的价格还不便宜,好吃一点的都要上百块一盒,便宜的也要40、50港币一盒。而街头还有别的不太知名的小店,高声叫卖:”100块10盒!”拿来品尝一下,味道相差无几。他们说这是澳门首信。也就是说来澳门必带。我开始真的以为是,然而后来我离开这条街,在别的平民街道游览的时候,却再也没有看到一间饼店。

yuanli info image

吃完饼干,我们终于直向大三巴走去。大三巴只剩一道门以及一个墓室。那门据说也十分珍贵,摸都摸不得的呢。幸好我也没有兴趣摸。墓室门前有一个葡萄牙女子,穿着制服看守着。一次只能进去12个人左右,我们排队等到。然而这个墓室特别小,只有几块石头,什么都瞧不到。如果不是冷飕飕的风,阴凉阴凉的吹在皮肤上,令人汗毛倒竖之外,还真的没有感觉这里是个墓室,存着某位圣人的尸骨了。墓室隔壁是个陈列室,里面摆放着圣人的雕像以及各种圣物。对于不是这个宗教的我来说,看这些的东西真是走马观花。而这里不许拍照,所以无从描述啦。

5分钟不到,我们就把澳门这个著名的景点逛完了。大炮台在旁边的山上。我们于是走上上。

天气闷热,树荫底下也笼罩着一层厚厚的水雾,走在底下,感觉像在水中游泳一般,要十分费劲才能前进。好多人就在树底下的石凳上休息了。其中还有刚下车我们就跟在后面,后来跟丢了的那一群人。

我罔顾疲惫,奔跑着上楼梯。这些石阶不知道被多少人踩过了,然而却没有一丝的懈怠。原本有 一条近道可以直接登上大炮台,但是我们却走了一条长路,绕着这个大炮台走了一圈才登顶。大炮台四周都放着大炮,黑铁铸造的,没有生锈,仿佛还能用,有好几个都正对着葡京大厦,这个奥特曼般的巨人。俯瞰,可以看到平民区,纵横交错,像一个个平摊的蚂蚁窝。因为这些楼看起来特别旧,街道特别窄,道路黑得发亮。

yuanli info image

yuanli info image

 

在大炮台的中央,有一个博物馆,要收15元澳币每个人,港币也行,不设找赎。我们进去了。一共三层,从欧洲文明发源开始。当然,同时也讲中华文明的开端。有哲学史,科学史,宗教史,都是概况。还有丝绸之路。澳门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之一。有意思的是,博物馆里还存着有人们当街叫卖凉茶、收破烂、打米饼等等的声音。如今出生的年轻人大抵都没办法感受从前那种沿街叫卖的文化了。

从博物馆出来,天变得更阴沉了一些。好像要下雨。我们赶紧跑回大街上,朝着“奥特曼”——葡京大厦走去。看看能否在这里搭个便车回关闸——拱北口岸。然而,这个大厦的人估计特别多,工作人员要求我们要有“消费小票”,也就是下注的小票才能上车。最后,我们打算买点“首信”再走,结果在街上再没看到有买饼的店家。想回到大三巴附近,却怎么也没找对路口。后来不知怎么着,竟然跑到了在大炮台上看见的“蚂蚁窝”里面去了。

蚂蚁窝里很多楼房都是七八十年代建的,很旧很老,光线貌似也很暗。楼下停着一排排的摩托车,廉价的日产汽车等等。街道很小,楼房都是统一的高度,不超过7层,相比葡京以及周边的摩天大楼真是有天渊之别。这里的人们都在安静地生活着,跟别处没两样。我们走着走着,天快黑了,于是随便跳上一辆公共汽车,从口袋里翻出几个硬币,对付车资。

遇上下班高峰期,本来半个钟头不到的路程走了将近一个钟头。我们在关闸附近的饼店里随便买了点。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到此一游”的证据而已。

回到拱北的时候刚好七点。回到深圳的最后一班高校车已经发出。国营车站里的汽车末班就是八点,回到去估计也很晚,我们肚子又咕咕叫了。遂决定再在珠海呆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