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德波顿说:“旅行的一个危险是,我们还没有积累和具备所需要的接受能力就迫不及待地去观光,而造成时机错误。正如缺乏一条链子将珠子串成项链一样,我们所接纳的新讯息会变得毫无价值,并且散乱无章。”

因此有人认为带太年轻的小朋友去旅行是一种浪费。至少学龄前的小朋友不会写游记。在欧美国家,许多年轻人都流行gap year,在大学毕业或者高中毕业上大学之前,休学或者休息一年,用来背包环游世界。

笔者之前就曾在泰国遇见一个19岁的日本小伙子,独自环游东南亚。这一种经历,估计是人生当中最宝贵的。

然而,在较年轻的时候如果没机会去旅行,那么在年老之前给自己创造去旅行的机会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老年属于回忆,年轻需要创造美好的回忆。

如果说生命是一场旅行,那么活着之前在地球上所作的每一次远足,都算是一场小小的旅行。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是一场定义自我的旅行。

三毛亲身实践的旅行就是去当地生活、写作。她写在撒哈拉沙漠里吃过的骆驼肉,结识的哈威特人,她在文中描写沙漠里的巫师,也受过莫名的“黑暗力量”的伤害还差点送了命。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地方,她作为一个男人,又作为一个女人丰富地生活着。
她把所见所闻所感用温柔的笔触记录下来,分享她的快乐。阅读她的文字,字里行间能感受到活着的喜乐。她用自己的生活创造了一个传奇。

村上春树,每去一个地方,只是为了在那里安静地呆着写作。每看到一个想去的地方,他马上轻装出发。他也不留恋任何一个地方,呆腻了,就决绝地离开。他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也不会去旅游手册上推荐的景点。不过,当然,他会挑在人少的时候去看看那些伟大的古迹。
在旅途中,他写下了《挪威的森林》、《1Q84》等等。他的旅行方式完全是随心所欲,有才人性。所以他能够从容地做着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欣赏着最想欣赏的风景,而不必在意时间过得有多快,是否应该在此处拍照留念。他在人生这个长长的旅行之中,从从容容地走着。

李欣频,一个从小有点“自闭”的孩子,在第一次出国游学,经历了独立到依赖的蜕变,并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最终顿悟,人活着的每一刻钟,都要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她选择了按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与工作:旅行,阅读,写作。她组团去看北极光,去印度修行……
她在旅行之中找灵感。
她说,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
她说,旅行就是一个后天混血的过程。
她每天读一本书,每年至少去一个地方。与此同时,她的工作灵感源源不断。
她是幸运的,有着足够的才华垫底,还因为她的单纯与坚持。她的旅行,就是一场灵感盛宴,于她的生活之中,各处都有令人感动的欣喜发现。

其实有不少人的梦想都是环游世界。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除去了吃饭睡觉,大抵都是想要更多地感受这个世界。远古的人只有两条腿,他们就从东走到西,或许又从西走回到东,又或许一去不复返。有科学家认为,人类都起源于非洲,而后通过旅行到达各个大陆。如此看来,旅行写在我们的基因之中,我们天生就是旅人。不管我们走得远还是近,我们都在各种旅行之中。

旅行,除了能让人开拓眼界之外,还能促进文化的交流,带动经济的发展。
世界真正地连接在一起,就是因为人们在旅行。从郑和下西洋,到马可·波罗,每一次环游世界人们都会有新的发现,会给世界带来一股清新的旋风,在人们的头脑里刮起大风暴。

在旅行中发现自我,发现财富,发现新大陆。而你,又会以什么样的心境去旅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