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坐着小面包车,经过上百弯的山路,从清迈开始,历经三个小时,到达了拜县。某君差点吐了。我刚好要吐就到达了。时间刚刚好。说句良心话,这个小巴比大巴舒服多了。车很新,座位很舒服,比国内的面包车要好,看起来有点像商务小车。

拜县是个很小的地方。据说很是小清新。除了一些店铺装饰得比较文雅之外,街上充斥着无主的流浪狗之外,我没看出来它哪点文艺小清新了。

一到拜县,Vivi就说为了避免大家在拜县玩了不想去夜丰颂,她建议我们立刻启程前往那个边陲小镇。多远?不远,九十公里左右。好吧,那么就是两个钟头的骑行。我们马上租了摩托车,趁着夕阳出发。下午五点半左右上路。

随着太阳下山,气温越来越低。这里果然不比清迈,仅仅远了一百来公里,气温就低了好几度。在清迈可以穿短袖短裤,在这里要穿上厚厚的长衣长裤。我们刚离开拜县,进入林间公路的时候,就要换上长袖衣服,穿上外套,防风衣了。路边的树木落光了叶子,顺着蜿蜒的公路延伸。这种萧条自有一番味道。

天越黑,路上的人就越少。一整条公路仿佛都是我们包下来的。这里的路照例是弯弯曲曲,360度的斜坡比比皆是。我们在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山风呼啸,没有路灯,没有星光。如果不是有同伴,绝对不敢一个人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飚车。

骑行到四分之一路程的时候,发现路面上满是水汽,沥青路很潮湿,好像刚下过雨。温暖的大地把水汽蒸腾起来,在公路上蔓延,很有一种荒山野岭中的冤魂野鬼即将出场的样子。我看着心里发毛。vivi更是吓得一定要呆在三台摩托车的中间。John打前锋,我们殿后。我在最最后,如果有个鬼从后面抓我,估计我是没辙了。幸好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这个东西。而且我戴着据说能够劈邪的玉石。

再往前行,爬坡再下坡,就到了与缅甸交界的边境,好些兵哥哥在驻守。我们的骑行队伍当中有一辆车不够油了。下车向兵哥哥们借。离加油站还有段距离,而且已经是晚八点了,也不知道油站的人是否休息了。在泰国,商店一般在六七点关门,八九点人们就入睡了。因为他们第二天早上八点要开门营业。这个习惯真的人道。在中国,只要有生意,就算是到凌晨十二点关门,凌晨四点又开门,人们还是会强打精神服务到底的。但是在这里,他们并不会为了那几个泰铢而打破自己的生活习惯。

兵哥哥们说50泰铢给满上。这真是太感谢了。要知道,这个小绵羊撑死了也就是五十泰铢的汽油。兵哥哥们没有趁火打劫。

加满油,我们继续上路。天晴了。抬头可以看见满天的星光,十分美丽。

90公里的路,我们开了将近五个钟头。因为是夜晚,弯道多,我们只能慢慢开,中途还因为冷和饿停了一两次。一次是在途中唯一的一间小便利店里停的。店里没啥东西可卖,只有方便面,饼干和糖果牛奶。我们要了几包方便面,让店家烧水给我们泡,是冬阴功味道的面,很香。接着拿了牛奶来喝。吃饱喝足,一共消费100泰铢。折合人民币也就20块钱,就这样解决了五个人的晚餐。照例大呼便宜。如果是在中国,在景区,或者荒山野岭里唯一的店铺里,一包方便面至少得5块到10块,狠的要15块。那么我们要了7包方便面,3瓶牛奶,还有1个沙琪玛,在中国,最节省也得50元人民币左右。除此之外,店家还免费提供开水,碗筷。在中国,估计都得另外算钱吧。Sam大呼,良心商家!

吃完喝饱,继续上路,感觉春风十里,温馨暖心,夜行鬼路的恐惧感一扫而光。抬头看看天空,乌云早都吹走了,显出桔黄色的圆月亮,挂在左边的山坡上,特别可爱。再行二十公里,我们停下来上洗手间。

这是一家伫立在潺潺小河边的小饭店。饭店十分简朴,然而十分美丽。门前有株大树,一个开满桔黄色花朵的藤子成了饭店的招牌。饭店没有名牌,设备简陋,仅是一个简易大棚。店主一家几口正在屋里看电视。听到响声,女主人出来了。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会说流利的英语。她说自己在对面的村庄长大。问我们是否在中国来。她满心期待我们能够点些吃的。但是我们很抱歉,刚吃过了。她的洗手间在河边,免费使用。洗手间十分干净,没有任何异味以及各种恶心的垃圾。虽然是粗糙的水泥地板,贮水池也没有贴瓷片,但是它的舒适干净程度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洗手间呢。

我不禁想起去云南旅游的时候,途中去上洗手间,每个人都要交1块钱,但里面却是令人作呕的脏、臭、差。给他们算一笔账,每一车都有四五十人,每个人经过的时候上一次厕所,仅一车旅客就在几分钟内交了四五十块。云南作为一个旅游城市,每一天都接待上万人次的旅客,除了强迫旅客购物,其他的消费也不少。但是为何公共设施就是没有提升呢?云南是个好地方,我喜欢玉龙雪山下的月亮谷,宁静的洱海,充满人文特色的大理,还有已经完全商业化了的丽江古城,也能获得三星好评。但是因为臭熏熏的厕所,给云南之旅大打折扣。每次上厕所心里都纠结极了。

在泰国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好极了。

离开鲜花饭店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满天的星光。十分美好舒畅。

还有十多公里就到的时候,我们突然看见前面起了熊熊大火。远远地就感觉到温暖。走近了看,路边的树下被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圈,那些活在圈圈里规矩地燃烧,没有风,火很乖,绝对不会烧多一分的感觉。火圈有半公里长,在我们的左手边。我们到了近处的时候,都放慢了摩托车速度,安静地溜过去。

看起来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但是这里除了我们一个鬼影都没有。将近10点了。泰国居民早都进入了梦乡。而这个火看起来是刚开始烧没多久的。是谁那么有心思,烧这个火?

我强忍着不去想象在火中舞蹈的幽灵们。心里发毛,但是一个字都不敢讲。唯恐惊动了那些想象中的幽灵。

很快,我们就到了夜丰颂。真的是一个叫做夜丰颂的温暖小镇。镇中心有美丽的花圃。我们找到街上唯一一家依旧在营业的店,点了几个炒面炒饭权当是正式的晚餐和宵夜。这店主是个老年妇女,不懂半句英文。然而她的店前坐着几个货真价实的白人。我们在吃饭的时候,还有几个碧眼小白脸经过,看见我们女的就大声热情地说hi。

五个人,吃了将近300泰铢。很便宜,然并卵,不好吃。店家的厨艺实在不行。不过她的店倒是蛮大的一间。

吃完赶往离市中心仅五公里之遥的小木屋的时候,已经午夜了。

物业早就睡觉了。我们打了电话把他们拉起来,两件木屋子,一间850铢,另一间750铢。这里正在建设状态,顾客看起来不多。我好奇地参观了其他的,发现就他们推荐给我们的那两间比较好。我们后来看了一间超大的两房一厅的屋子,完全居家式的,厨房洗衣机冰箱一应俱全,2000铢一晚。我开玩笑地说,1500铢,我们要了这间。但是管家的男人,老实巴交的,没听懂,只听到了1500铢。后面就变成了那两间最先推荐给我们的房子每间少50铢。这店家真的在讲良心。他大可以不理我们。大半夜的,我们还能上哪呢?我们马上办理入住。

我们刚放下行李,洗漱完毕,原本打算趁着朦胧月色在逼格满满的前廊里坐着聊聊天,却发现倾盆大雨下了起来。天啊,太幸运了!这雨要是早下几分钟我们就都成了落汤鸡啦。

我们在雨中安然地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