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狐獴,我的名字叫卡洛。我有七个同胞的兄弟姐妹,我是由哥哥蒙特照顾长大的。起初,我就像我的弟弟妹妹一样,住在幽暗阴凉的地下,由姐姐们照顾。白天爸爸妈妈都出去觅食,晚上才能回来哺乳。而我们就只能由姐姐们照顾。等我们长大了一点,能够到处跑跑跳跳了,我们就到地面上,由哥哥们照顾。我有个超级好的哥哥。

遇险

小时候的我,很调皮,很好奇,对什么都好奇。外界对我来说总是很新鲜的。除了觅食,我还希望能够认识新朋友。有一次,一只梅花鹿跑过来,它很美丽,我希望能够认识它。我跟着它跑,却误入了长颈鹿的觅食区。这些高大威猛,美丽非凡的动物们不知道我的存在,因为它们的头高高在上,只能看到蓝天白云和树枝上的嫩草。我快被踩死啦!救命啊!救命啊!我声嘶力竭地喊,不知道谁会来救我。因为哥哥要照看其他的兄弟姐妹。我只有一个大哥哥,其他的姐姐们在洞里照顾更小的弟弟妹妹。唉,我不应该鲁莽的。
长颈鹿们都在嘲笑我,它们笑我胆小如鼠。说如果碰上了狮子我该怎么办呢?碰上了老鹰我又该怎么办呢?这些问题我还真没想过。这是我来到地面的第一天。我还不清楚这个世界是如何运转的呢。
我继续喊叫,它们继续嘲笑。我已经够累了。这个时候,奇迹出现啦!哥哥来了!他冲向我,把我轻轻叼起,然后施展凌波微步,在长颈鹿们的脚阵中逃出生天了!
我非常感谢哥哥,并且保证以后不乱跑,要好好学习啦!
哥哥告诉我,在长大之前一定要学会觅食、放哨、挖洞这些技巧。这些技巧可是事关生命呢。
于是我乖乖地挖洞。我跟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挖,挖,挖。我看到一个奇怪的虫子,大声喊:“哥哥,这个能吃吗?”哥哥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能!”于是我赶紧一口咬上去。咯嘣脆呢!哟!是个甲虫饼干! 我继续挖挖挖,一条好长,好多细脚的虫子跑了出来,泛着红色的光泽,闻闻,哟,有点不愉快的味道呢。“哥哥,这个能吃吗?”我一边看,一边问。忘记了提高音量。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小东西。长这么大,我所见到的动物不是四条腿就是六条腿,八条腿,还没见过这二、四、六、八、二、四、六、八……咦……八之后是什么?我数了几个八了?唉,得好好跟哥哥学学数学了。我连这个家伙有多少条腿都数不清楚!喲,它要跑了,赶紧跟上去。
咦,不见了!我抬头看看四周,哥哥正在教着弟弟妹妹们找东西吃,告诉他们这个可以吃,那个可以吃。哎呀,哥哥应该也来教教我呀。不管了,我的那条虫子,看起来很有意思,可我拿不准能不能吃。我担心吃坏了肚子呢。
咦,那边跑来一个什么东西?像一块彩色的石头,只是这块石头长着四条腿,还有一只头。是什么动物?它爬得可真慢。我走近去看,发现它居然长着眼睛和嘴巴!我嗅嗅它,没有特别难闻的气味,只听到它说:“滚开,小毛孩!”我吓了一跳,赶紧跑到一边问:“你,你是谁?”
“我是你的乌龟大爷!”它气哄哄地说。 “咦,乌龟大爷,干嘛那么生气啊?” “好几个月没下雨了,这鬼天气,想热死我了。我原先待着的那个池塘都干涸啦!我得找个有水的地方。这么大热的天气,我的壳那么重,可把我累死了。你这小毛孩又阻手碍脚的。”乌龟说完自顾自地走了。
我抬头看看天,天空蓝得好可爱呢!在洞里只是黑乎乎的一团,空气也不好闻。下雨,什么是雨?下雨会是怎么的呢?得去问问哥哥。
我兴冲冲地跑向哥哥,没留意在我侧边走过来一个黄色的大猫。
我跑向哥哥的时候,要经过它身边。我哥哥吓坏了,他向我使劲暗示,让我跑回附近的洞里。我没明白,只是一心想跑向他。却听到他突然拉响了警报。他焦急地发出一种急促的声音,我们知道,这就是让我们躲起来。可我跑到了路中央,快到哥哥身边了呢。
正在这时,我听见旁边的鹿说:”狮子来啦!大家快跑啊!”然后一阵慌乱。这个黄色的大猫飞跑着追逐它们。当然,今天它不走运。它又慢腾腾地向着我们走来。这时我意识到,虽然我们比那些鹿小很多,而且可能也没那么美味,但是它饿坏了的话还是有可能会吃我们的呢!怎么办呢?我吓傻了。
哥哥安顿好其他兄弟姐妹之后,飞跑着过来,我看见他跑动,才想起自己也是可以跑的啦!于是我跟着他躲到了附近的一个洞里。那只狮子果然冲着我过来了。不过它在洞口瞄了瞄,用前爪探了探,发现没办法把我抓出去,于是就走了。狮子是个大傻瓜啊,不懂用手使劲挖。
我在洞里哈哈大笑。哥哥给我一记爆栗,说:”听到警报了就赶紧跑进洞里,还发你的大头鬼呆啊!你这样要害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我赶紧不出声了。哥哥是个权威呢。我做错事了,当然得听训。这一点我对哥哥绝对没有异议。我只恨我自己太傻啦!见到危险就发呆,的确是等着被吃的节奏。虽然我没被吃过,但是我知道,被吃的感觉肯定不爽。就像我今天早餐吃的那只嘎嘣脆的甲虫一样。被吃了,就会被咬得稀巴烂,然后吞进肚子里,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虽然这个想法看起来不错,但是我今天还是想做我自己,我不想成为别人的一部分呢。 晚上,我问妈妈,为什么我们必须得吃别的小动物。妈妈说,我们也会被别人吃掉呢。我们吃别人,别人吃我们,这个星球的游戏就是这样。妈妈告诉我,我们的敌人有老鹰,狮子,老虎,狼等等,还有对面草原上的胡汗家族。他们总想着霸占我们的领地。必须得好好保卫自己的领土。否则就没吃的啦!只能等死呢! 死又是什么呢? 死就是还没被出生,就是什么都感受不到了的状态。死了就看不到蓝天和草地,吃不到嘎嘣脆的甲虫饼干了。妈妈说。 我不要死,我要活着。 那就要好好配合哥哥,跟哥哥学习,努力找食物,好好长身体。睡吧,宝贝。 妈妈哼起一首歌:“喀啦哈里的草原上,生活着一只小狐獴。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和妹妹,都是小狐獴的至亲得保卫。一起觅食一起玩耍,快乐的小狐獴最潇洒。…….”

斗蛇

在草原上的日子很不太平。大人们都在抱怨太久没下雨,吃的东西都没了。我可能是个子小,反正抓到的甲虫饼干足够我吃的。每天都玩得很开心。可是哥哥却也有点愁眉苦脸。可能他吃得不是很饱。每次他好不容易挖出一点吃的来,都会被弟弟妹妹们抢过去。他只能再挖。但是,由于干旱,适合我们吃的昆虫们都藏到深深的地底下,或者死掉了。
有一次,我发现了一条很肥大的蝎子。我听说这种蝎子有剧毒。但是哥哥说这种剧毒的虫子最美味了。但是得有技巧。他亲自示范我,要迎着它的尾刺上前,只要首先把尾刺咬住,就不用担心被它刺啦!
那它会不会有毒?
哥哥笑了,说,我们百毒不侵呢!
那天,在哥哥的帮助下,我吃到了自己的第一条蝎子。
哥哥说我们最好时不时吃一吃这些有毒的小虫子,增加我们身体的免疫力。
除了蝎子,眼镜蛇也是一种剧毒的动物。可是要搞到一条眼镜蛇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呢!搞不好连小命都没了。
有一天早晨,一条眼镜蛇悄悄地潜伏在我们家附近的一棵大树上。树上很多小鸟,那天蛇上树的时候,小鸟们都纷纷离巢了。可我们没有留意。直到我们正在玩得入神,它见我们家大人都不在,哥哥又在另一边放哨的时候,潜伏下来,试图咬我。我吓了一跳,迅速跳转开来。弟弟妹妹们从来没有见过蛇,它们都吓得赶紧跑开了。哥哥见到一片骚乱,马上指挥我们往洞穴跑去。带着对这条大黄蛇的天生恐惧,我们死命地跑。但是蛇游动的速度也很快。我们前脚刚进了洞穴,它的头就伸进来了。我们下意识地分头逃逸。如果死在一块那爸爸妈妈就太伤心啦!这是他们教我们的,跑进洞里后,要尽量分开。
那个蛇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有仇,我往左拐,它就跟着往左,往右拐,它就跟着往右。终于我到了尽头,没路可去了。妹妹桑娜也在,我们俩都觉得大难临头,抱着彼此瑟瑟发抖了。连救命都没喊。
那条蛇狞笑着,猥琐地说:“嘿嘿,无路可走了吧!还不乖乖让我吃了!”
正在这时,我们听到哥哥的声音,于是大喊:“哥哥,救命啊!”
好哥哥,真的好勇敢呢!他二话不说,冲到近前去,咬住蛇的尾巴。蛇一吃痛,赶紧掉过头去,张口想咬哥哥。但是哥哥闪得很快。它咬不着哥哥,又想回头吃我们,速战速决。但是哥哥不放过它。直接咬了它的尾巴往外拖。拖到洞口去。我们都跟了出去。哥哥说:“看我来收拾这个家伙。”
那条蛇很大很凶,吐着信子嘶嘶作响,但是哥哥一点都不怕。“来呀,谁怕谁!”弟弟妹妹们都不害怕了,跟着说,来呀,谁怕谁。胆大的还上前学着哥哥的样子咬它。大黄蛇终于觉得寡不敌众了,灰溜溜地走了。但是,它才不会甘愿罢休呢!哥哥说。得考虑搬家了。
可我们才不想搬家呢。我们不怕它。 我们说。 哥哥呵呵地笑着,却皱着眉头。

第二天,我们又遭到了一次蛇的骚扰。这一次,差点就被他抓到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们感到大快人心。 那天,哥哥老远看见了疾飞过来的老鹰,发出警报,让我们进洞去躲藏。谁知道,我们进洞的时候,却发现那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守候在那里了。我们吓死了,又赶紧跑了出来。哥哥见状,让我们往草丛茂密的地方跑去。他自己去把毒蛇引出来。老鹰在天空中守候,蛇在后面紧跟着。我们都为哥哥感到着急。我们以为这一次可能要失去他了。幸亏,蛇并不知道老鹰在天空中,而哥哥知道。哥哥把它引到一处对着另外一个洞口的地方。他一出洞,马上钻进了另外一个洞。而老鹰早就朝哥哥冲了过来,刚好赶在蛇露出来的那一刻把它抓住了。
谢天谢地!我们的敌人被除掉了。
我们再一次对崇拜着英勇无畏的哥哥。哥哥却说,大家没事就好。并说,现在时事越来越艰难了,需要多加小心。他决定把我也培养成为一名哨兵了。可我不太乐意。我还没玩够呢。哥哥见我不乐意,有点失望。
如果我当时知道哥哥的失望,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补偿的。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向哥哥表明,我会听他的话,做个乖孩子了。

痛失

草原上的时间过得好快。白天虽然很长,但是永远也不够玩。天还是没下雨,哥哥和爸爸妈妈都焦急得不行了。再不下雨,我们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吃掉。可是年幼的我们,吃饱就睡,睡饱就玩,完全没体会到这些焦虑。事实上,食物匮乏,我们的天敌就会多起来。 哥哥希望我赶紧学习,快快长大,好帮他的忙。可我却有一搭无一搭,只顾着玩。终于有一天,我玩过了火。 那天,我跟其他兄弟姐妹在玩一个“看谁找到最多甲壳虫”的游戏。轮到我找他们躲的时候,哥哥突然发出了警报声。弟弟妹妹们又一窝蜂地跑了。我竟然又是一脸茫然。发生什么事了?
老鹰来了?老鹰不是我们的朋友吗?帮我们除掉毒蛇的那个?我们还没谢谢它呢!我们有必要害怕它吗?可是哥哥的声音里充满了焦虑与催促,我感到事情非同小可。
我抬头看看天空,没有啊!背后是太阳,我没有转头,其实那只老鹰在我身后。不过,当然,我只楞了几秒钟,马上就跑了开去。我死命地跑,可是也许就因为我发呆了几秒,导致了我与哥哥的生死离别。我跑呀跑,看见哥哥没有躲起来,反而是站在开阔地上向我跑来。他跑到了老鹰的视线内,站了起来!当我跑入洞口的那一刻,我听到弟妹们的惊呼。回头一看,啊!哥哥!那凶猛的老鹰没有罗嗦,它抓起哥哥就飞走了。
我们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它!
一个姐姐听到我们的惊呼,跑了出来。
本来她是在最深的地底下照顾更小的弟妹们的。此刻,她知道,我们失去了一名大哥哥。她得暂时代替哥哥的位置来照顾我们。本来放哨只是男人的事。
她看着我说:“你得赶紧学会放哨。”我点点头。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当我下决定带着悲痛学习的时候,我们的仇家来了。对面的那一家人,因为没有食物,窥觑我们的领地好久了。趁着我们刚刚失去了一名壮丁,他们家的男人们都出动了,想趁机把我们赶走。
幸好,此时爸爸回来了。他收到风声,赶回来保护我们。爸爸对他们毫不畏惧。爸爸和它们打了起来。我们也去帮忙。慌乱之中,我被三只个头跟哥哥一样大的雄性狐獴逼到了死角,我慌不择路地跑了。
我跑呀跑,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发现,我迷路了!
天很快黑了下来。我孑然一身,看着硕大的红日,慢慢地沉到地平线之下。我明白,随之降临的是无情的寒冷和黑夜里的鬼魅。妈妈一再叮嘱我们,太阳一下山,我们就得回到洞穴里,否则尸骨无存。 可是我如今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里十分荒凉,鸟不生蛋。我还是乖乖找个洞吧!
当我在一个废弃已久的洞中歇息下来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轰轰隆隆的声音。我从来没听过的一种巨响,好像一只怪兽在吼叫。随着轰轰隆隆的声音,我还看见洞口里闪着惨白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感觉像是一种鞭子,挨到肉体会痛吧!我吓得瑟瑟发抖,紧紧地抱着自己,不敢动弹。要是在妈妈身边该多好啊!哥哥,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后来,轰隆隆的声音消停了一些,但却有一种沙沙的声音。气温更低了。听着这种声音,我却感到一种放松,好像妈妈在给我梳理毛发的感觉。我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地面是湿的。天空的小鸟,路过的乌龟都说,下雨咯,下雨咯!
乌龟!我循着乌龟的足迹,终于在黄昏之前找到了家人。可是,他们还会接纳我吗?我踌躇着。

回归

我远远地站立着,打探着四周的情形。我知道,他们早就发现了我,但是,没有人来迎接我。我知道,他们是在试探我。他们以为我是自己跑出去的。我的妈妈和爸爸也在旁边,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贸然回去。他们经过努力,赶走了敌人,而我,只是逃跑了。我没有为家庭做出贡献,而且由于我,失去了哥哥。
我高高地站起来,像个哨兵。我明白,只有我体现出我长大了,能做事了的样子,他们会让我回去的。我不想加入其他任何人的家庭,我想要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 我迎着太阳的方向看去。哥哥告诉我,老鹰最喜欢从太阳的方向飞过来,因为那里最耀眼,看着最不舒服,很难发现它的踪迹。为了生存,我们狐獴族的眼睛适应了太阳的猛烈光辉,成为地球上唯一可以直视太阳的哺乳动物。今天是个大晴天,万里无云,太阳很温暖,或者说,很毒热。虽然再过三四个钟头,太阳就该下山了,但是依旧还是很毒热。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黑点!是老鹰!毫无疑问的!
快跑呀!我高声叫唤起来!大家听见我的呼声,都赶紧往洞穴里跑去。除了,妹妹米娜!她正像当时傻愣愣的我那样,发呆了。要命的是,她还站在树枝上!快跳下来啊!快跳下来啊!
我朝她使劲喊。可她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吓傻了,根本一动不动的。像块木桩。
我想起了为了救我而舍弃了生命的哥哥。
为家人奋不顾身,舍身为人,这就是爱的真谛,这就是我回来的意义!妹妹,我来了!
我轻快地跳了上去。好奇怪,前几天这个树枝我还得使尽吃奶的劲儿才爬得上去,如今我只需要轻轻一跳就上去了。
我用手抓着她的后颈,轻轻一提,把她扑倒了,我也顺势跳了下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鹰的身影掠过。好险!
老鹰悻悻地惯性朝前飞行。我赶紧带着妹妹回到家人的怀抱里。
爸爸妈妈和姐姐们都来祝贺我,成为了新的哨兵。
他们,重新接纳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