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yellow house 是一个小青旅。两层的小房子,只有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放着几张床。小青旅的门前有一株树龄上百的龙眼树,树上有几只松鼠,一大窝鸽子。树下有一个挂满风铃和吊兰的小凉亭,吊床。屋前窗下有个小水池,水池上有水车,水池里养着小莲花,小锦鲤。看起来是十分温馨可爱的。

这里的人习俗是不穿鞋进屋。我们得把自己的便鞋放在外面,拖鞋可以在洗手间穿穿。屋内全部铺着木地板。人们或席地而坐,或坐在床上沙发上。我不习惯席地而坐。vivi说这地板可干净了。是吗?虽然脚底下没有很多灰尘,但是我依旧在幻想无数个人来来往往,他们也曾经光脚在地板上来来去去,他们的脚丫里会掉下来许许多多皮肤屑,还有一些人有香港脚……噢,别跟我说什么房东会打扫卫生。除非他每天用消毒水来清洁。然而这事情并不可能发生吧。

我们住在二楼,五个人同住,屋里还有一个貌似是东北来的男生,十分沉默寡言。与我们同住,但是没有任何交集。夜里我们都睡了,他才摸黑进来。第二天我们都出去了,他还没起床。有空他就打电话,讲国语。貌似是打算在这边也开个小青旅,因此跟店主十分熟络,聊天至深夜。我们在这里呆了两个晚上,两个痛苦的晚上。虽然睡着,但是一直醒着。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逃不过我的法眼。

yellow house坐落在四方城中的一个小旮旯里,看样子是从前的一些大户人家的房子,也可能是小别墅。周围都是这类型的小屋子。只是这一家被用来做青旅了。要找它非常不容易。店家给出租车司机的地址是BPhotel的附近。然而BP hotel有两个啊!一个是city hotel,另一个是grand hotel。而他们却没有给个准,只说在附近。出租车司机转了好几圈,后面才面前找到。为此我们心怀感激地给了五十泰铢的小费。司机是本地人,英语不好,普通话却讲得不错。

屋子看起来比较暗,一楼有榻榻米,小茶座,还有个音乐塌,就是在一个宽大的竹塌上放了一个大鼓一个小鼓,一把吉他。后面我才发现,原来吉他是青旅的标配。好像坐在小屋子里,或者树荫底下弹弹吉他是一件十分岁月静好的事情。我不会弹,不过我觉得光是做在这里无所事事已经是很静好了。而久了肯定很腻吧。

yellow house只有一个洗手间,洗手间十分原始。yellow house 彻夜不关门。这是我的第一次,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的一间完全陌生的房子里,并且与一群不太熟的年轻人住在一块。我的床位对着门,靠着窗,床是劣质的双层铁架床,上面摆着劣质的弹簧床垫,高低不平,翻个身就能让人醒来。所以我每翻一次身就醒来一次。夜里房内每一个人醒来,进出,我也醒来一次。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流浪的穴居人,十二分防备。即便他就在旁边陪着,我也没能稍微放松一下。

窗口没有防盗网,木质的窗外是龙眼树。天刚亮,小鸟们就在啾啾啾地叫。不过我是完全被自己的大肠叫醒的,所以它不算我的闹钟。但是后来想再入睡可难了。严重睡眠不足,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脸肿得像个馒头,不堪入目。然而,除了饥饿,我并不觉得难受。而后我们去吃了早午饭。同行的人都睡到将近10点,我只能熬着等他们一起醒来,租了摩托车才出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不再信任自己的双腿。头一天晚上寻路回来的经历太痛苦了。黑夜中的路仿佛没有尽头。虽然熟睡的小镇看起来十分静谧,但是渴睡的人在黑暗中转悠不得安宁。

第二个晚上,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睡得好了一点点。更让我觉得欣慰的是,白天在外面晒了一天,晚上也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有头痛欲裂的感觉。也许是多亏了一直戴着头盔。裸露的皮肤上都涂了olay的防晒霜。虽然防晒度数只有18,却十分好用。漏了一小块地方没涂,就有点发红发烫。由于喝了不少水果汁和水果,竟然也不觉得十分干渴。

只是有点蚊子。

那么可以总结一下,出行泰国必备良品:帽子,防晒霜,防蚊液。谨记:多喝果汁多喝水。这里的果汁都是鲜榨的,很好味道,果肉多多。我一般都去冰去糖。结果发现没糖的凤梨果汁好难喝,千万别喝。芒果汁是顶不错的,他们都有加椰奶。一只大芒果可以榨一大杯果汁,50泰铢,也就是10块钱人民币左右。在深圳,这么一大杯纯鲜榨果汁要将近三十块人民币。

第二个晚上,我们早早就回来洗澡了。他们却去逛夜市。我觉得夜市是可以逛,但临走前逛最好,免得买了东西难带,难保管。果然他们自己也没买什么东西。只是又继续吃了一通。他们逛完夜市又到了午夜。打算去女子监狱按摩,结果发现客满。于是回去。

我们十二点多就开始尝试入睡。躺下没多久,就听到倾盆大雨浇下来的声音,还有雷声阵阵。哗啦啦的雨声曾经是我的摇篮曲,这回在这个异乡里也成了我的催眠曲。我丝毫不担心雨水打进屋里来。雨下了一夜,我酣睡一夜。第二天起来,感到整个人犹如雨后的天空,清爽多了。水肿情况不再。

我照例在门前等着他们整装出发。下一站是拜县,得坐巴士去。同行的John决定骑行去。上百公里,山路十八弯,不知道前路如何,只感觉坎坷。

在等待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而John则在弹吉他、唱歌。他的嗓音还不错,样子也OK,vivi是他的头号粉丝。屋主在打扫前庭的树叶。松鼠在树上蹿上蹿下。两只鸽子互相追逐着在屋顶在窗檐上嬉戏。我坐在凉亭上看着屋主挂在两厅上的色彩斑斓的大象布偶,听着风铃叮当的声音。

此刻,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