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几个旧时好友网络聊天,提到幼时是如何学习的。

A君是个优等了12年的学生,在高考遭遇滑铁卢,只上了个大专,虽然号称是大专中的清华北大,但毕竟还是大专。管你是过了本科线还是没过本科线。他很沮丧,所以不由得再放纵三年。

B君是个优秀已经成为习惯的优等君,在学业上从未遭遇任何失败,从学前班一路牛逼到博士后。不管环境如何变化,他永远都是拿A。风雨无阻。各科平衡。这才是最吓人的。每一步都是人生巅峰。自然是上了一本中的一本。

C君是个中等生,优秀于她就像挑染的头发。偶尔会有个考满分的情况,但是老师们都不相信她是个优秀生。她的学科成绩像函数曲线,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有时候甚至是A股,直升或者直降,没有上限也没有下限。当然没下限的时候多过没上限。就像A股。而且随着年纪增大,上限越低,下限却无底。就像过山车咯。刚好她的大姨妈搭着高考的列车一同前来。她差点没考上本科,只上了三本的线,然后贷款,最后终于被大学上了四年。

然后,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流水般的岁月哗哗过,他们风风火火地读完书ABC君都从象牙塔里出来,投入万恶的大染缸里去了。一晃又十年。

A君毕业后,自认青春不应该浪费,马上开始高大上的创业,积极地给未来老婆画大饼,并且成功地抱得美人归。当时是裸婚,绝对的裸婚,没房没车没衣服。只有纯真的爱情。结果吃了几次烂帐之后,心灰意冷,入了一家比较稳定的合资公司,当个小经理,而后不久就把从大专一年级开始就在一起的结发妻子兼邻家妹妹毫无留恋地甩了。第二天就在工作的城市里娶了个当地带房出嫁的“城会玩”的萌妹子,顺顺利利地生个孩子,然后再用一点点积蓄趁着大降价买了辆车子。三十未到已经把人生的主要任务完成了。房子、车子,票子都轻易到手了。

老婆孩子热炕头,不用发呆不用愁。

B君读了好多好多年的书,读书期间有过异地恋,网恋,再异地恋+网恋,就没有过吃窝边草的经历。但是,然后博士一毕业就不声不响地与另一个博士结婚了,第二年生了个小胖娃。如今在一家牛逼的公司里供职,生活无忧,继续牛逼轰轰轰到天,谁知道顶在哪呢?知识就是力量!学历就是云梯!

还有,谁说女博士没人要呢?男博士嘛!

哎,早知道当年就多读点书了,就算嫁不到博士还可以在博士群中间走走。据说女博士们都是恐龙,如果我也成了博士……

C君认为:你应该是一头小盗龙。

啥是小盗龙?我不介意当恐龙,有个翅膀就更好不过了。

放心,有翅膀,还会闪光 呢!最适合你不过了。你读书时候就是有名的偷心女,你以为我不知道?在座的两位男士,有没有曾经被她偷过心?

A君与B君笑而不语。

我百度了一下小盗龙,最小的会飞行有羽毛的恐龙,有羽冠与长尾,还会闪烁蓝黑色彩,实在优雅美丽。我不介意养一只当宠物。

C君三本毕业后,从一家小公司跳槽到另一家小公司,平均每一年半换一家公司。其间与恋人分了又合,合了又分。最后,最初的爱情变成了最终的仪式。他们结婚未及一年就彻彻底底地分了。末了,他还把她炒股赚的车带走了,跟一个长得像头牛的外贸经理私奔了。异地恋造成的无可挽救的婚外情。她其实是被不知不觉地戴了好几顶小红帽,只是因为一向马大哈才后知后觉……嚓!嚓!嚓!这个疼,那个不甘心。我问,你到底有没有行使主权阉了他?我问。丝毫不顾忌在场的另外两位男士。他们装作没看见。

没有。人影都找不到了。这是典型的hit and run.

她忍着痛,离婚后继续正常工作,终于也熬到了经理级的待遇,却辞职了准备下海。其间被父母催着逼着好歹再次与一个英俊潇洒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城会玩小伙子结了婚。婚后她决定哪也不去,就待在丈夫身边。但是她决定还是不管四个父母逼着催着要孩子的命令,自行决定缘分到了再生孩子。如今还在悠哉悠哉地过日子,走马看花,云舒云卷。闲来阅读思考人生,闷来邀朋喝友去旅行。缘分什么时候到?再看咯。

根据他们对于读书期间的描述,给他们总结了一下过去的情况。

A君认为自己是在高压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各科老师都对他十分的重视,于是乎,他从小学到高二,一路不敢考第二,只能考第一。但是这一切,在高三的时候崩溃了。原因是遇见了初恋,一个唯美的艺术女青年,白皙皮肤大眼睛,家境良好弹一手好钢琴。也许是丁力与许文强都爱的冯程程类型的女孩。可惜,他不是许文强。虽然他认为他是。总之后来她抛弃了他。不过,20岁前的初恋,多么美好!多么残酷。

我说,你是高压锅里长大的,你的各科老师是高压锅上的功能键。只要不漏气,你早就踏上了人生的巅峰,迎娶白福美了。

诸君可以脑补一下高压锅炖小孩——呜呜,画面太血腥太残忍了。想都不敢想。

他同意,并且认为自己有一个出气阀。因为玩起来的时候他会疯掉。

对,高考前的恋爱,放完了他所有的运气。真是应了陈奕迅的歌: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不过他最终还是迎娶了白富美,靠的是把跟自己一样出身,用尽全力痴爱他一生的邻家妹妹踢回小山沟里去的残忍。

他的邻家妹妹,他的糟糠之妻,也是我的朋友之一,去年终于嫁去了希腊。听音乐,看戏剧,买东西,钓鱼,晒太阳,养花弄草,做做海参生意就是她的日常。她的男人比她大15岁,但是保养得十分美好,有八块腹肌,皮肤古铜色,弹得一手好琴,牙齿整齐洁白,虽然家道中落,还是一丝不苟地教她“上流社会”的生活习惯——晚礼服给她买了一大堆,规定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本来因为失恋哭了几年,变得瘦骨嶙峋的她在温暖的地中海渐渐复原。但是提起他,从开始的咬牙切齿到后来的除了一脸的不屑还是一脸的不屑,最终终于云淡风轻,提起他再也不起一丁点波澜了。

他表示抱歉,不过抱歉有用的话死人也可以回生了。有些伤害是不可逆的哟。

 

按照B君的表述,我认为他是一株树,阳光雨露和土壤就是他的生长环境。

诸君可以脑补一下植树节的情景。

他同意,而且他的根系发达,叶子饱满健康,能够吸收到最充分的养料。

他是一棵树,而另一棵树在这个时候也是成长时期,所以没办法遇上。他仅有的一些网恋、异地恋,就像是偶尔经过的云彩或者飞鸟。注定无法长留。只有等到大家都长大了,这一棵树才能爱上另一棵树。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估计前世不是金蝉子就是状元郎。他说他有着非常好的记忆力。除了记忆力,还要有理解力啊~~~话说,他终于也迎娶了白富美+才女的综合体。不能再完美了。

也许舒婷的《致橡树》就是他们的爱情写照,这首诗也曾经震撼过我幼小的心灵,现在再重温一次。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按照C君的描述,我给她定了一个孩子拿着一束向日葵的画面。我说,你的兴趣爱好是分开的。如果说科目老师们是太阳,你的兴趣就是各自独立的向日葵。有些太阳离得近,你就学得好,远了或者被乌云遮蔽了(也就是不喜欢该太阳),你就学不好,没办法产出葵瓜子。丫就是一个太阳收集器。她很喜欢我这个说法。

C君说,她毕业后,以最快的速度找了离学校最近的公司,过上最平静的朝九晚六的生活,因为她要存钱供小弟读书,而且还要还贷款。还完了大学的贷款又要开始存钱买房子,趁着房价还没疯长的时候终于凑了三分之一的首付再借了三分之二的首付开始供房。然后接着在房价涨起来的时候卖掉,凭空赚了点私房钱。有了面包打底,她开始放慢脚步,越活越年轻,人人见她都认为她年年十八。她后来有过几段恋爱,最终选了一个小她八岁,在一家公司做设计兼摄影兼兼写程序的理科男。她说,文科男懂浪漫,但往往是嘴上说说而已。会用中文写情诗又如何?他懂用函数曲线写吗?会用代码写吗?会给她拍美美的照片然后半夜三更给她做后期吗?文科男懂的只是浪漫的噱头。从此以后封杀文科男。

 

你呢,你是啥?伶牙俐齿的C君说完马上问我。

我还未及回答,她马上就敲过来一段文字:你牛啊,听说你高中没毕业就出走了。当年学习成绩还是年级一百名内的说呀,考个本科没问题。听说你是谈恋爱了,然后你们分手了?

对,我当年谈恋爱,很惶惑。但是我不喜欢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一走了之。我后来去了云南,在大理做服务员,然后去丽江,在那里遇见了一个歌手,跟他谈了两年刻骨铭心的恋爱,接着我们和平分开了。然后,我驴行了祖国一圈,最后回到珠三角,在东莞的工厂里打工,自学财务和英文,我后来就成了财务兼外贸主管,直到后来遇上了我现在的先生。先生是初中毕业就出来了,先做床垫学徒,然后做床垫师傅。后来,我们一起开了家做床垫的公司,专门卖乳胶床垫。我们有自己的品牌哟。你们啥时候要,我给你们打折。市场上一万多的,我这里几千块就可以拿到哟。哎,不过,最近工厂租金上涨,我们得搬厂,又要花三四百万。我们还在供房供车,日子可不轻松哟。

ABC一起发来一个敲打的表情。

A君发来呲牙笑脸,B君一如既往,发来呵呵二字。C君表示十分震惊:你丫的,你真的跟传说中的游吟诗人谈恋爱了吗?

我表示,这有啥出奇的?我把我与那歌手的合照发给她看。

A君发来呲牙笑脸,B君一如既往,发来呵呵二字。C君表示不服:丫的,你没有家累吗?

我是独生女呀,我除了父母就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呀!我是女孩呀,不需考取功名呀!

A君发来呲牙笑脸,B君一如既往,发来呵呵二字。C君再次表示不服:丫的,有钱有闲无责任就是任性。你家长准许你跑那么远吗?

我是独生女呀!留守儿童呀!我父母都在忙着各自的生活,我除了父母就是爷爷奶奶呀!爷爷奶奶后来又都去世了呀!外公外婆又不需要我去暖屋子。我们在热带,你又不是不知道!

A君发来呲牙笑脸,B君一如既往,发来呵呵二字。C君表示膜拜:丫的,你就是一株行走的小破树呀,想去哪就去哪,不怕风吹雨打。

我发一个跳舞的企鹅,然后········

A君:给我八一下你的爱情故事,从游吟诗人的那一段开始。

我在屏幕后面微微一笑,发了一个可爱的笑脸标志过去,对她勾勾手指,说,小窗我,慢慢跟你聊。

A君与B君同时发来一段话:啥,我们也要听的!

我发了一个背过身去转头偷笑的小企鹅给他们。然后关了聊天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