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枕一个多月了, 还没有好,每天扭头的时候总感觉的到左边肩胛骨在痛。想博同情但是没人看得见我的痛苦。 呜呼哀哉! 

随着落枕而来的是思想的僵化。 从前体会不了僵化这个词的意思,觉得大概就是跟僵尸一样吧。可僵尸终究还能动,还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循着人类的气味去掐人。(有个问题, 僵尸为什么非得掐人不可?他们又不是吸血鬼,不吸血的。)而思想的僵化则表现为各种感官的麻木。也不能说吃不香喝不甜,根本就是空白,一切的空白。如老树的枯枝直指天空的无奈和苍凉。

思想僵化是什么现象呢?就是每天过得单一而麻木罢了,没有任何感觉。痛苦?没有。快乐?没有。好像是害怕这些极端的情绪,影响了心的行动一样。 但是毫无知觉的过日子,其实是挺无聊的,一如行尸走肉。因而有时候我想着去制造一些肉体的痛苦。就如吃一碗面,口味清淡了,得加点辣椒。

昨晚心血来潮的去吃了“正宗襄樊牛肉面”。很不错,口味非常的浓重。据说汤底是由20多种草药加上牛骨头熬8 9 个钟头熬出来的。一碗不大的面,让我吃了足足30分钟,撑得不得了,总共才花了8块钱,跟吃80块的效果差不多。老板是个襄樊人,挺着超级大的肚子,肉嘟嘟的,看起来也很结实,头圆脑方,活脱脱一个北佬。生意不是很红火,因此他有空来我面前看我吃面。(美女嘛!附近的小吃店都去过了,几乎所有的店员都会用“亲切”的目光看着我,跟我随便聊聊天。他们都闲得慌呢!)湖北的人据说都豪爽的, 他看起来也不错,告诉我这面如何制作,用料如何讲究等等。 我一边听,一边慢腾腾的吃。其实我并不想那么慢,只是汤太辣了。他批判说广东菜太难吃了,淡而无味!所有的都淡而无味! 对面的都城快餐店,他去了一次就发誓再也不去了。他每天都自己做饭和菜来吃。 这个我不敢苟同, 我倒是挺喜欢喝广东人煮的汤,非常的滋润。而这个襄樊牛肉面的汤,喝完了之后,胃是暖暖的,热热的,可是却让我觉得极度缺水,回家之后猛的抱住1.5升的农夫山泉往肚子里灌。喝了个干干净净!才觉得凉了下来,舒服了——还是广东的水解渴啊!! 

只是喝了那么多的水非但没有把落枕治好,反而让我水肿了起来。腿像充气的球一样,鼓鼓的!

而我总算也遂了愿,肉体的痛苦让我忘记了思想的僵化。 这也算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吧,知道自己还活着,状态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