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决定开始“下海”了。曾经自命清高,觉得从商是一种钻钱眼的行为。 但是最近觉得这不过是另一种“行为艺术”而已了。因为我为自己下海找到了一个十分正当的理由: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解决生活问题。

我有了一个自主的定价权。

定价是一门艺术,不能高了不能低了。其实与打工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打工是一种签协议的包年套餐,而做生意是随机的,不是批发就是零售,没有任何承诺。而这两种都涉及比较复杂的算法和制约因素。总之就是要劳心劳力。

半个月下来,由于刚起步,挣的钱自然跟上班打工无法比拟,只能算是挣点零花钱。再一次感慨,挣钱不易花钱流水。总是捉襟见肘的农家人自然惜财。这些农民靠天吃饭,没有谁跟他们签订协议说一定会要他们的农产品,而且也没有谁会保证会始终用同一个价钱跟他们购买他们的产品。他们的劳动成果就像市场上的泡沫一样,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然而,在资本的另一边,为了维护市场,产品的价格总是以利益最大化的方式趋向稳定。因此,无论好年景还是坏年景,农民能挣到的都不会特别多。多收三五斗,换成货币也就是多收了三五百块而已。三五百块如今在农村的幼稚园里交学费都不够了。

不知道在“士农工商”的时代,农民们生活得是否如意?

很多时候,看着农民们精心种植出来的山珍被商人们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而用各种化学药品糟蹋的时候,心情就很沉重。

每个人都值得吃从“自家庭院”里种出来的东西,享受自然母亲馈赠的美味佳肴。

有一些同乡同学来问价格,他们已经是呆在农村里的非农二代了,早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不过因为是学数学的,故而对于数字是十分敏感的。问我水果的价钱。因着同窗的情谊,我只是按照家乡市价低一两块给他报价了,结果却被告知:“哎呀,太贵了!能不能来个收购价的?”

登时气结。

这同学,旧时凡来我家作客,未曾少了宰杀母亲亲自放养的鸡或鸭来招呼,自己也曾帮他时不时翻译一点什么,未曾索取任何形式的回报。而如今,却会为了一两块钱的“利润”来与我周旋。

我告诉他,我自己吃家乡人一斤水果,要以十倍以上的价钱回报。市价虽然低,付出的心血却是一样的,产品也是一等的品质,比市面上的要好,没有任何猫腻,更不会断斤缺两。

但是我没有说动他,他只是呵呵地隐去了。

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东西不管好坏只要是便宜的就好了。但是一味的便宜,只会把别人的生存空间以及利润都挤掉了,这与浪费别人的生命或者说谋杀/奴役有什么不同呢?

有个百度公司的员工,不断地给我打骚扰电话。用过百度推广的人大概都知道,其转化率是怎么一回事。

每次收到他们的电话:“XX小姐 ,你好,你想不想把你的生意做大?”拜托,我都还没正式开始,只是个序幕而已。而后为了套近乎,他们随口说自己要买点荔枝送人,问我多少钱能够给。我报了一个中肯的价格,他们却说:“哇,我可以只花一半的价格在附近的超市买到。”

对于自己公司一个五六千的基础套餐,他们不觉得贵,而对于区区几十块的水果他们却觉得贵。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好吧,本地姑娘10块钱三斤,虽然贤惠,但是又黄又瘦。非洲姑娘1块一斤,海运过来,也就是1.5元一斤,又黑又涩。很多人不知道,以为这就是性价比高的姑娘的味道。反正都是姑娘嘛!而本来白富美的欧洲姑娘,10块钱一斤,又白又水嫩,人人都知道是好姑娘,加上空运过来,自然是天价了……这几种姑娘,你最想要哪种呢?

如今,有了电子商务,出产白富美姑娘的国家开始不用代理,自己卖姑娘了,他们的报价是原来的1/2。 当然,依旧会有人说来个本地姑娘就够了,何必欧洲姑娘呢!

说到底,这其实是一种价值消费的问题。

 四

最近做了个“大单”,其实也就是200斤的糯米糍。糯米糍这东西在我家乡就跟妃子笑一样稀少。是闺蜜介绍的。给她报了个不含邮费不含包装费的价格之后,敲定了200斤的批量成交价,最后她来一句,能否按要求打包,再送货上门。 一算,那样的话等于白干一场。当然不愿意。后来就说可以要包装价。由于不是她订的货,货主是个rich man的说,于是自然而然地把运费算了上去,这样一算,两百斤的荔枝凭空又多了两块钱的成本,毕竟有人工费在里面,当然比市价肯定要低一点的。然而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前期需要薄利多销,否则就是一锤子生意了。

仿佛在暗示着什么的意味。

但她是照顾我生意最多的一个朋友,我把她归为合作伙伴,咱们是要分利润的。

但就这个“前期需要薄利多销,否则就是一锤子生意”让我一夜没睡好。是的,这两百斤荔枝是挣了一点小钱,但这一点小钱让我背负一个沉重的十字架。仿佛我不应该收回这一笔额外的开销一样。不过没准她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挣得少一点,没关系,往后会大挣?语言这东西真是有点摸棱两可。

而且,我也看到过,前期给了竞争性价格,后期再提价客户就用脚投票的例子比比皆是。合作要么从一开始就合作,要么不要合作。低价竞争其实是除了把市场做烂之外,还损人损己。

利润在,服务就在。

幸好,我们很快收回了货款。

又一个好朋友要了荔枝,先是用大宗采购的口气来跟我议价。自然是给她最优报价。而后大宗交易没成功,她自己只要了10斤。当然就给她发货咯。我还承诺给她赠送一斤新出的橄榄。

结果发生了一个意外,顺丰调包了!

发货的第二天她就收到了货,我几乎是还没起床,她就发来微信说此货差矣,不能送礼,仅够自吃。还发来图片,只见上面的桂味荔枝青妖妖的不说,还有好些都脱粒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我千叮嘱万叮嘱,必须要发现摘的!带点小梗的!这样的荔枝放几天都还是新鲜的。而我想不出我弟有几个胆,几个肝,敢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但是“证据确凿”,我只好先安抚她。

到了下午,负责发货的弟终于空闲下来了,回过信息说:“这不是我们家的荔枝,我们家的都是熟了的,而且没有脱粒的。”

于是我问她:“是否收到青橄榄?你说喜欢吃青橄榄,我特地给你送了一斤的。”

回答:“我正奇怪,你怎么老说青橄榄?没有这货。”

于是我确定,是送错货了。

于是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感觉就是自己精心做了个慕斯蛋糕,虔诚地送过去,却被调包成了10块三只的菠萝包。

又有一次我说有个朋友要荔枝,我娘说,那我给你用大巴运上去,这样节省。

是节省,但是我怎么送过去给他们呢?他们都分散在城市的不同角落。我一个人扛着这几十斤的水果已经是不可能,再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更是不可能。

我娘说:“你不知道运费多贵哪!让朋友付运费,又买荔枝,这个价格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划算。” 农家人的时间成本是不作数的。

而且她不知道的是,他们从原产地购买,加上运费,也比在当地购买要划算很多。家里的荔枝是现摘的,摘下来就在两小时内冷藏打包。而超市里的荔枝,据说都是打保鲜水的,放了几天也不知道。 反正就是那样放在空调房里,或者空调都没有。荔枝是那么娇气的东西,不消多久就会变色。

我看到超市里有9块钱一斤的荔枝,黑乎乎的,水都渗透出来了,被装在网袋里打包出售。

从此以后我决定再也不买任何网袋里装的东西了。

无论多便宜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