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生来是个与世无争的人。从小养成的习惯,大的总要让着小的。有一次老妈给我和妹买了两件T恤,一件紫色,一件红色。刚一拿出来, 老妹就嚷嚷:“我要红色,我要红色!”然后马上从妈妈手中抢过那件红色的跑回房间里。我就只剩下紫色了。虽然紫色不是很抢眼,不过我觉得还可以接受。虽然她那件红色的图案很漂亮,是只可爱的猫咪,而紫色的这件图案有点普通,只是毫不起眼的小花,我还是说服了自己:这件衣服穿起来很特别,衬得我的皮肤更好。于是我便不跟她计较,培养自己对紫色的感情。

一转眼,我们都长大了。那紫色红色的T恤早已不穿。

最近网购了件紫色的大衣,老妹一看,喜欢,看到有红色的,便说要红色的。于是我便给她买,当作生日礼物。有个同事也想要。她比我矮,比我胖,但是见到我穿得好看,以为自己穿得应该也差不多,便也要买,而且也是红色的。

老妹生日过了一天货才到,可是一拆开快递包,傻了眼,一件紫色一件红色的!我正思付着怎么办的时候,那同事便一手抓了那件红色的,一边嚷嚷说:“我试试看。红色好看。”

真郁闷,老妹老早期待着穿新衣了,而且下个月她的行踪未定,工作的地方还没落实,投递是个麻烦,要过来也没那么容易,因为老加班加点的。而且问题是新衣来了,天气冷了。谁不想穿呢?

这个同事向来是个很会抢的人,每逢有什么好处,她总是快手快脚的捞到她身上。很多时候我都懒得跟她去抢,总觉得同事一场,为着些蝇头小利争来争去没意思。我知道,这衣服到了她手上,也算是“她的了”,虽然我是第一个看到的人。我只差没把自己的气味留在那里而已了。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想让老妹的期待落空,而我也不是一个喜欢夜长梦多的人。老妹显然也不想再等。一年就一次的生日,而且这是个礼物——很多事情便是这样,有了所谓的名堂便与众不同。她发来信息说:“她就不能让一下吗?”

她一边穿,一边沾沾自喜地问我好不好看。说实话,她穿紫色要比红色好看。她的皮肤不算很白,而且她的身材严重走样,暗色调的大衣让她显瘦而且皮肤要好点。可是我不敢把这真话告诉她,怕严重的伤了她的自尊。况且我穿的也是紫色的,大家都这么穿,看起来就像工服了,没意思的。 我郁闷得不知道怎么好,只好找淘宝卖家发泄。质问他怎么发错了货。

她一边得意的摆弄着刺眼的鲜红色的衣服,一边说:“哎呀,我的本命年要到了,元旦又要到了,我告诉了所有的朋友了,元旦我要穿新衣服去玩了。”那个腰带,我可以用来扎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而在她腰上看来就不够长的样子。关于她的本命年,我们都颇是怀疑。因为她的身份证上写的是85年。而她老哥是79年的,她经常说他老哥上学的时候带着她去,她就凭着旁听的功夫开始上学的。而她是从4岁开始上学的说。也就是说要是他哥6岁上学,她最多比他小两岁。(很乱吧,这是她常犯的错误。)而且,她去年年底的时候就说今年是本命年,特地让我陪着去买了红色内衣裤。我还是从她那里知道本命年要穿红色内衣裤的说法。她还劝我也买。 我当时说我不信这一套。

我越看她穿着红色的大衣就越觉得扎眼。于是不由自主的说:“亲爱的,你能否先让给我妹?”她嘴一撇,说:“连亲爱的都出来了,我肉麻了。”我也觉得挺肉麻的,当初她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定义为她最好的朋友我都还没觉得肉麻呢。可是我不管,我继续说:“你看,这衣服是一起送来的,机会均等。问题是现在我妹很想快点拿到,因为下个月就不方便了。你呢,是可以等一下的,又不差这一丁点时间,是吧?”她看都不看我,不出声。我隔上三五分钟就说一次:“行不行啊?XX?”用近乎哀求的语气。 妈的,我这辈子可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而且好像是我的错一样。她被我磨得大概没办法了,一声不吭地脱了衣服往桌上一扔。我很高兴,小心的说:“那我叫我妹等下过来拿衣服哦?”她没作声,我怕她反悔,马上把衣服拿过我的座椅上放着。甚至连去洗手间都不敢去,怕她生气跑过来剪掉一颗纽扣或者用笔划上几道痕迹。她不会那么坏,只是我的坏心眼太多了罢。

可是她打算再也不跟我说话了, 我高兴的对她说:“谢谢!”她却理都不理一下。这个时候我真后悔当初没有眼明手快的把红色的衣服据为己有。真是的,到时候就轮到她来哀求我了。而我处在被哀求的位置,或许跟老妹说说,还会通融一下,让给她先也说不定。我可不会这样摆着一张臭脸。美丽的衣服总是会来的,也不差那一时三刻。

我的问题解决了,专心的工作去。她一反常态没有像往日那样滔滔不绝的说话,只是电话不断。有电话来,她也一反常态的跑外面去接。我估计是在跟情哥哥诉苦去了。等她终于没那么郁闷了,她上飞信去,立马把飞信的签名改为:“真他妈的小人!” 我几欲发作,但想想,还是和谐算了。她遂跟另外一个同事说:“我本来是打算元旦穿着这衣服出去玩的。不过,这样的衣服我也应该会很少穿。”

嘿嘿,如此,下班了。老妹过来。听到我说了这些事情,便说:“怎么好像没穿过新衣服的样子啊!”

倒也是!

想想看,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成功抢东西的,庆贺一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