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特别累,可能是半夜着凉了,也可能是因为前两天睡眠严重不足,今天也是一样不足。反正特别累。恨不得能从日出躺到日落。

  就在我呵欠连天,泪水涟涟的时候(每打一个呵欠都会流眼泪)电话响了。我明舅舅的电话。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我累到七荤八素了,也懒的去想,不假思索的就接了电话。

  喂?我有气无力地应答。

  力啊,忙吗?怎么那么久没有给我电话啊? ——冷不丁的来这句话,让我有点手足无措。我讪讪的笑着。今年倒真的是没有给过他打电话。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他也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进行对话还是要先听我解释为什么没给他电话。这个电话是不是有点无聊?我突然想起中午表妹的来电,说她哥携妻带子从山东回来了,途经广州,她想去看看她的侄女侄子的。问我要不要去。我觉得挺不错的,要是赶得及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去一趟,看一看他们。 于是我才想起,舅舅肯定是为了这个事而来的。

  他从来不会没事给我电话, 给我电话准是要我做这做那,一如童年时期。我倒是曾经打过电话去问候他们。但是每次的问候都以:“你有空就去看看阿咪吧(我表妹,离我十万八千里远),打个电话给她,跟她说说话。或者过去陪她,她一个人在宿舍害怕的。”等等诸如此类的回答,弄得我再也没有心思去给他们电话。

  我打电话回家里的时候,父母会问起妹妹,但是至少我妹妹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们也会向我妹妹问起我。而他们一心想的只是自己的儿女。

  “对啦!我正想跟你说。你今晚下班后务必要去接一下他们哦。他们有很多东西,要去帮忙提一下东西。………什么?好累? 那不关我的事, 你自己想办法,总之你要去。……..塞车??不懂请一个钟头假啊?!务必要去啊…….无论如何!!!” 我嗯嗯唔唔的把他打发掉,挂了机,很是气愤。 气愤的是:我很累,他却说这关我什么事!拜托别人做事却用命令的口吻,真的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啊………即便我欠着他一万个所谓的“养育之恩”,也不应该这样子吧?我的正牌老爸老妈还从来没有这么不客气过呢。

  正气不打一处来,又无处发泄的时候(我不能跟他生气啊,不能顶撞他啊。)表妹来电话了。嘿,正好!我抓起电话就说:“喂,你老哥要来了,你赶快过去接他哦!我没空,我很累,我不去了。” 她那边轻松的说:“没事,我爸傻的,我哥下了车马上就坐车回家去的。” 我跟她转达了那句“不关我事”的气人的话,她也说:“我也跟我爸说啦,怕是太晚没车搭回去,他也这么说‘不关我事’。他就是这样的啦!”

  放下电话,我真庆幸自己不是他的女儿。嘿嘿,小时候我可羡慕他的孩子们了。尤其羡慕表妹。小时候我是喜欢舅舅的,因为他总是会带好吃的东西回来给我们吃,而且他会用强壮的臂弯抱着表妹亲(表妹是他最小的孩子)。不过他其实更疼爱他的儿子。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他们身上的到最大化的体现。 小时候有什么工作都是先让我这个寄养在他们家里的“长女”做,然后是小我两岁的表妹,而小我半年的表弟却总是逍遥自在,就算是不得不让表弟参与劳动,也只是让他做很小的一部分。我曾经很不满的一次又一次的质问过为什么如此不公平。舅妈说:“你是最大的!当然要多做点!” 后来说“你们都是女的!当然要多做点!” 最后说:“就多做一点怎么啦?!又死不了! 那么斤斤计较做什么!”后来我懒得去问了。

  当然,表弟被宠得越来越坏了……..他们伤心哪,痛哭哪!青春期的男生怎么听得进他们的“金玉良言”呢?!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被宠坏的小孩终于被扔进了军队的大熔炉去了。再出来,总算多了几分成熟与规矩。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他们用尽关系,倾尽所有,终于为自己的宝贝儿子谋得一个“政府的差使”,吃国家粮 了。 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大学生却还得在外头奔波劳碌。

  可以想见他们该有多么的骄傲。因此,我必须要像个谦卑的仆人一样,匍匐着去吻他们宝贝儿子的脚底吧…….

  嘿,只能怪自己表现得太软弱了。不会说不。

  哎, 如此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