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宝宝诞生记

暖融融的五月,春水荡漾,在扎龙沼泽地中心区,一批新生命正在破壳而出。

丹仁哲和丹古琴的两只小宝贝仿佛也慢慢的有了一点动静了。他们结婚一个多月了,换成人类时间即一年多了。

这天清晨,丹古琴正在看着翻动着的蛋蛋,丹仁哲刚带了些非常新鲜清甜的草根回来,温柔地喂到丹古琴的嘴里。

丹古琴高兴地说:“瞧,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小宝贝了!”

太阳正慢慢地生气,大地的颜色正在一点点地由灰蒙转为清晰,阳光像彩笔一样,把万物涂上鲜艳的色彩。

就在太阳从遥远的山尖跃出,把第一缕阳光洒在琴身下的一只蛋壳上的时候,就看见那只蛋仿佛也有感知似的,啵的一下,一只粉嫩粉嫩的尖尖的嘴巴破壳而出,

不久,一只毛茸茸的头也伸了出来,而小家伙的眼睛还闭着!

丹古琴欣喜地微笑起来:“啊,我的宝贝!”

丹仁哲则高兴地跳了起来,一边唱着:“啊,我们的第一个宝贝诞生了!第一个宝贝诞生了!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

吓得丹古琴赶紧说:“亲爱的,别那么大声,你要吓着它了!”

丹仁哲赶紧停下来,跑过来,忍着呼之欲出的狂喜,在丹古琴和孩子们身边走来走去,走去走来,又不敢太粗鲁地走,那憋着的喜劲可真够难受啊!

丹古琴轻轻地侧了侧身子,让宝贝儿接受更多的阳光,同时轻轻地用嘴巴碰碰它毛茸茸的头,极是爱怜和望之不尽的感觉。

丹仁哲仍旧开心得不知所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轻声问道:“亲爱的,你说它是男孩还是女孩?”

“唔,还看不出来呢!不过我猜它是个女孩吧!亲爱的,你介意吗?”丹古琴认真地问道。

“当然不会介意啦,

是女孩更好,跟你一样的聪明乖巧!”丹仁哲很真挚地回答。

丹古琴柔声说:“亲爱的,你真好!”

停了一下,她看看身下的宝贝们,另一只还没有什么动静,而第一只因为受了阳光的暖,仿佛也嗅到了空气中新鲜的香气,正努力地要破壳而出。

“宝贝,加油!”丹仁哲背对着阳光,看着它轻轻地呐喊。

可是它此时却又不动了,好像故意作对似的。

丹古琴见状,马上抬起头,检查一下周围,发现阳光被挡住了,便说:“老公,你挡住它的阳光了!”

这时,她又用嘴巴把小宝贝的头往怀里靠了靠,为的是不让强烈的阳光直接照到它那嫩嫩的看得见血管的眼皮上。哲便往旁边靠了靠,趴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丹古琴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说:“亲爱的,何不去抓条小虫子来给我们的宝贝当见面礼?”

“但是我看不到它睁开眼睛怎么办?”哲犹豫不绝。

“呵呵,她还得奋斗一阵呢!你又不走远,我盯着它,它一旦全身退出壳来我就马上叫你过来。” 于是丹仁哲恋恋不舍地走到一边去,一边找虫子,一边不断地问:“出来没?出来没?”

而丹古琴则不时地回应:“噢,出了一条腿…….啊,另一条腿….真奇怪耶,哦,一只小翅膀……”

哲越听越来劲,

更加卖力地翻草丛,终于捉到了一条多汁而肥美的虫子,便兴冲冲地飞跑着回来——双翅张开着,甩开长腿矫健地跑着。即便与他结婚多日,而且相识已久,她还是看痴了去。

“亲爱的,辛苦了!”她一边伸出头去帮他梳理羽毛,一边说。

丹仁哲把虫子放在窝边,一边说:“看,亲爱的!”

只见小绒毛正在伸着懒腰,撑着脚丫儿。

“是个女孩!”琴轻轻地、慈爱地说。

“真是跟花蕾一半美丽啊!”哲赞叹着说。

话音刚落,只见这“花蕾”一般的女孩儿慢慢地睁开了清澈如同冰凌的眼睛,

静静地静静地瞧着他俩,那舒适的神情仿佛是躺在羽绒床上的小公主。

“爸爸,快叫爸爸!”

“妈妈,快叫妈妈!”

丹古琴和丹仁哲异口同声地为对方说。

小家伙显然有点困惑,但毫不犹豫地冲着琴叫:“爸爸!”

冲丹仁哲哲叫道:“妈妈!”

声音是那样清脆、优美,

跟秋天清晨里落下的露珠那般美丽干脆!丹古琴和丹仁哲先是惊叹,马上又摇摇头,接着又异口同声地说:“不,宝贝,她是妈妈!”丹仁哲说。

“不,宝贝,他是爸爸!”丹古琴说。

同时互相用翅膀指着对方。

小家伙大概只听清楚“不,宝贝”于是她说:“不,宝贝。”说完就张大嘴巴,唧唧地叫着。

丹仁哲叹口气,两鹤相视而笑:这个小家伙要学习的东西多着呢!

于是丹仁哲把刚才抓到的虫子放到她那粉嫩的嘴巴里。

小家伙很能吃,一口吞了下去,发现美味又张开嘴巴等着。

丹仁哲于是说:“宝贝,爸爸再去抓来。”

“爸爸!”这时小家伙突然张口叫道。

正欲转身而去的丹仁哲马上回头,跳了起来!

“妈妈!”小家伙用湿漉漉的头蹭蹭琴的肚子。

丹仁哲跑过来拥着丹古琴激动地说:“她叫我们了!蕾蕾叫我们了!”

丹古琴激动地点点头。

“蕾蕾!”小家伙又说。

叠音字对她仿佛有种魔力。

等丹仁哲再回来时,小家伙的眼睛变得更明亮了,绒毛也干了一大半。

事实上他并没有走远,

这个是非常时期啊!不过作为五大武林高手之一,鹤并不用害怕什么,只是关系到后代的安危的时候就不能麻痹大意了。

蕾蕾见爸爸回来又欢叫起来,她继承了母亲的声线,将来肯定也会是个优秀的歌唱家。

丹仁哲喂了蕾蕾后,便说要代丹古琴孵一阵,可是丹古琴不让,说能亲自把两个小宝贝都孵出来是她的幸福和期待。

于是丹仁哲便不再强求,

但要她吃点东西。

可是丹古琴也不吃,推让着说要留给蕾蕾吃。心疼她的丹仁哲哪肯罢休,两鹤便恩爱地吵起嘴来。

蕾蕾见状,马上说:“饱啦!”其实她也真是饱了。

然后她便想往外走出去。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给他们都披上了一层橘色的轻纱。蕾蕾努力地跳了跳(腿力仿佛不错),然后伸出翅膀扑腾着,顺便研究一下那阳光的颜色。

丹仁哲见她想出来,便用嘴巴帮她爬出窝来。

但是她的腿却仿佛碰到了什么,滑溜溜的,她好奇地转身探头去望,哦!是另一只蛋!

她用头顶着蛋,顶出来一点点,然后探头出来看着父母,黑溜溜的眼睛仿佛在问:“这个是谁?”

丹古琴爱抚地帮她顺顺已经全干了的绒毛,说:“蕾蕾,它是妈妈的小宝宝,你是妈妈的大宝宝。”

蕾蕾高兴了,嘴巴嘟嘟的也要说什么,于是说了:“波波,小波波,大波波。”拿不准音的小家伙!

这时阳光比先前强烈了一点,照在蛋壳上,仿佛想穿透进去把里面的小家伙拉出来。

慢慢地,里面有了一点点小动静,光洁的蛋壳上出现了一些些小裂纹。

小蕾蕾可开心了,把它当玩具般顶过来,挪过去,口里一边说:“波波,妈妈,波波,爸爸,波波,蕾蕾,波波。”

“嗯,波波,它是波波!”丹仁哲笑眯眯地说,丹古琴则笑吟吟地点点头。不知什么时候,丹仁哲从旁边摘来一朵黄色的小花儿,插在丹古琴的脖子的羽毛上。

蛋里面的小家伙大概被颠来颠去有点不耐烦了,

只见壳上的裂纹又多了几条,并且是平均分布的,有点像西瓜。

太阳也来帮忙,不断地向它输送着热量,没多久,只听啪的一声,

好家伙,蛋壳竟然从四面八方裂开了。

保准是个大力士。

刚出生的波波把蛋壳敲烂了仿佛是避免让姐姐推着玩似的,只是轻轻伸展了一下四肢和头便又缩成一团了。就跟那些早上赖床的小孩子一样,明明要起床了,但只是闭着眼睛做起来,把头歪到床的另一边继续睡。

“波波,波波!”小蕾蕾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