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陌生的声音说:“不错,就是这里,但是你找不到愿望石,你只能找到愿望石的母石——理想基石。你所在地地方便是从前放置理想石的地方。你只有找到了理想基石,把自己的梦想刻上去,才可以许愿!”

蕾蕾转过身去,发现原来是一只体形修长的女白鹤,看样子是位阿姨级的鹤。她看样子是刚从外面回来,这里对她来说好像是一个家?

果不其然,只见她走近蕾蕾,伸出嘴巴,从繁茂的花丛中找出一串钥匙,接着拨开傍边的芦苇,里面竟然露出一个门来!她用银色的钥匙开了一扇门。里面看起来是别有洞天的样子。

“请进吧,找愿望石的朋友。你大概也是累了。

”那白鹤温和地说。

蕾蕾正在考虑着要不要进去,那白鹤也示意她可以进去做客。

这个屋子是圆形的,里面的装饰很典雅,但是很简朴,中间有一张圆桌,靠着墙壁的地方是一圈圈的椅子,仿佛有几千几百把,但是有好些都蒙上了灰尘,还有些烂掉了。只有中间的圆桌子是干净的,一尘不染的。

这些家具都是木质的。

白鹤阿姨给他们端来了一些自己做的糕点和茶水,便相互介绍了起来。

原来蓝蝴蝶叫做蓝碧渊,白鹤叫白玉梅。

白玉梅说:“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但是事实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想你远道而来,作为一只蝴蝶来讲,你一定有非比寻常的心智和毅力,但是你现在必须要有心理准备。”她停顿了一下,蕾蕾和蓝碧渊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她,“那个理想石没了,愿望石也不知所踪了。你要治病的话,只能寻求别的办法了。”

蓝碧渊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呆掉了,遂失声痛哭起来。蕾蕾和白玉梅连忙过去安抚他。

蕾蕾好奇地问:“理想石和愿望石是什么东西来的?为什么会没了呢?”

白玉梅便讲开了:远古时代,仙鹤,即丹顶鹤这一族是不存在的。造物主爱鹤,认为鹤类是最优雅的动物,尤其是白鹤。在丹顶鹤出现之前,白鹤一直是造物主的宠物。可是造物主也爱世间万物。但是造物主有时候在苍穹之中忙碌着,并不能时时刻刻关注着他们。于是造物主便又命女娲炼石,炼一块理想基石,一块愿望石。

理想基石是放在地面上的,凡是有纯洁而崇高的理想的生物,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阻碍和鸿沟,都可以来这里刻下自己的愿望。刻下的理想造物主会审阅,但凡是正确的崇高的理想都会予以实现。但是如果有要迫切实现的愿望的话就要到愿望石那里。

愿望石是放在九天之上的,之所以放那么高是怕被心术不纯之生物滥用。而要运用愿望石的力量的生物非得是德高望重之生灵,或者说怀有非常纯洁的梦想。要许愿的生物也得先把愿望刻在理想基石上。一旦得到愿望石力量的生物,头顶都会有一块红色的印记。

造物主派两只白鹤分别看管着这两块石头。

没有生灵知道愿望石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在凡尘是不能讨论它的。但是理想基石则是谁都可以来看,它是一块纯白色,带点天蓝的大石头,通体有点透明,球形的,像一个大球,直径有一百米左右。

要刻理想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要实现愿望就没那么简单了。在基石上刻下了自己的愿望之后,要去寻找两把钥匙,一金一银。

说着白玉梅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就是那两把。

早先寻找钥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要有耐心。因为曾经这片土地上长满了刚才门外那种植物,开满了金银两色的条形花朵,没有足够的耐心是根本无法找到它们的。

找到了那两把钥匙后,先要用银钥匙开启护愿台。

刚才说了,要实现愿望得到九天之上的愿望石那里去,一般的生物是无法上去的,只有乘天梯上去。护愿台是用来召唤搭建天梯的志愿者的。

造物主挑剔到只肯用白鹤来做搭梯志愿者,后来经过白鹤的请求,才勉强同意由整个鹤族来承担。因为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白鹤们不敢全占去了,以招引妒忌。所以,地球上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鹤都被挑选一部分出来做志愿者。一共需要9万9千9百9十9只鹤才能搭建完成这一条梯。梯的颜色由上到下是由浅变深的,因此白鹤当然是最高层的梯了。每一种鹤按照一定的比例按照宗族排列,非常整齐美丽。(这个数字有点恶俗,但是没办法,是九重天,造物主喜欢这个数字。)

开启了护愿台,召来了护愿者后,便得用金钥匙开启请愿乐库。

请愿乐库其实是一个放着各式各样来自各种生物制造的乐器。(当然最多的是来自人类的。)护愿者当中,除了那9万9千9百9十9只搭梯者外,还得要一部分来奏乐的。奏乐的志愿者就可以是各种各样的生物了,只要有一技之长的都可以来帮忙。

请愿乐团里的乐手们要奏一些特别的曲子,然后护愿者们得跳九皋之舞、穿云之舞,等等。这些音乐和舞蹈既不是闹着玩,也不是为了热身或者打气。当然,这三者都有份。这是造物主定下来的规矩,一者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让大家认识一下许愿者,看看它是否符合要求;二者是为了通知天上的守护愿望石的白鹤尊者,好让他做好准备。

说到这里,白玉梅端起一杯茶来喝,顺便看一下面前两位小客人。

他们都很聚精会神。

丹蕾蕾趁此机会问:“那有谁曾经来许过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