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得屋内,丹心侠见到那只美丽的蓝蝴蝶也不胜惊讶,于是丹蕾蕾便三言两语的把蓝碧渊先生的故事告诉了他。他沉默不语。白玉梅夫人又继续说了:

人类的文明继续往前发展着

,而动物界则日复一日的悠哉游哉。不过鹤族是挺关注人类的,我们都知道,在20世纪那里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在人类文明近代,战事不断,硝烟漫天,伤及了很多我们这些无辜的与世无争的生物。造物主很伤心,人类的智慧早就发展到他无以控制的地步了。人类有了一个非常邪恶的思想:贪婪。他们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以为自己能控制全世界,于是就出现了侵略,就有了战争。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发展,人类的贪婪越演越烈,战事也连连发生。造物主看到这些,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支持。因为他实在厌倦了人类,即便他曾经很喜欢他们,把仙气吹进他们的鼻孔,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生物。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他很生气,也很失望,但又不能再来一次彗星撞地球,那样的话他又要重新孤独地工作上好几亿年才能重新创造出这些生灵来。

我还得透露一点消息给你们,像我们这样的星球宇宙中并不止一个,我们的地球事实上是造物主的后花园。每过十亿年,各个造物主会有一个造物比赛。也就是拿我们这个地球去跟别的星球比拼,主要比拼的是环境的优美,生物的多样性与美感,还有生物的智慧水平。眼看那个比赛就要来临了,我们的造物者更加焦急。所以,为了更快地毁灭人类,他助长了越来越多的战争。

只是狡猾的人类并没有那么容易被灭掉。

约在20世纪中早期,中国遭受了八国联军的侵略,很多宝物都被抢去了。我们为了防止那些强盗们来把我们的宝石抢走,于是就用很多很多的杂物盖在上面。谁知道,天有不测之风云,有一天,有一架日本飞机呼啸而过,看见我们的杂物堆,他们以为是共匪,便投下很多的炸药,硬是把它炸成了碎片!当时这里守着许多鹤族元老,和爱理想基石的护愿者们,他们原打算如果有人胆敢来抢这宝石,就与他们同归于尽!可是,这下他们全完了。我们的文明断层了。为了祭奠他们,我们鹤族把方圆三百米的地方封锁了起来,谁也不许进去,直到战争的结束,这个地方才被重新开放。这里被开放的时候,植物非常的茂盛,食物也很丰富,只是所有的碎石都不见了,好像随着那些先辈们的尸骨一样化为泥尘了。

理想基石不见了,没有了母石的引力,天上的那颗愿望石也飘走了,在太空之中飘荡,也许是为了寻找新的基石也未可知。造物主也不管了。跟着去的当然是守护它的那只白鹤。也不知道他目前怎么样了。实不相瞒,那只白鹤就是我的祖先。所以,现在我们得以保管着金银钥匙。这个钥匙还是一位临死的白鹤元老拼死拿出来交给我的祖父的。

轮到我这一代的时候,我的丈夫说我们要重振鹤族文明,要把那理想石的碎片捡回来,拼凑起来,没准还能召回愿望石。而且要我把这些关于鹤族的历史文明告诉越多的鸟类越好。我目前就在编写着一本鹤族文化史,而我的丈夫和孩子则每天都出去搜寻理想基石的碎石。

哎,即便拼凑回来,又有什么用呢?

讲到这里,白玉梅又停下来了,若有所思的。

丹蕾蕾有点不明白,于是便问:“为什么没用呢?”

这时丹心侠说了:“人族的势力非但没有因为战争而削弱,他们只是削弱了一阵子,然后马上反弹了起来。现在的人族数量比起上个世纪初不知又多出了多少倍。他们没地方住,就不断地侵蚀我们这些野外生物的家园,大量地残杀非同类的生物,很多与世无争的生物因此而灭族了。而我们的鹤族,因为栖息地变少,也饿死的饿死,被人族强行抓去的抓去了。鹤族的数目与其他种族一样,在日益减少。而我们丹顶鹤的数目更是少得快。可能是有一些死了之后,再没投胎做鹤,而是转为做人了。只有人族在当今世界上才是无敌的,生命才是有保障的。”

唉!他叹了口气。

唉!白玉梅也叹了口气,接着说:“是啊,所以即便把理想基石拼凑起来了,我们也找不到足够的鹤族来搭天梯啊!”

听到这里,蓝碧渊的泪已经流干了,他绝望地说:“天啊!难道我们就命该如此吗!”

他的悲恸牵引了在场每一位生灵的心。

丹心侠更是皱起了眉头,努力地想解决的办法。他又问了蓝碧渊一下关于他夫人的病情,沉吟了一下后说:“或许有一鹤可以帮你。”大家听了,眼前均是一亮,蓝碧渊更是猛的飞过来,扑到在他面前,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愿意去尝试!”丹心侠继续说:“刚才的故事让我想起来我们鹤族中的一个传说,说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变成了鹤之后,念念不忘做蝴蝶时候的美好时光,于是就创立了蝴蝶舞派,而且他们毕生研究蝴蝶,爱护蝴蝶,为许多蝴蝶治过病,被江湖中的生灵们称为:‘蝴蝶天使’。如果能找到他们的后人,或许可以有救。不过他们喜欢游历四方,不知目前在哪了。”

听到这里,蓝碧渊马上说:“求求恩人带我去找他们!”

丹心侠说:“我十分愿意帮你的忙,不过我要先送这小家伙回去,她父母大概要急死了。回头我再来找你,商量去他们的办法。”

丹蕾蕾不干了,说:“我也要跟你们去寻访蝴蝶舞派的前辈!”

丹心侠说:“蕾蕾乖,等你会飞了,你要去哪我就带你去哪!现在叔叔是要带蓝叔叔去找救命恩人的,时间宝贵得很,不能走路去的。我们现在回家吧!回去好好学习.”说罢,他蹲下身去,想让蕾蕾爬到自己的背上去。

丹蕾蕾只得嘟着小嘴,爬了上去。

“蓝先生,你也来吧!我知道你飞得很累了!留点体力等下我们去寻访高人。”

丹心侠真诚地说。

蓝碧渊有点犹豫。白玉梅说:“没什么的,何况我们鹤族的翅膀力气大,你就上去吧!”

蓝碧渊这才轻轻地飞过去,在他的脖子的位置找个地方把自己安置好。他飞行的姿态非常的优美,在场的鹤看见了都暗自赞叹。丹蕾蕾则衷心赞叹说:“蓝叔叔好漂亮!”

蓝碧渊先生则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

于是,在暮色中,丹心侠振翅高飞,朝蕾蕾家飞了过去,一边飞,一边高鸣:“我找到蕾蕾啦!”

没多久,就看见丹仁哲远远地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