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白玉梅放下茶杯继续说,“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好些痴情男女,比如秦始皇时期的孟姜女,东晋时期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孔雀东南飞》里面的刘兰芝与焦仲卿等。这些不是编的故事,是真有其人。自古痴情多磨难,可是他们的痴情都以悲剧收场。”

丹蕾蕾有点似懂非懂的,但是她没有打断。蓝碧渊先生在一旁听到这个有点想垂泪的样子。

“就说那个孟姜女吧,她哭倒了长城之后,把丈夫的尸体挖出来,背着就往我们这里来了。她听祖母说来这里能找到愿望石,可以许一切的愿望。她就希望在丈夫的尸身腐烂之前,许个愿望,让丈夫重返人间。于是她就马不停蹄的来了。她来到这里,很快就找到了钥匙,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她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类,因为特别诚心,也得到了造物主冥冥中的帮助。从她来到这里,刻下愿望到准备踏上天梯之时,已经过了三天三夜了,在这三天之中,每一只来这里的动物都认识了她,而她也认识了我们鹤类,跟我们那只守着理想基石的祖先更是结成了知己之交。

上古时期,单纯而心地善良又聪明的物种是没有语言障碍的。

于是她觉得,做一只鹤也很不错,可以逍遥自在,而且不用受生而为奴之痛苦。于是,后来,她把自己的愿望改成夫妻双双做一对白鹤,自由自在地在蓝天中飞翔。

因为她是一路哭着过来的,灰尘沾满了胸前的衣服,变成了黑色,手袖也因为擦眼泪,弄得黑乎乎的一片,所有,当她的梦想实现的时候,她与丈夫就长成了丹顶鹤的模样。

造物主特别喜欢这种由痴情的人类变幻成的鸟儿,常常邀他们去做客,于是,人类便称他们为‘仙鹤’。他们不知道,这些仙鹤其实是他们的同类。

而祝英台与梁山伯两人化成了蝴蝶之后,因为太美丽可是又太脆弱了,所以好几次都险些再次被分开或者命丧黄泉。他们俩想修炼成仙,这样就不用受生死轮回之苦,也就不会与对方失散了。于是他们开始思付长久之计。他们四处打听,知道原来有愿望石和理想石这么一回事,而且也知道孟姜女已经成功地和丈夫幻成了仙鹤,便千方百计来到这里。因为他们是蝴蝶,没有力气来把自己的理想刻下,于是就恳求那一对仙鹤,仙鹤倒也十分同情理解他们,于是便帮他们刻下了自己的理想。同样的,因为他们有着一颗单纯的心,所以很快就备齐了一切,也升空去获取了自己的梦想——做仙鹤。

此后在人类社会里,痴情男女每每在现实里遭受了挫折,便抱着坚贞的爱情信念,来这里寻求帮助,奇怪的是,无论他们原先打算怎么样,后来都统一做了仙鹤,于是仙鹤的数量便渐渐的多了起来。

幸好人类社会中有那么坚贞的爱情信念的人不多,否则,如今这个地球上充斥的是爱情而不是人类了。

也有一些动物来这里寻求最理想的爱情生活的,它们听了仙鹤的劝告,都变成一些逍遥自在的鸟类了。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成为丹顶鹤的,造物主也有他自己的挑剔。

话说回来,丹顶鹤的数目多了,虽然它们也得遭受生死之轮回。(生死之轮回是它们后来集体要求的,因为老是按照同一种路径生活,每天做同样的事情是很没意思的。他们宁愿活了一辈子之后,死去,然后再重生,然后按照新的思维方式来生存。)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他们如何在芸芸众生当中认出彼此来。

聪明的丹顶鹤没有被这个问题难道。万物都有独特的味道,而除此之外,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发自内心的东西,那就是歌与舞。歌舞对所有的生物来说都是一种高雅的娱乐,而对丹顶鹤来说意义不仅于此,他们要通过歌舞来与对方相认。一旦相认,他们便从此厮守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他们的爱情都比磐石更坚固的。”

说到这里,丹蕾蕾沉思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的说:“怪不得丹心侠叔叔总是一个人了!”

那边蓝碧渊先生已经泪满襟了,正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块十分精美的手帕抹眼泪,那块手帕大概有非比寻常的意义,他一见之下又是一阵忧伤的痉挛。

白玉梅连忙过去安抚着他的背。

丹蕾蕾又问:“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理想基石与愿望石都不见了呢?”

这时,她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呼唤,正是丹心侠叔叔的声音:“蕾蕾,你在哪里?”

蕾蕾马上蹦到门口,正见丹心侠在门外不远的地方东张西望。丹心侠看见她,马上飞了过来,说:“小丫头,你在这里啊,快跟我回去,你父母找你找得好焦急啊!”

“不忙着先嘛,叔叔,这里有个极好的故事,我正问白阿姨理想基石和愿望石为什么不见了。”

丹心侠敌不过她那好奇的眼神,那是能让所有爱她的长辈对她宠溺的眼神。于是他便跟着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