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刚好有一对父女走了过来看见了这一幕,原来是隔壁的丹古慧和新生女儿丹麦麦,

“小家伙肯定是个大力士。”丹古慧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裂开的蛋壳,又说:“他将来准是不同凡响的鹤。”

丹蕾蕾见有小朋友过来,高兴得不得了,马上蹦过去跟人家搭讪起来。可是人家害羞得直往大人身边蹭着。

她比蕾蕾要大上一天,可是胆子却没有相应的大。

也许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吧。

“你叫什么名字?”丹蕾蕾好奇地走近她,顺便用头去感受一下她的柔软的绒毛。

那边的小家伙可是有点不好意思,她没见过蹦着走路的鹤,除了青蛙,搞不好这是个怪物。她出生没多久的时候也很大胆,但是他老爸说野外的生活很危险,叫她一步也不要离开他。于是此时她又往老爸身边蹭了蹭,怯怯地说:“我叫麦麦。你好。”她尽量地表示友好。这也是老爸教导有方。

大人们正在乐呵呵地交换着初为父母的快乐,不远处的阳光中一对鹤母子也过来了,是慧的妻儿丹仁梅和丹亮亮。

丹亮亮几乎与丹蕾蕾同时出生。刚才丹梅梅说要给他梳理一下绒毛,所以叫他先走一步过来报喜。此时,他们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丹仁哲他们正向丹仁梅招翅膀。

这时,天空中有片黑影掠过。丹仁哲鹤丹慧慧同时抬眼望去,只见一只凶猛的老鹰正紧盯着丹仁梅和丹亮亮,欲俯冲下来!

大家都惊呼失色,

丹仁哲和丹慧慧正欲亮翅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丹梅梅旁边的芦苇丛中飞出一只壮年公鹤,只听到他高鸣一声,几乎声震九天,同时极速地冲向那只凶禽。

鹤可是不好惹的,对付猛禽它们自有妙法,飞到对方头顶瞅准其眼睛猛啄过去!

没了眼珠子的鹰大概要自杀了吧!这一点鹰是很清楚的。

看这公鹤来者不善,那鹰掂量了一下这程咬金的速度和灵巧度,觉得不是对手,于是赶快做俊杰,掉头就走,一边讪笑着说:“哦,不好意思,冒犯了阁下与嫂子,我刚才看见嫂夫人身边有条蛇来着,现在它溜了……….”

这籍口比沼泽地上的烂泥还烂。

那壮年公鹤便冷笑了一声,轻巧地落下,扶起惊得花容失色腿脚发软的丹仁梅和那懵懂的丹亮亮走过来。

“永远不要离开妻儿超过你的防范能力范围!不然你就会后悔莫及!”那壮年鹤一脸严肃而戚然地说。

丹古慧和丹古琴都知道,他叫丹心侠,如今已经40多岁了。在他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也许就像丹仁哲它们那般年轻的时候,他也像丹古慧那样同邻居分享着初为鹤父的喜悦只是,也是像刚才那样,一只凶鹰顶上了他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了他当父亲的喜悦,抢走了妻子的满足和今后的快乐!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抢走,刚当了两个时辰不到的父母,丹心侠和妻子震惊得许久没有回过神来。妻子思儿念儿,决心要找到那只鹰把它的眼睛啄出来!但是,她没有找到之前就郁郁而终了………..

这边丹蕾蕾满眼崇拜地望着眼前这叔叔,而邻近的丹麦麦则吓得晕了过去。丹仁哲也紧紧地靠着丹古琴,把丹蕾蕾拉会自己身边。

丹古慧满脸惭愧,

忙不迭地弄醒丹麦麦,并且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般向丹心侠道谢,向妻儿认错。

丹仁梅上前拥住丈夫,带领儿女一起跪着向丹心侠道谢。

丹心侠赶忙把他们一一扶起来,摇摇头说:“各位不必如此承情,

这也是我应尽的义务。虽然我已经无家无室,但是保卫咱们鹤族的安危是我生活中的新意义和重要职责

我只希望你们记住这一次教训,下不为例,我不希望再有悲剧发生。痛苦伴随了我太久了。”说完便转身要离去。

“叔叔!”丹蕾蕾叫着他。

而丹波波则不知哪里来的劲,一下子从巢里冲了出来,向丹心侠猛地冲了过去,身手颇似丹仁哲般矫健。

蕾蕾也马上蹦跳着过去。(她好像不懂走路)

两小鹤一只一边抱住他的腿。

他爱怜地俯下坚毅的头来,说:“我会再来看你们的,孩子们,你们是最棒的。现在叔叔要去巡逻一下,看看还有没有需要帮助的族人。”

原来,刚才大鹤们惊呼的那一霎那,丹波波便睁开眼睛来看究竟。顺着姐姐蕾蕾的视线方向,他看到了那惊险而精彩的一瞬间,心中激动、震撼之情油然而生。于是,不假思索的,他就向丹心侠奔过去…………

这时,丹仁哲和丹古琴觉察到了孩儿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