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仁凌,告诉我们你在空中看到了什么?”

丹希莱、丹巴笔、丹艳阳站在她的面前。在他们面前还有一个放着一只硕大的血红水晶球的石柱子。那个水晶球很大,里面布满了血红的絮状物体,整个水晶看起来像一个从未见到过的苍穹,天色是透明的,而不是纯蓝色的。

这是什么地方?我不记得离开,怎么突然之间来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呢?

环看四周,才发现这是一个古老的神殿,殿的正中央供奉着女娲娘娘、百鸟仙子、白龙。旁边是戴着盔甲拿着武器的各种鹤战士。

“这里是不古神殿,常人无法到达的地方。是我用血水晶的能量把你召唤过来的。”

“你们要我过来做什么?”置身于这个陌生的环境,犹如做梦一样。

丹仁凌只记得在这里之前,她正在发呆,她想起了哥哥。然后有丹拂笔说让丹巴笔找她,于是她跟着走了,走进一片浓密的芦苇路,仿佛很长,越走越黑。而她全心全意在想念哥哥,因此竟没留意怎么到达了这个地方。

昨天,哥哥突然跟我说他要去远方寻找属于他的未来。他说他信不过人类,而扎龙离人类还是太近了。他说他忘不了爸妈被猎杀的那一天,妈妈正在天空中优雅地飞翔,突然之间一声枪响,她被打中了,掉了下来。而爸爸,眼看着妈妈掉了下来,发疯了似的飞了过去,然后再也没回来。

你当时还小,我也只只比你大了一天而已。我们在家门前的小水塘里捉泥鳅。那是一个落霞漫天的夏日,气温很舒服,那天我抓到了好多小泥鳅,我还想着留点给妈妈吃。

但是当我刚想着妈妈的时候,我却看到了她的坠落。

妈妈在血色的夕阳之中坠落,坠落,悠长地哀悼。

你当时低着头,没看到这一切。事后,你问我,爹妈呢?

爸爸告诉我,大人不在身边的时候,得赶紧回到窝里呆着别动。我们在窝里等了好几天,爹妈依旧没回来。我偷偷地溜出去找吃的,但是不敢走远,我看到天上有猛鹰在翱翔。

我多么希望爸妈依旧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啊!但是我们如今只能孤零零地生活了。也许没多久我们也要随他们去了。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那么寒冷,我的基因告诉我,那个地方不好玩,父母不会喜欢我主动去的。

我的捕猎技巧很差劲,几乎自己都养不活。

人类发现我们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奄奄一息了。

然后,我们就仰仗着人类生存。

然而,我不会忘记,是谁给我们带来这一切。

复仇?不,小妹,复仇没有意义。何况要如何去复仇呢?茫茫人海,我们该如何去寻找真凶?

死神总会找上他们的。妈妈以前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总是这样讲。

当一个生灵做了坏事,他逃不掉天父的审判。

不,复仇不是我们仙鹤要做的事情。

我们值得更好的,我希望能够得到扭转局面。

我爱你,小妹,请记得这个。我离开的事情你不用跟别人讲,我也不知道该往哪去。但是我有一天会回来的。妹妹,你要保重。

说完,哥哥就啄开了脚腕上的铁环。他学会了一些我至今也没学会的技巧。

然后,我今生唯一的哥哥走了。迎着日落的方向,他悄悄地走了。当人类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哥哥说我们是父母的第一批子女,我们今后将再也没有兄弟姐妹了。想到这个,我突然觉得好冷。然而,我得坚强起来,也许有一天我还能再看到哥哥呢。除了哥哥,我还有最喜欢的丹仁哲,惹人讨厌的丹仁杰,还有他那傻乎乎的小妹丹仁梅。我将在这片沼泽地上组建家庭,把父母亲的血脉延续下去。

可惜出师不利,丹巴笔竟然觉得我盛气凌人?我并没有欺负谁呀?今天一整天我都没有欺负丹仁杰和丹仁梅两个,我没有嘲笑丹仁杰的新歌和丹仁梅的伴奏。事实上今天他们真是为我出了一口气呢!那群野鸭竟然敢说我们是人类的宠物!

宠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一只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宠物吗?难道我对于人族的价值不是远大于友谊吗?人族认为我是天生尤物,把我当神崇拜!那愚蠢的野鸭要是知道每天有多少人不远千里地过来,只为看我一眼,她就能分辨出宠物和神之间的区别了!这绝对是一种朝拜!我们是优秀的物种,而我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丹仁哲也是。

“告诉我们,你刚才在天空中看见了什么。”丹希莱重复一次。

丹仁凌很困惑。

“我只看到了我的哥哥。”她不懂为什么能在那里看到哥哥,也不懂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孩子,请告诉我们具体的情况!”丹艳阳慈祥地说。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对着她说话。

如果有奶奶,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丹仁凌想。

我穿过一片绿色的海洋,海里长着金色的麦田,乌鸦在田里守望。长着翅膀的猪在天空中飞,我们鹤族的翅膀变成了鱼鳍,爪子变成了蹼,羽毛变成了细细的绒毛,我们变得很肥很肥,就像一只企鹅。但是我们的头上依旧带着血红色的冠。我们在这片绿色的海洋里游弋。我的哥哥是这一片海域的王,他很满意给我们带来的生活。但是我不喜欢。

我害怕海。海水不能喝。我喜欢蓝色的天空,绿色的草,在秋天里变成了黄色。

“告诉我,在你的梦里,有没有龙?”丹希莱再问。

丹仁凌竭力回忆。但当时的她仿佛在呛水,而那一汪洋的水一转眼之间又变成了火,绿色的火,她觉得逼人的热浪涌来,自己仿佛要化掉了一般。在火中,她又看到了哥哥,哥哥正在满世界里游荡,但是险境重重。先是在金字塔上差点被捉,接着在飘洋过海的时候差点掉海里,然后在自由女神的火炬上拉屎差点被游客砸了下来。

接着时空扭转,她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绿火战士,拿着一把绿色的剑与一个脸上长满了肉瘤的凶恶丹顶鹤战斗,差点不敌。当她最终把肉瘤打败的时候,他倒下,倒在熊熊的绿火之中,却化身成一只巨大的黑色翼龙,朝西腾飞而去了。

“我看到了恐龙。”丹仁凌总结说。

“不,我们要找的不是恐龙,是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