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在每只鹤的身上,那么耀眼,仿佛一切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清风吹来,仿佛把狂热吹散了。渐渐地,沼泽地上又安静了起来。翠绿的青草犹如一张温柔的毯子,又像一幅画的背景,他们就是画中的角色。

不知道这样美丽的一张画,是否有巧手能够栩栩如生地绣下来?但不管如何,天空看着大地,了解大地的每一个美丽瞬间,欣赏每一个生灵的优雅生命。

世界安静得只能听见清风的呢喃。

良久,50号唱起了一首歌,他的嗓音优美洪亮。

“我从远古的大陆来

要去往那个梦中的新时代

时钟滴答,死神跟随

我得赶快,不能倦怠

美丽大陆不应该荒芜

女娲的世界是我的守护

我泪落如雨,我鳞脱似雪

却无法润泽这片干涸的大陆

万千的生命在呐喊

一个重见天日的自由

一个云淡清风的享受

一个永久的栖息守候

女娲的眼泪,虔诚的人类,依旧枉费

神龙疲惫,女神心碎,无可荟萃

而风在聆听啊,风在聆听

召来仙子相随

百鸟遮天搅起风,蔽日云起如浪涌

甘雨啊甘雨,霖落成湖,润泽成沼

啊,这是你们的美丽家园

啊,这是我静夜里的呼唤

我们共同营造了一个家

居于同一片蓝天下女娲的子民啊

一起守护吧,一起创造吧

属于我们的新时代已经来啦,已经来啦!”

48号、47号、46号都跟着唱了起来,就像他们先前排练的一样。他们四只鹤,一鹤一段,接着合唱,混唱、和音、伴唱,十分优美雄壮。唱了第一段之后,其他的鹤也加入了这个合唱,负责伴奏的丹顶鹤们都开始为这段首歌伴奏,而其他鹤群也高声附和,一时之间,整个扎龙上空都在飘荡着这美丽的旋律。远古的神灵在苏醒,遥远的仙子们在颔首。

“这是《扎龙密语》,只有出生在扎龙的生灵才能继承。你们怎么会知道?”一只年轻的男鹤问。他是老鹤身边的记事员,名叫丹承笔,背着一个由绿色苇草编织的包。

48号想要说话,50号抢先一步说:

“我们就在扎龙出生。我们属于扎龙。这首歌,我还在蛋里的时候就听过!我们的血液里每天都在奔流着这首歌!”

“他们是扎龙之子!”有人喊道。

50号望向丹巴笔,后者紧抿嘴巴表示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