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们来了!”大家都停了下来,安静地向他们行注目礼。经过一番嬉闹,野鸭妈妈则带着她的宝贝们去寻吃的了。经验告诉她,在这里只会添乱添堵,还添危险。为己为人,她赶紧带着孩子们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至少得远远退开。

只见天空中的仙鹤们越飞越近。约有二、三百只左右,飞到他们上空的时候,他们却没有急着着陆,而是在空中也围成了一个圆圈,接着环形飞行。等圆圈满了,便有鹤率先按着螺旋的路径俯冲下来,飞到一个芦苇茂盛的地方,倏地拉起一把箜篌来!第二只也同样在另一个角落里弄出一把古琴,第三只拿出一把箫,第四个最夸张,不知怎么的,竟弄出一个古铜色的编钟!接着有笙、古筝、琵琶等数十种,有好些50号都不认识。他们弹奏起了《天堂》、《高山流水曲》,《逍遥游》等等,一曲接着一曲,各种乐器配合得精妙绝伦。

不弹奏的鹤们则在天空中听着这古雅的音乐翩翩起舞,慢慢地、翩然地在地上降落,搭建自己的新窝巢。

好些音乐50号和他的朋友们听都没听过。同时,和着音乐的不仅仅是优雅整齐的舞姿,更有或粗矿、或娇美的声音合拍地唱起歌来。这些奇歌妙谱犹如天籁之音,淼淼瀼瀼,直教人在这音乐构造的海洋中醉倒了去;而仙姿神舞更如瑶池盛会,娉娉婷婷,能让人在这曼妙如花的世界看痴了去。

鹤们在天空的舞蹈组成的图形不断地变幻,时而犹如清晨盛开之百合,时而回聚如荷叶上的露珠,时而翻滚如巨龙,时而飘逸如仙子……

不但地上的鹤们看呆了,连周围的水禽飞鸟都忘了飞行觅食,齐齐停下来观看,连声叫好;近处的青蛙打起自己的小鼓,小小蟋蟀拉起小提琴,水里的游鱼踏着音乐的节奏在吐泡泡。

正是嘈嘈切切,铮铮咚咚,错落有致。

一阵清风卷来了许多粉色的白色的红色的花瓣,纷纷扬扬的,在他们当中穿插,好像长袖善舞的美女卷起的花风。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回归之舞!46号惊呼。

本来站在地上的50号与同伴们则早已迎了上去,加入他们中间跳了起来。但是他们的舞姿与他们的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其他鹤给轰了出来。一对老鹤示意他们到地面上谈话。

“你们不是我们族群的人,说,你们来自哪里?来此有何贵干?”那老公鹤慢悠悠地问。老公鹤是这个族群里的族长,德高望重,名叫丹巴笔。他已80岁了,但是依旧精神健烁。紧靠着他的夫人丹艳阳也是一般的精神,温文尔雅,慈祥和蔼。

在他们周围有一圈比较年长的男鹤和女鹤,看起来是护卫,又像是智慧团的成员。他们站在高一点的草地上,而50号与他的同伴们则站在他们面前的低洼中。

“我们是从人类世界里过来的丹顶鹤,希望能够回到我们的自然之家里去,与你们一起生活。去年我们已经来此地实习过了,今年是正式开始。”50号代表在场所有来自人类世界的丹顶鹤,恭恭敬敬地说。

听到这个,在一旁静听的鹤们都窃窃私语,但是他们都在摇头晃脑,仿佛在反对。

仿佛是总结了众人的意见,等待议论声停止,老公鹤丹巴笔威严地说:

“我们不喜欢人类,而且要尽可能远离人类。正是人类的扩张,使得我们鹤族的数量不断地减少。你们为什么要离开人类?你们作为人类的宠物,会把人类带到我们这里来的!我们不欢迎从人类世界来的间谍。”

他这句话仿佛代表了在场所有鹤的观点。大家都点头同意。

不妙,不妙。59号与伙伴们面面相觑,大家的表情一致:糟糕!

48号紧抿嘴巴,每当她觉得受了委屈,将要发难的时候就会如此。47号则用翅膀托着下巴,仿佛在思考应对之策,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过是在为这个情形构思一首滑稽的小哥曲儿。46号紧紧地抱着尤克里里,这是她的宝贝,一个小女孩偷偷送给她的,表示永远的友谊,希望他日相见以此为信物。她总是很担心宝贝被抢了过去。因为在人类那里,她不止一次看到人类或者别的物种之间发生抢夺的事件。

必须得有鹤来继续这场看来毫无希望的谈判。

必须得有鹤来打赢这一场入族之战!否则,上哪儿去呢?何况,他还希望看到那个她,可爱的琴儿。

50号快速地清理思绪,梳理语言,不卑不亢地说:

“我们与人类久居,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以为我们都是孤儿,但这不代表我们就是宠物。

是的,我们与人类交好,我们甚至各自都有喜欢的人类,但这与成为他们的宠物是两码事。我坚信,我们与人类之间是纯正的友谊关系。

如果我们是宠物,我们此刻不会站在这里。

而他们对我们也是以礼相待,否则我们将会被关到笼子里。

我们与人类交好,最大的原因是得到了他们真诚的帮助。他们抚养我们,爱护我们,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没有人类的帮助,我们此刻不会站在这里。我们或许早已经祭奠了某个生物的五脏庙,或者已经融入了大地母亲的身体里面,成为树叶、花朵、鱼虫、野兽、飞禽,甚至风了。

所以,我们不会忘记人类。我们不会因为别人的偏见而憎恨人类。

当然,我们也知道,正如这个世界上我们有天敌一样,有一些人类也的确是我们的天敌,他们伪装得与正直善良的人类一致,我们必须睁开心眼,加以区分。

不过,我敢保证,送我们过来的人类是善良博爱的,他们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我们存活下去。希望我们过上真正的生活。”

50号发挥了他从人类身上学习到的演讲技巧,一字一顿地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要说表达能力最强的动物,莫过于人族了,而人族当中还有更优秀的存在。

听到这个,鹤圈又开始了嗡嗡声的议论,而这一次,就像两面来的风一样,把某些草吹得有点东倒西歪。然而,结果还是马上出来了。

“你的陈词很动人,但是谈到人类,或许我们有不同的意见。不管人类是不是你们的再生父母,按我们的历史,人类会偷窃我们的后代,所以我们不能信任人类。而且,不管怎么说,任何威胁到族群的生命的事情,我都不允许发生。不是我们冷漠,但是我觉得你们最好是要另寻他处。最好是回到人类那里去。”老公鹤丹巴笔不依不饶,维持原判。

“可我们上哪去?我们只有四个,而这里地方够大。”47号出声讨价还价。他的声音引来一阵嘘声。

“扎龙是百鸟仙子替我们挣下来的永久居住地,只有在这里出生的鸟儿才有资格名正言顺地留下。你们未必是这里出生。”圈子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回答。

“人类也并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坏,不是曾经有一个小女孩为了救我们族人掉到沼泽地里牺牲了吗?”48号试图据理力争。

仿佛是为了佐证48号的观点,46号弹起了尤克里里,低声吟唱起《一个真实的故事》。优美而哀伤的旋律在空气中飘荡,牵扯着每只鹤的心。48号与47号心意相通,用她那优美的嗓音唱起了这首著名的歌。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

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

走过那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

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

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

为何阵阵风儿为她诉说喔~啊~

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

外围的鹤群又在窃窃私语。有几只年轻的小鹤也跟着唱和。

“安静!的确是有那么一个人,但是那只是一个人为我们鹤做了牺牲,而愚蠢的人类却牺牲了我们更多的族人。他们还利用我们,给他们当代言人,做他们的吉祥物,却从来没有感谢过我们。他们毁谤我们,用鹤顶红来命名一种剧毒。人类就是我们的敌人!跟他们拉上关系都是不吉利的!”

老公鹤丹巴笔继续说,依旧丝毫没有让步,他似乎铁了心要把他们赶走。

“而且人类不断地侵犯我们的家园,导致我们越来越多的族人无家可归,只能去往别处。”一个愤怒的声音叫喊,声音有点尖。50号感觉到声音是从背后发出来的。

“毒药、捕捉,使我们妻离子散,家破鹤亡。”另一个更愤怒更忧郁的声音大喊。那是一把苍老的声音,一只苍老的鹤,50号不认识。

听着这些,50号及其同伴眼中盈满了泪水,他们只能一言不发地望着这些愤怒又悲伤的同类们。

气氛变得极其微妙,仿佛触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