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号与别的人工孵化养殖的鹤们一起,有点害羞地站在水草茂盛的地方,等待着从天而降的人们。它们一共有四只, 刚好是雌雄各半。虽然他们对这块地方不再陌生,但是望着渐行渐远的人类朋友它们还是有点恋恋不舍。不过,很快的,它们就活跃起来了。站在50号旁边的一只女鹤兴奋地说:“好开心啊,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我要告诉那些野鹤们我的辉煌故事,它们一定会崇拜我的。”

48号长得很高挑,看人的时候总喜欢把头昂得直直的,然后用一只眼睛看别人,令人觉得她另外一只眼睛好像看着别处,其实她只能一心一用,但是她以为这样子很酷,偶尔还眨眨眼睛,仿佛要挑逗人家。她长得很漂亮,很丰满,羽毛十分光鲜,而且唱得一首好歌。她总是喜欢跟在50号旁边,有点瘦小的47号跟在她身边。47号喜欢贫嘴,她是他的公主。46号是他们当中的小不点,小巧玲珑的小女生,她总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着他们,身上还背着一把尤克里里琴。

“哥哥,等等我嘛!”

有点瘦小的47号回头不耐烦地说:“扔掉那把破琴你就跟得上啦!”

“我不!”她反而抱得更紧了。

“那别在鬼叫,免得我替你扔了。”

小不点安静地加快了速度,依旧紧紧地抱着那把“破琴”。

人工孵化养育的丹顶鹤们都很健壮、体型很美。它们与野生鹤的区别在于它们细长的腿上扣着一条红色的绑带,上写这它们的序号。

50号从小就好玩好动好学加好奇,喜欢学习各种新鲜事物,而且他的人际关系特别好,除了与所认识的人类都交上了朋友,他还跟所有见到过的其他族群的动物都交上了朋友。他可算是鹤群里的外交家了。于是这群鹤的首领非他莫属了。

这一群由人类抚养的鹤昂首挺胸走在清晨尚且有点寒意的风中,阳光明媚,他们的心情也像天上的白云那样,洋溢着纯净的快乐。今天是他们离开相伴了三年的人类回到自己族群的一个大喜日子。每只鹤都充满了期待。

这时旁边有一群野鸭经过,一只胖嘟嘟黑乎乎的小野鸭指着它们说:“妈妈,他们的腿上为什么绑着红绳子?”

母鸭扭头看了看,有点同情地说:“宝贝,他们大概是人类的宠物,是被做了标记啦。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离开妈妈太远,否则就被人类抓去了!”

听到这里,大家都一愣,全体望过去,48号更是瞪了它们一眼,大声喊道:“我们才不是人类的宠物。我们是他们的贵宾!而你们是他们的食物!”

野鸭妈妈吓得花容失色,嘎嘎嘎地呼唤着孩子们跟上,作势保护,仿佛害怕他们会伤害那些童言无忌的小野鸭们。那个颤抖的声音又仿佛夹着嘲笑,反正不怎么好听呢。 听得人心里一堵一堵的。

仿佛是泄了气的气球,大家都有点焉了,气氛开始沉闷了。

50号连忙站在48号面前,对着野鸭们深深地作了辑,对吓到野鸭宝贝们表示歉意,同时请求鸭妈妈务必原谅,48号什么都不懂,在乱说话呢!

素有急智的47号却作了一首小曲儿:

“小野鸭,嘎嘎嘎,跟着妈妈跳恰恰。

东边恰恰,西边恰恰,噼里巴拉,胡里哗啦啪、啪、啪!

左扭扭,右扭扭,屁股扭扭,小腰也扭扭,哗啦哗啦开了花。

小猫听了来瞄瞄,喵呜~

小狗听了来瞧瞧,呜啊~

妈妈吓得屁滚尿要流,嘎嘎,嘎嘎~~

小野鸭围着小猫跳恰恰,嘎嘎,嘎嘎~~

小野鸭围着小狗跳恰恰,嘎嘎,嘎嘎~~

小猫咪跳恰恰,张大牙舞小爪,喵呜,喵呜,像只小老虎。

小狗狗跳恰恰,摇着尾晃着头,呜啊,呜啊,像只小狮伢。

可怜的鸭妈妈,吓得张大了扁嘴巴,嘎嘎嘎嘎说不出话。

小小小小小,小宝贝,宝贝,我的小宝贝,赶紧跟着妈妈夹尾巴,静悄悄地开溜别说话。

剩下小狗和小猫,恰恰恰!”

韵律轻快,歌词有趣,47号清唱了一次,大家听了笑起来,都喊着,再来一次!

47号很得意,他郑重其事地站在大伙儿面前,摆开一副主唱的姿势,一边打着响指:“大家好,现在由仙鹤乐队为大家奉上一首《小野鸭跳恰恰》。灯光!音乐!”

46号拿出了尤克里里琴来伴奏。每次哥哥作曲,她都要来伴奏。

配上琴音,大家闹作一团。他们都是十分默契的伙伴,大家心照不宣地载歌载舞起来了。

舞蹈很可爱,连野鸭一家子也来一起跳舞了。小不点们在母鸭的带领下围着他们跳舞,伴唱,就像一个真正的乐队一样。大家唱了一遍又一遍,吵闹之间一个女高音嘹亮地响起来,隐约能听出来是《扎龙的季风》,48号专注地看着50号边唱边跳,然而50号却刻意躲着她。而47号则高声附和,刻意地站在48号的面前炫耀他的歌喉与舞姿。46号怯生生地边弹边跳,企图引起47号的注意。小野鸭们也在趁机嬉闹,简直要疯了一般。

此时湛蓝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斑点。

50号是最先发现天空中的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