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ing heart 那年我8岁

你跟我说要服从上级

我问何为上级

你说父母、师长都是上级

我问何为服从

你说听话就是服从

我问何为听话

你刮了我一巴

说不许再问为什么

出生在50年代

一个文化荒岛

你成了60年代的红卫兵

毛主席语录你滚瓜烂熟

却不知雪莱老庄为何物

长大后你从了军

你说当兵人人夸你乖

首长指东不敢往西摆

你说首长永远是对的

却永远无法证明妈妈是错的

我说你不懂自主为何物

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

你只服从所谓的权威

并认为权威是每个男人的尊严

下属和家人都要无条件服从你

否则你将发脾气

你摇晃着我的肩膀再给我一巴掌

在锅碗瓢盆的碰撞中

8岁的我说

你是可怜的肉体机器人

只能单线程运行

出生在战后的满目苍夷

你只是个文化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