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两个晚上看完《million dollar baby》,第一个晚上看的是天赋异禀的灰姑娘顺利的寻梦之旅。她依靠自己的执着成功地打开了因为各种执念而封闭自己内心的拳王训练师法兰基的心门,让他训练自己,成为一名拳击手。一个姑娘家为什么想做拳击手?我的解释是人各有志。姑娘说这是她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姑娘除了执着还很有天赋,一般从训练到出师得四年,而姑娘31岁开始训练,仅仅一年半就已经达到了巅峰水平。从新手上场,一击即中,把对手撂倒,到遇上她的“终极boss”——blue bear,一名曾经是妓女,拳击全无章法只靠阴招取胜的女熊。姑娘的人生像搭了直升飞机。

然而,真正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不过已经是第二个晚上的事情了。

我喜欢这种风格,平实的叙事,不急不徐,就像是泡着一壶清茶,在阳春三月的柳荫下聊天一样。云淡风轻,细水长流。期间可以走开去忙一些生计,但是于故事却是不会忘记。Clint Eastwood果然是个文化人,不哗众取宠,不曲意逢迎,自信满满。

看后半段的时候,照例是在白天玩透了体力,晚上吃过饭喝过茶洗过澡喷过薰衣草香水后坐在自家沙发上惬意地欣赏大师杰作的状态。我期待着经典的故事套路的发展:姑娘在挑战冠军的时候不行被重创,然而最终她痛定思痛,继续戒骄戒躁,刻苦训练,研究对手的弱点,制作攻克战略,而后一举拿下冠军,光耀门楣,名利起飞。她的人生走上快车道,为建设家乡做了许多有益的贡献,并且是个慈善达人,收养了许多孤儿,设立了奖学金,最后遇上了她的Mr.Right,从此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如果是这样的故事情节也无可厚非,毕竟幸福都是一样的,不幸才是各自不同。姑娘肯定有坎坷,就看看Clint Eastwood如何去表现了。

带着这个期待,我开始看了下去。结果完全不是我想的那样。姑娘说她买了房,趁有时间,带恩师去看看,并且说家人肯定很想看看恩师呢。结果,当她从房车里把母亲和妹妹接到新房里去的时候,他们非但没有惊喜,反而是惊悚了。妹妹看着空空如也的房子嫌弃地说:“这里没有煤气,没有热水。”姑娘忙不迭地说:“会在你们入住前准备好的。”姑娘的那将近400磅的靠着政府救济金生活的母亲歇斯底里地说:“你为什么不给我钱?你这样做政府会把我的救济金收回去的!”我感到十分震惊。最后,姑娘很愤怒,说:“你想要钱,把房子卖了啊。”然后拍屁股走人。本来以为这已经是家人最渣的表现了。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的渣人没有最渣,只有更渣。

有些时候,当面捅你十刀八刀的,是至亲,而不是其他人。有些时候,送你上黄泉之路的,却是最爱你的人。

姑娘看完家人之后,就跟恩师去拉斯维加斯,挑战终极boss。女熊很凶猛,一来就把姑娘的眼睛打伤了。但是聪明的姑娘还是成功地把熊打扒在地,人气飙升。然而,熊是不会跟你讲道义的,趁着姑娘得意地享受自己的成功的那一霎那,她冲过去从背后一个右勾拳把姑娘打翻在地。苦命的姑娘,就在快要到达人人生巅峰的时刻出现了意外,她掉落在地的时候,脖子砸到了本来是要坐在角落上重整士气的凳子上。坚硬的木质,拳头的冲力,地球的引力生生地把姑娘的脊椎折断了。她成了另一个霍金,她比霍金更惨,得靠氧气管呼吸。看到这一段,我贼心不死,希望编剧给她找一个神医,然后让她的恩师化身为强大的心灵导师,帮助她走出人生的低谷,扫除阴霾,重新笑对人生。然而,我还是错了,这不是电影,这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姑娘昏迷了两个月才清醒过来。此刻脆弱的她多么希望家人在身边,陪她,与她说话。然而,只有恩师在身边,读书给她听。她感觉到十分过意不去,希望恩师联系家人,呼唤他们前来帮忙料理她。

其实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如果家里人在乎你,还用得着去召唤吗?肯定第一时间紧张兮兮地过来了。但是,她等啊等,等了又两个星期,家人才穿着假日的盛装,从迪士尼里欢欢喜喜地出来。对于他们来说,姑娘只是他们的钱柜。此刻,这个钱柜的钥匙坏掉了,他们希望钱柜允许他们拿斧头劈开她的身体,好把剩余的钱拿出来,供他们继续吃喝玩乐。

为了表现她家里的奇葩渣们,编剧还给了他们配套的言行举止,不能不说这真是一群忠于自我,从不拐弯抹角,坦率真诚的人渣。同时我表示姑娘能长得那么美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感到好奇。我猜测姑娘一定很喜欢看书,尤其是哲学书。或者她那死去的老爸是一个完美英雄。不过废话少说,这一群人渣的表演十分到位。

他们带着一个重量级的律师,拿着转让财产的合同,让姑娘签字。姑娘最后问一句:“妈妈,你看了比赛吗?”那猪一样的女人,死心眼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连安抚一下女儿的心情都没有,只是不耐烦地说:“你知道我的啦,根本对你那行不感兴趣。”姑娘不死心,追问:“我打得好不好?”那猪一样的女人,死心眼的女人,更加不耐烦,并且冷漠地说:“我听说你输了,虽然不是你的过错,但是你输了。”好像在说:你输了作死啊!

看到这里,我的心在滴血。姑娘,你再怎么爱母亲,再怎么感谢她的养育之恩,在你过去的三十二年里已经完全报答完毕了。从此之后,你是你,她是她,你们之间再无任何瓜葛。请不要再让自己莫名地牵挂了。她吃得好不好,住得好不好,与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甚至你给她买的房子,也是你的,你有权利自由支配。我在暗自祈求,编剧把这个姑娘敲醒。

果然,姑娘翻脸不认人,把他们臭骂一顿,轰了出去。当时我多担心丧心病狂的他们伪造签字,然后拔了她的氧气管再扬长而去。这种桥段在谍战片或者中国电影里比比皆是。不过这里显然不适合作案,而且本片无异于表现罪与罚。

正在我大赞姑娘终于获得良心自由的时候,画风一转,姑娘笑着的眼睛流泪了。她变得生无可恋。她认为自己一个泥潭边上的小野花能够上几本封面杂志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她觉得自己有过一些鲜花与掌声就是活过了。但是,慢着,姑娘,你真的觉得你活过了吗?

也许有些人认为,家庭是最重要的。家人的爱是自己生命里的阳光。但是,久经风霜的人都知道,活着其是是与任何人无关的一件事。正如《活着》里面的徐福贵,他的老婆孩子孙子甚至最后陪伴他的老牛都死光光了,他还不是像枯树老藤一样,直指苍穹,坚挺地扎根在贫瘠干旱的土地上,不卑不亢地生活着。因为,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啊。

姑娘求恩师为自己了结生命。但是法兰基爱着她,正如爱着自己的女儿一样。那句“我的血,我的肉。”就是明证。然而,他却在最后一刻才告诉她,是不是太迟了一点?姑娘的腿开始腐烂,需要截肢。她的身体正在慢慢地腐烂。她企图咬舌自尽。与此同时,法兰基再次收到了寄给女儿的退信。第几百封了?不知道。

他也许是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让女儿对他感到心灰意冷,故而离他而去。他一直寻求救赎和原谅而不得。神父告诉他,千万别亲手葬送别人的生命,这事是上帝来做的。可是,在再一次收到退信的那一刻,他崩溃了。他决定释放这个苦命的姑娘,也释放自己吧。反正,根据故事叙述者的讲述,他“解救”了灰姑娘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我宁愿相信他到一个有山有水有小木屋的地方隐姓埋名地生活了。但是,已经心如死灰的人,还有力气活下去吗?如果她不愿意死,他还有活着的依靠。但是她选择了离开,于是,他的世界就彻底地倒塌了。

法兰基的女儿始终没有出现过,没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在法兰基女儿决定离开他的那一刻,就假定他已经死掉了。也许,她自己本身就如同这个苦命的灰姑娘一样,早就死掉了。亲情的冷漠会给人本身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言而喻。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树,亲情在很多时候是树干,甚至树根。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就是靠一个字:情。没有这个“情”的人,或者只想独立自主的人,只有出家,强迫自己融入另一个“家族”——神的家族,并且催眠自己,每日都在沐浴着神恩,才得以在这个孤独的世界活下去。可是,在这些出家人的麻木心思里,他们是否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某个时刻,渴求着爱的降临?

有人说过一句话:“迟到太久,就不必到了。”法兰基对于女儿的忏悔,也许是已经太迟了。我真心实意为他感到遗憾。我也真心实意地希望,他能够把那句“我的血,我的肉。”早点告诉躺在床上的姑娘,那个时候姑娘还会笑。如今,打了镇定剂的姑娘却只会流泪。如果他早点说,是不是姑娘就有勇气继续活下去,终于成就一部励志片呢?

片尾音响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里也出现了一个洞。

PS:一个朋友最近流产,在她肚子里呆了两个月的小豆豆,忘了发芽。她说流产后觉得整个身体被抽空了。然而她却执意不肯告诉母亲,因为她那势利的眼中只有儿子的母亲只会埋怨她,骂她没用。

除了肚子痛,还有心痛。什么时候,人没有这么多情绪很感觉了,才能真正地活得富足饱满吧,正如一只盘踞在自己领地上的老虎。

然而,老虎正在灭绝,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