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有空 ,跟妈妈聊天,得知年过60的老爸依旧在给茂名日报带报纸,而且听说我老爸还不能领退休金,因为年限不够。可是我老爸已经工作了30年以上了。

其实一直都知道爸爸仍在工作,但是之前因为忙没有去深究。最近有空,停了下来,细想一下,突然就火冒三丈起来!我老爸之所以目前仍在工作,为的是挣那15年的社保。他曾是军人,服役过几年,后来又工作了30多年,但是并不能享受国家的养老系统,就因为他是个临!时!工!

从我小学起,老爸就在茂名日报带报纸,一直到现在,20多年了,从最先的自信车到后来的小绵羊再到摩托车,老爸就这样不断地升级着他的送报工具。可是为了家里的经济,妈妈依旧年复一年地跟他吵闹,最后妈妈不得不出门做点小生意,以便挣钱供我们读书。即便如此,每年交学费的时候都是要借。他们夫妻俩大吵一三五,小炒二四六是常态。都是为了钱!为了钱!为了钱!我与妹妹都是苦逼的80后,什么好处都轮不上,而且读书奇贵。

年少的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我老爸那么辛苦工作,还年年被评为优秀员工,为什么就无法养家?

年少的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妈妈累死累活地做生意,也挣不够我们的各种生活费学杂费?而我们每年还要响应学校的要求捐各种各样的款。我最深刻的记忆是每次问妈妈要钱捐款,妈妈就苦着脸说:“我们自己都很穷,谁给我们捐呢?”可我不懂事,不给钱拿去捐就发脾气。

我们不可能知道捐的钱到底去了哪里。我们只知道,当了校长的人都发家致富了。每个老师都希望能够当校长。

等我长大了一点,我就深刻地理解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生活,并不是你勤恳努力了就能得到回报。就算是一颗萝卜,土地不肥沃,再努力生长也不可能长成大萝卜。

我曾以老爸是退伍军人为荣,但是并不以他一辈子是邮递员为荣,就因为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却不能养家,使得我妈为钱发愁,让我们深深地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在我们心中烙下生活是那么的贫瘠,就像一件穿得破破烂烂布满灰尘的衣服那样的印记。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老爸参加工作的那个年代,只有退伍军人才能拿到邮差这份工作。这该说是一份殊荣吗?

我老爸老妈经常教育我,做人要知足常乐,要感恩,要做个好人,要拾金不昧,要兢兢业业,要像一株蜡烛那样燃尽自己照亮别人。他们的思想跟小学语文课上的那些光荣事迹:一个掘到钻石步行几百里去献宝的农民、乡村邮递员、邱少云、董存瑞等等,同出一辙。当然,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是:领导永远是对的!不能有任何质疑。

然而我们的生活并不是那么诚实可信。死猪肉、梅毒广告、刺鼻的化纤衣服、会褪色的塑料袋、死鱼死虾、薄薄的塑料桶、用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卷毛了的牙刷、不知道什么品牌的洗衣粉洗头水沐浴露、掉渣的散发恶臭的卫生卷纸………

我们自己有多穷?

小时候,我的衣服都是捡不知哪个表姐的,我穿完了给妹妹穿,妹妹穿了给表妹穿。老妈每隔几年才会给我买一件新衣服,却都是大码的,穿到老死也还合穿的那种。每个冬天都是我最难熬的日子,因为薄薄的兼且有各种破洞的解放鞋在没有任何暖气的南方里,根本抵挡不住霜冻寒流的入侵。我的哥哥因为没钱上学,初中毕业就只能出外打工。我们上学的时候,学校禁止看课外书,除了应考的科目,其他书籍不允许带回课堂去看。而我也根本没有钱买哪怕一本3块钱的《故事会》。而学校却规定我们每个人每年都得订那些营养成分有限的《中学生博览》、《少先队员》、《第二课堂》。《新三字经》,每年每人一本,一模一样的。那时才三年级的就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源浪费。我和妹妹、表弟表妹们一起上学,我们有限的课外书都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回想起来,只能用贫瘠、贪婪、虚伪、丑陋这几个词形容那个年代。不过这也已经成为了过去。

然而,“无限的过去以现在为归宿,无线的未来以现在为渊源。”我老爸目前的归宿就是:一无所有——只因为他是个临时工。他的未来就是为了取得自己的退休金继续奋斗在一线。

我只想知道,什么是临时工,凭什么界定我爸就是临时工?为什么曾经为国家冒过生命危险的退伍军人,无数次得过优秀员工荣誉称号的普通工人,竟然一辈子都是临时工?

我问过一些在茂名市机关单位工作的朋友,都说情况就是这样,她楼下的某某某,送了一辈子报纸,也是一个临时工。她的朋友的朋友,送了一阵子报纸再去银行工作,也都是临时工!!!临时工,临时工,就像一个魔咒一样,紧紧地砸在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头上。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吗?这就是所谓的不求名分不需回报的奉献吗?

我的要求真不多,给我老爸脱掉“临时工”的帽子吧!

附我老爸的事迹报道  http://www.mm111.net/mmrb/data/20120501/html/4/content_1.html#

yuanli info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