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s wide shut

《Eyes wild shut》这部电影实在是有点令人惊秫,是对于无聊的惊秫。不过这句话绝对没有诋毁它的意思,经过豆瓣上的豆友们的分享,我对它有了深一层的认识,不得不甘拜下风,衷心承认自己愚昧不可救药。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文字是最能招惹的伟大工具,同时我不敢否认人类发明的伟大的符号的意义和作用。符号和文字的发明,不是为了这方面的表达便是为了那方面的表达呗,你猜不到?太孤陋寡闻愚笨无可救药了!你猜到?恭喜你,你的智商比普通人都高。

因此,在接收了其它影迷们的符号剖析之后,我突然从懵懵懂懂的混沌状态中看到了一些些古怪的事情。

生于“贫民”阶层的我,对于财富以及拥有无限财富的人的生活往往没法想象。我认为这部片围绕情欲、金钱揭露了一个“特权”当道、阶级分明、伪善空虚的社会。

当男主角汤姆·克鲁斯扮演的比尔通过同窗好友得到一个私密派对的暗号的时候,我预感到电影的高潮终于要来了,并禁不住猜测到底什么样的派对竟会如此神秘?神婚?(这是我在某一部国外小说上看到的词,记得当时在看《天使与魔鬼》和《达芬奇密码》或者还有其它,不过的确没办法确认在哪部作品上看到的了。当时尤为震惊,因此就记住了这一种不为人知的宗教仪式。)

情欲

影片的前半部分说的都是一些琐碎无聊的事情,一对中产阶级受邀去参加一个名流的豪华派对,但在派对上他们没认识任何人。在派对上比尔与两个女模特调情(这让我想起了《香草天空》,同时他与两个看似有同性恋倾向的模特调情,不由得令人觉得有点古怪。);而他太太则在微醺的状态下被一个来自匈牙利的半百富豪调戏,他们几乎紧贴彼此共舞。若有若无的音乐背景,比尔太太嘶嘶的喘息声让我感到压抑难受,恨不得窗外飞来一只美丽的吸血鬼打破这一闷局。(事实上,导演在努力地为比尔太太营造一个情欲的陷阱。)虽然挺无聊的,但是我还是为他们彼此担心,担心什么呢?担心他们两个都出轨,或者其中一方出轨。也许是因为伦理道德?还是因为他们的确都很相爱,不应该做对对方不起的事情?

最终,我松了一口气,因为当比尔正要领着那两个模特干嘛去的时候,被白种男佣人叫去了。影片转到了一具美丽的年轻女性胴体上。虽然身为女性,我还是振奋了一下。我得承认,偷窥欲是与生俱来的。我还没完整地见过那么美丽的躯体呢!可是拥有那么美丽的躯壳的人,却有一张毫无表情毫无生气的脸。她貌似一个名媛淑女,又像一个妓女。我几乎以为她要死了。不过看医生不紧不慢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准能活下来。那个半裸的名流老头见她苏醒了过来,大松一口气,说:“孩子,你可把我吓死了。”于是他不慌不忙地穿戴整齐,并且想马上送那女的回家(好像她是一件十分肮脏的衣服,急于丢弃一样),可是比尔说还要对她观察一个小时。他沉吟一阵,只得同意,同时叫比尔对此事保密。而另外一边,音乐稍停,比尔的太太从微醺的呢喃中清醒过来,终于抗拒了对她来说似乎十分强大的性诱惑。

这里,导演给我们展现了挺丰富的画像:道岸貌然的名流,美丽但毫无生气的女子,不甘寂寞但没法摆脱羁绊的主妇,看似风流,实质同样无聊的医生。他们都属于富有阶层,但都在寻找刺激的情欲。而作为情欲发泄的对象,那个美丽的妓女,却还要通过毒品来让自己得到刺激。

接着比尔和妻子回家了。妻子问他跟那两个女人一整晚哪去了,他遵守诺言,没有透露那名流的秘密,随便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就说是给张三看病去了。他隐藏了自己对那两个女人的欲望。而妻子却否认他,对他有点不屑。

当他问妻子,那个跟她跳舞的富翁想得到什么的时候,他妻子直接地回答:“性”。然户大笑地说,那个匈牙利富翁刚好是那个张三的朋友。

我猜测是她妻子发现他撒谎了。接着她不愠不火地继续说了下去,可是比尔却毫不在乎。她感到愤怒了,为什么身为丈夫的他一点都不喝醋呢?(这是我的理解)后来她说了一些让他终于妒忌的话:曾经有一次,她遇见一个军官,对方只给她惊鸿一瞥,却让她甘愿放弃一切,仅仅为了情欲。当然,只是想象而已。

于是比尔终于被妒忌之蛇咬伤了,从自信的擂台上跌倒了下来。

住在男人躯壳里的女人

他呆呆地听着妻子的讲述,电话响了。他被另一个富翁之女叫了过去,说是家父去世。他是那富翁的医生,同时又是朋友。于是他以不容抗拒的借口出去了。一路上,他都在想象着妻子与那个军官交媾的情形,妒忌让他心烦意乱。他到了已逝的富翁之家,一个亚洲的仆人来给他开门。那个仆人是女的,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人虽然也是富豪,但是没有参加晚宴的那个人富有。(白种人认为自己是最高等级的,其次是黄种人、黑种人以及其它人种,而同一种人中,男人比女人尊贵。而且他们认为中国人是脏乱差的代名词。某一些好莱坞片总是有意无意透露着这一种信息。)财富的限制也让人的行为有了限制。那个富豪之女哭泣着告诉比尔,自己爱他。可是她毫无办法,既不敢当众示爱,甚至连自我承认都不敢。我认为一方面,这是等级的缘故,另一方面,是因为她自己比比尔富有,她害怕遭人嘲笑。

当然,比尔是不敢相信的,可是谁知道如果她的男朋友不造访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呢!

当他又游荡在街头上的时候,他不禁又陷入了妒忌的漩涡。可是即便如此,他在街上被一群年轻人撞倒,对对方的挑衅,他却不敢吱声,生怕被打。从这里可以彻底看出来,他已经失去了男性的一部分特征——变得懦弱,一如多数女人。一般情况下,在妒忌中煎熬的人,无论如何都得找个发泄口,而他在被挑衅了却依旧平静。这也许是他一惯的作风,在为他的名流主顾看病的时候,一惯的逆来顺受忍声吞气。这跟他与俩女模特调情的行为得到了呼应。

而在后来,当他冒险归来,去同窗好友尼克下榻的酒店的时候,遇上一个明显同性恋的男招待,更加强烈地表明了一点:在现代社会,有一些男人已经不是男人了,而只是长着男人身体的蠕虫,被归类为弱者——女人的一个层面上。片中几乎所有的女人都跟他在同一高度上,甚至比他高一点。而其它的男人,都比他要高,或者比他妻子高。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导演把他安排在女人的位置上的用心。

被消费的人

那些拥有无限财富的人,在不工作的时候,都做些什么呢?除了已知的高级消费,他们还做着什么事情,让人看起来他们的生活光鲜又体面呢?当他们拥有了全世界的艺术品和珍宝,他们还缺什么呢?

我们都知道,钱什么都能买,但只有一样买不了,真感情。不过没关系,他们不需要感情,他们只需要性。

比尔心烦意乱地造访了在名流老头家巧遇的昔日同窗今日钢琴师尼克,他告诉比尔自己即将要去另外一个神秘的地方演出。比尔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逼尼克告诉了地址。于是他自己在钱的帮助下,一路闯入了那所神秘的府邸里,看到了我猜测的“神婚”的那一幕。也就是群体性交活动。这里似乎进行着一个“神圣的”性宴会,每个人都戴着面具,所有女人都光着身体,只有男人穿着衣服。那所府邸豪华而古典,看起来是出自伟大的建筑师之手,而屋中的设计也是美妙绝伦。这个屋子弥漫着一种诡异而危险的色彩,仿佛屋里的都不是人,而是一群行尸走肉。但这是另外一个不属于他,不欢迎他的世界。轻而易举地,别人就发现了他。不过幸运的是,他莫名其妙地被救了。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选美皇后的死亡。选美皇后即那个被名流老头称为孩子的美女。她一次又一次地警告他,叫他离开,但是他不愿意。他不由得把一切联系起来。

他之所以不受欢迎,一方面,他是男的;另一方面,他的财富比较少。

而他之所以被救,因为他是被消费的一群,就跟那满屋子的高级妓女一样;也因为他对女性的魅力。

可他以为自己有足够的钱,什么事情都能搞定。

的确,从他决定来探险,他就一路在“烧钱”。先是高价从彩虹时尚商店里买了道具,接着高价打的到那个府邸。并且在试图召妓但不成功的情况下,他还是如约付费了,让他自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真的认为他的钱能做一切事情了。可是这就冒犯了比他更有钱的那一群人的尊严了。因为这涉及到特权。

我记得,曾有人说过(虽然我不赞同),一切的艺术品都是模拟性的快感。那我是否能理解,在那些超级富豪收集了所有世界上顶级艺术品(感受了顶级的模拟快感)后,终于厌倦,干脆直接打破伦理道德,做一些有悖社会规则的事情了。由于性禁忌已经成了文明的一部分,他们不愿意因此被贬低社会地位,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社会地位,不惜任何代价,甚至践踏生命、践踏法律。

尼克,那个钢琴家,虽然也是属于被消费的一群,但是他看来还是一个男子汉,毕竟他被“押送”回来的时候,挨揍了,说明他反抗过。也许他死了,也许他的确被送回家了。

谁在消费谁

当比尔再次去到彩虹时尚商店退还道具服的时候,他遇到了店主的女儿。店主的女儿看样子才14、15岁的样子,但是已经敢于跟两个大男人搞在一起了。当然片中设计的是亚洲人,这显示了那个女孩是个低层人群中的一员。店主本来十分生气,扬言要报警的,但是后来却跟他们达成了协议。大概就是钱的缘故。他甚至向比尔推荐自己的女儿——这一件贵重的商品。店主的女儿美得像个芭比娃娃,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比尔,眼里透出性的欲望。他和她是一样高的。对那小女孩来讲,她所要的,仅是性而已。只不过被她老爸拿来当挣钱的工具了。

无聊的衍生物

这部片不愧是一件精致的片,每一个细节看似无聊,实质可以推敲出许许多多的有意思的东西和隐喻出来。但是它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东西?

金钱是万恶的?

要保持正直善良是艰难的?

我不由得想起了在自然中与其它生物和谐生存的那一类人,他们仿佛十分的自在满足,每天的生活只是为了生存而奋斗,小命朝不保夕,可是他们却怡然自得,并且不会感到无聊。

由无聊可以生发出文明,也可以衍生出罪恶。

当人不用为生存而奋斗,他的财富多到再也没办法跟人炫耀的时候,他的才能也达到了“巅峰”的时候,他该做些什么来排遣无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