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我以為別人尊重我,是因為我很優秀。慢慢的我明白了,別人尊重我,是因為別人很優秀;優秀的人更懂得尊重別人。對人恭敬其實是在莊嚴你自己。——倉央嘉措

yuanli info image

 

安达刚帮妈妈忙完家里的卫生打扫,累趴在床上,打开手机,看到微信同学群里发来一条没头没尾的信息:“竹林圩的朋友圈,快来!我们只有两个小时!

发信人是最近在忙着兼职做微商,正职是某学校高中部语文老师的同学丹碧。丹碧从前是安达的初中同桌,不过只同桌过几个星期。她们曾经一起在早读晚读上加装读书,其实是对着抄着流行歌,贴着明星大头贴的笔记本大唱流行歌。而且彼此都称赞对方唱得好。

安达在想竹林圩的朋友圈到底是一个人的昵称还是一群人的代号?然而她的疑问没得到丹碧的回应。她只是想复读机一样,重复发了刚才的那句话。好不容易才弄懂了竹林圩的朋友圈不过是一间休闲吧,可以喝茶。

但是自从分开了之后,两人就成了陌生的熟悉人。正是升高中的紧要关头。全城只有四间高中是重点的,也就是说师资最好的。进入了这几间高中当中的任何一间都意味着很大几率上大学。安达所在的学校为了被评为省一级学校,也费煞心机,要在他们这一群精挑细选的好苗身上赌一把。换言之,他们都是重点保护的对象。翻译过来就是,他们是被禁锢在题海里的小鱼儿们。他们都是被挑选的升学率分子候选人。聊天、谈恋爱、看小说、唱歌、跳舞是一律禁止的。他们的任务除了吃饭睡觉做运动就是做题、做题、再做题。

为了做题,他们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10点半才睡觉,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下午休息一个半小时,其余时间看书、做题、考试。真正是起早摸黑,360度烤、烤、烤,直烤到外焦里嫩,酱汁直流。

他们这一帮人大部分都上了重点中学,然后又是大部分上了重点大学,二本,大专。其余的上职专,然后自考了大学。总而言之,都是大学毕业的。他们的母校,也最终在他们毕业后不久如愿评上了省一级学校。这离创办学校仅仅过了三年。出名要趁早。打江山要趁早。

得不到回答的安达无可奈何,遂问:有谁在那?丹碧回复:所有人都在!

安达想:什么叫所有人都在?那得是一个六七十人的阵营吧?

婴儿潮出生的人,因师资力量不够,每个班级都有六七十人左右。其中许多人安达从来没有与之讲过话,甚至不认识。虽然知道不可能邀齐所有人来聚会,但是聚会人数超过了6个,而且相互之间不熟的话,气氛就有点尴尬了。安达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尴尬的气氛上。

然而,知识并没有彻底改变所有人的命运。丹碧本科毕业后当了老师嫁了公务员,在一个小城市里,小日子应该过得十分滋润。只是她并不满足。她认为自己穷到快揭不开锅了。每天在感叹,累生累死,没钱开饭。通常说没钱开饭的人家里都藏有金包银。

安达考取了一间还算不错的大学。毕业后留在一线城市里漂。从高中开始,她就打算长大后要远走高飞。如今,她的确实现了这个愿望,却更像一个浮萍,在繁华的都市里随波逐流,跟着饭碗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毕业十年,孑然一身。当身边的朋友、同学都结婚生子的时候,她依旧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上打拼。她的钱有许多用途。

对于生活,她没有什么期望,甚至没什么长远计划。

哥哥做生意要钱,她支持。

妹妹上大学要钱,她给。

爸爸打一份小工,临到退休了想买社保,得一次性补交多年的基金,她给。

妈妈风湿骨痛病老犯,她跑香港去买药。

对于她,父母兄妹只有一个愿望:嫁出去,把钱留下。

然而,早已看透了婚姻的安达并不认为找一个人一起过一辈子就是幸福一生。

父母亲天天吵架。哥哥有了钱包养二奶。妹妹更是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

她认为,与其找个人来消耗精力,不如多看几本书,多走几段路。

于是她一个人去了巴黎,去了巴厘岛,去了黎巴嫩,去了普吉岛,去了清迈,去了迪拜,去了马尔代夫……..最开始的时候,她兴奋地告诉家人,她要出国旅游。

哥哥说:“有钱去旅游,不如借我,或者投资我的生意。”

妈妈说:“去也好。不去也好 。始终你都要每年给我一万块。”

妹妹说:“要留钱借我买房。”

爸爸说:“你去干嘛?去了能长胖吗?你看我,一辈子,哪里也没去,还不是好好的?”

但是她还是去了,而后每年都去一个地方。在她决定出国旅游之前,她一直是省吃俭用,然后打钱给有需要的家人。但是后来妹妹大学也毕业了,哥哥的生意也上了正轨,她认为自己终于可以放松了。于是开始了放松的计划。

让她始料不及的是家人对她旅游的态度。

每次旅游回来,家人不会问她,去的那个地方好不好玩,有什么有趣见闻?

不,他们不问。他们从来不问。事实上,除了世俗的事情,他们很少交流。

她有时候会把旅游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上,给她点赞的永远是一些比较遥远的陌生人。

这个清明节,她回来祭祖。哥哥和妹妹都没空回来。一个说忙,另一个也说忙。其实都有假期,只是不想被堵在路上是十几个小时而已。

高速路建成之后,并没有为回家的人节省多少时间。每逢佳节必堵路,堵路必超十个钟。

本来走省道,按照四十到六十的时速也就是七八个钟头的车程。问题不是车多。而是高速路边上的服务站。传闻巡警与服务站互相勾结,故意制造拥堵,好使大家都停下来休息,消费。

安达相信这个谣言。否则很难去解释为什么每次堵车都刚好在同一段路。

即便交通越来越拥堵,安达还是计划买一台车。她找哥哥要钱,哥哥说,最近工程紧,没钱。她不想找妹妹要。妹妹当年说得好,等她毕业挣钱了,送她里里外外一整套衣服。然并卵,她已经开始贷款买房了,说好的那一整套衣服遥遥无期。

母亲更是不可能资助她。虽然说好是安达把钱交给母亲保管,要用的时候母亲会给她拿。安达知道母亲是极其节俭的守财奴。安达幼时每隔几年才会有一套新衣服。仅仅是一套。母亲每次给她买衣服鞋子都是买大号的。说是这样可以穿几年,还可以留给妹妹穿。然并卵,鞋子通常在穿到合脚之前就坏掉了。衣服也在穿到合身之前就破旧了。

安达在六年级的时候得到的唯一的一件香槟色的聚酯纤维大衣是孕妇装。与此同时,妹妹得到一件圣诞红色,上面绣着可爱白兔的合身棉衣。

安达经济独立后,母亲每次打电话过来,除了问她你什么结婚要不要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就是问你什么时候 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给我钱。

安达还注意到,母亲从来不会催哥哥和妹妹回家。她总是很心疼地说起她的两个从小带大的孩子:“他们可辛苦啊!挣钱不容易。”

安达不是母亲带大的。她是亲戚们轮流带大的。所以,重情的母亲每次都要她像孝子贤孙一样,提着礼物一个个亲戚送过去。

哪怕安达并不喜欢那些只把她当作免费保姆使唤的亲戚们。

即便如此,安达还是会尽量“应召”回来。在她那柔软纯净的心目中,母亲是那么孤苦伶仃,自己能陪母亲的次数也不多了。

安达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个嫁出省外的女同学朱小小也回来省亲了。

朱小小是个美女,很多同学都记挂着。而且已经十几年没见面了。

朱小小与安达不是很相熟,但是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秘密,这个秘密导致她们之间产生了一种默契。朱小小主动约安达见面。但是很奇怪的是,朱小小要安达带上另一个同学任芝樱。

任芝樱是一个十分随和的女孩,人缘很好,还有一种牺牲自我的精神。本来都是好同学,但是朱小小提出如此的聚会条件,倒是让人觉得任芝樱是她们之间的媒介。

朱小小说,看任芝樱什么时候有时间,约在竹林圩见个面。

只是,任芝樱却说没空。她在忙着见家长。

安达与任芝樱倒是经常联系的好朋友。

朱小小对于任芝樱没空,她们是否还要见面约会不置可否。

与此同时,另一个女同学姜子华也主动约了安达。她就约了安达。

姜子华与她的某重点大学毕业的丈夫在生儿育女后就回家养猪种地了。安达与姜子华的交情在于曾经给她借过书,借过拍照的衣服。

姜子华看到安达一时兴起在丹碧的微信朋友圈里的说说下面发表的评论,随口约的。只说下午见面,没说具体时间。

安达想着,到了下午看自己什么时候忙完就约她们出来。

然后丹碧在自己那推广业务的说说底下评论说道:“我也在家,赶紧约我!”

姜子华和朱小小都没有在微信群上或者朋友圈的说说里回应丹碧。

安达等了一会儿,看不下去了,就回复:“在竹林圩,下午。”她想的依旧是看看自己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时在群上呼喊一下。

其他同学也有几个跃跃欲约。

丹碧没有回应安达。

安达曾经约过几次丹碧,但是丹碧总是推说忙碌。慢慢地,安达与丹碧疏远了。是以安达与丹碧虽然互相都加了微信号,却再也不像在QQ时代那样,网聊甚欢了。安达不善言辞,思想却十分尖锐自由。键盘比她的舌头更灵活地表达了她的思想。而且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思想通过手在键盘上传达出来后,还可以有反复勘察的时间,在发出去之前可以按delete键。而面对面的交谈则没有。安达总是很担心说错话,因此她宁愿用文字 交流。

丹碧曾经很喜欢与安达聊天,她认为安达是个完美性格的人,是个男人就好了!丹碧曾如此感慨:我真希望能够嫁给你! 那时候丹碧正在为情而困。

丹碧结婚之后,就彻底地从安达的生活中退出。就像一个泡泡在空气中飘呀飘,在阳光下幻化出五彩缤纷的颜色。然而一阵风,或者一个极微小极轻盈的触碰就让这个泡泡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事先,安达并没有与丹碧相约。安达看到丹碧说所有人都在的时候,马上想确认一下,朱小小和姜子华是否都在。她分别发了微信过去,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朱小小并没有说要与丹碧或者姜子华见面。她们都是分别约的安达。

累趴了的安达等着回复的时候睡着了。

睡醒之后已是一个钟头后的事情了。

只看见微信群上丹碧发来一条信息:“我们散了!你们都漏气了!太不给力了!”

散了?安达正打算去那个叫做竹林圩朋友圈的地方看看。

她终于也得到了朱小小的回复:“我刚回到家…….就我们三个人在聚…….就坐了一个钟头左右,她们都要回家去看小孩了。”

本来最先约了安达的姜子华,回家后,两个钟头后在群上说安达爽约。

安达说:你看看微信,我跟你私聊的对话框。

安达在刚收到丹碧的喊相见的信息的时候就发了好几条信息去问她是否也在了。

姜子华回复:“没看到,我女儿把信息给删了。”

于是安达截屏发了给她。她不再回应。

安达找任芝樱吐槽:她们明明约了我,却偷偷地三个约了!

任芝樱同情地说:“也许她们的样子都变了,没有以前青春逼人。而你,因为没家累,冻龄状态,她们当然不想跟你一块拍照了。”

“不过话说回来,微信群上你的表现是不太想去约会哦!”任芝樱补刀。

“那是因为我不想见所!有!人!”安达委屈地说。

果然,稍晚,只有体型、样貌保持尚好的丹碧晒出了她们的约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