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打的才找到的近在咫尺的旅馆很是僻静,一夜好梦。但是天一亮就得出发。从去香港的经历知道,要避开人流高峰期就得提前出发。我们七点醒来,七天还没开始供应早餐,虽然他们的自助早餐便宜又丰盛,但是我们得走了。

在途中路过用粤语大声叫卖肠粉的早餐店,禁不住馋虫的诱惑,在设施简陋的小店里吃了感觉没有想象中好吃的早餐。还好也不算难吃。这一条临近拱北关口的小巷里,叫卖和制作早餐的都是中年男人,声如洪钟,看见不说白话的人连忙改成不着调的普通话,听上去十分好笑。然而其拳拳的谋生精神却让人敬佩。此时他们的妻儿是否正在酣梦中呢?又或是妻子正在给儿女们梳妆打扮,准备送其上学?

无暇多思,放下碗筷付了店家款项就走了。人流都通往拱北关口。澳门关口分流做得很好,一边是60以上老弱病残孕,一边是常人的。正常人的通道长而且需要经过安检。就不知道另一个安检是怎样的了。再进去,就分访澳旅客以及本土旅客,还有优先通道。再细分又有自助通道和人工通道。很多人都使用自助通道,以致竟然拥堵了。人工通道的人寥寥无几。几乎不用排队就过了关。一入关口,看见人流又往一处仿似地下铁的通道走去。遂跟着过去,原来竟是汽车站。来来往往的公车按顺序停在预定的位置。人们规律地排队上车。很长的队伍,很大的噪音,但是人们都十分安静,没有人喧哗。

看了一眼,我们就往地面走。地面上有免费巴士。去往威尼斯人,澳门银河的已经开始营运。大三巴或者其他地方的还需要等待。威尼斯人的队伍特别长。我们就在澳门银河那边排队。很快就轮到我们了。也有优先通道,那得凭会员或者预订了酒店等筹码。否则就乖乖排队。其实排队也不辛苦,一辆车几十号人很快就把长龙消耗掉了。

金黄色的澳门银河像一个穿着黄金甲的巨人,线条简洁,但是设计奢华。大厅里的水晶灯让我想起迪拜某个地铁站里的蓝色水晶吊灯。两个吊灯都是一样的雍容华贵,只是澳门银河的更大,而且色彩变幻更多。吊灯底座还有潺潺的流水,营造一种梦幻奢华之美的感觉。一楼除了个别的商店、饭店、咖啡厅就是赌场,赌场,赌场。保安要查我的身份证,却对我旁边那位比我年轻约一个代沟间距的小哥开绿灯。

yuanli info image

澳门银河大堂里的水晶灯

赌场与我在电影里看到的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太早了(10点不到),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在玩21点,更零星的人在玩老虎机。买大小的是机器摇骰子,玩家直接把现金扔进去下注,然后在前面的工作桌上选择买大或 买小以及点数。一张桌子里可有几个人同时玩,大家围成一圈。硕大的骰子在透明的圆筒里蹦来蹦去,随着咚咚咚的声音停下来。我看见有两个老年的男人,每只手上都戴着两只黄金镶嵌着绿色翡翠的大戒指,脖子上还有一条很粗的金链,他们了此不彼地玩。基本上是每玩必输。往往是一连几轮都是开大,但是等到他们买了大,却开了小。就是这样让人哭笑不得。这两个男人皮肤都蜡黄蜡黄的,大腹便便。

赌场里分等级,最低10块玩一次,然后有30块、50块、100块、200块、300块、500块。这个等级体现最明显的是在葡京大厦。整一栋大厦都是赌场,没别的,每一层开赌的底数不同,越往上金额越高。一进去就是昏天暗地的红地毯,黑桌子,穿着整齐制服的工作人员。只是这些工作人员都是清一色的中老年人。难得有一个妙龄女郎,穿着制服也显得与众不同,抹点淡妆,便吸引了一票男人团团围住。美色在任何地方都是吃得开的。

葡京大厦的厕所特别华丽,但是设计肤浅得不得了。不大的一个空间里,四处都是镜子,天花板缀满了水晶滴坠。走进去就会让人迷失了方向。反正我是差点撞到玻璃墙上。可是这里的女清洁工却十分美艳。我看到一个疑似菲律宾籍的女子,跟一个看似是大陆大妈的女清洁工穿着一样的制服,大妈不修边幅,跟国内任何一间超级大厦里的清洁工一样安静祥和,而这个菲女,除了她那不同凡响的肤色之外,还精心修葺了她的容颜。她画的妆是那么精致,以致让人不由得多看几眼。而她十分美丽,青春逼人,竟然做着清洁工的工作,让人叹息。我想起在迪拜或者在香港看到的一些菲籍女子,有一些即使也化着妆,但是一眼看去还是给人一种“就是个佣人”的感觉。而这个女子,除了让人觉得她有向上攀的野心之外,还有一股十分认真的劲儿。

澳门银河这栋大楼内部给我的印象最深刻的一是它那无处不在的孔雀雕塑的装饰,让人不得不认为这就是此建筑的灵魂了。二是厕所。如它的外型,厕所也是简洁低调奢华类型的。然而,我认为,这厕所可能是这栋大楼内外当中设计最好的一部分了。因为站在其中,有一种尊贵的感觉。这里厕所特别多,每隔几十米有一个。楼道中飘着并不低档的香水,虽然我对香水不懂,但是闻这个味道觉得十分舒服。高端大气上档次。哈哈。每一处厕所像一个朝圣地的入口,在门廊处都摆放着一幅抽象画,我去的那一个厕所门前的画是红色的,与《广告狂人》里那个老头子珍藏的那幅有点类似。画前还供着用经过艺术化处理的枯枝上插着的兰花。摆花的阿姨年纪五十开外,她说这花得每天换一次。

威尼斯人距离澳门银河不足两公里,走路就可以到达。不过澳门银河与威尼斯人之间也有大巴接送。离开澳门银河的时候十点不到,车还没有到点发出,我们就走了过去。路上遇上两个撑着伞站在太阳底下聊天的年轻葡萄牙人,说着鸟语,不过却听得懂关键词,给我们指路路。

威尼斯人细节很多,外墙上都是欧式的人体雕塑,内部天花板上都喷着精美的画,体态丰硕的俊男美女们像天使一样在天上飘着。威尼斯人最著名的是那个人造的天空。我刚到达的时候,看着那个顶上有许多通风孔的“以假乱真”的天空,感觉到一种不真实的眩晕,就像身在一个盒子里一样。也许我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我对这个人造的“天堂”感到窒息。

yuanli info image

威尼斯人内部的装饰风格

yuanli info image

威尼斯人的人造天空

yuanli info image

人造天空与人造水池(好奢侈)

威尼斯人的赌场人特别多,好像街市。要进去的话照例是要查我的身份证。这里如澳门银河的赌场一样,令人感到无聊和压抑,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只是这里的人更多。即便如此,工作人员基本上都在35岁以上。没有年轻人,尤其是没有长得好看的人,这令我感到惊讶。不是说挣钱越多的行业帅哥美女越多吗?难不成澳门的经济已经下滑了吗?威尼斯人赌场人多,但也没有满场。此时已经10点半了。也就是说,在威尼斯人逛了半个钟头不到。我觉得无聊,打算换个地方。走出威尼斯人,准备打车过去,放眼望去,的士竟然有好大一部分是类似泰国的那种“突突车”——发出突突的声音,放着臭臭的柴油屁。只不过,这些车都刷着崭新的绿色油漆,而且长得像一台真正的的士,而不是泰国清迈的那种双条车,或者面包车一样的突突车。瞬时失去了打的的兴趣。搭公车的话好像很便宜,只是我们的钱都还没破开来。 没有零钱搭车。又还没有消费的欲望,于是我们去威尼斯对面的新豪等酒店的巴士,这件酒店在大三巴附近有间姐妹酒店,那里有赌场。

yuanli info image

新豪酒店的巨龙,很凶,过目不忘

新豪酒店也是像神坻一样,天花板以龙雕为装饰,在酒店的大堂正中放着的雕塑是一具大约10米高的巨龙,凶神恶煞,让人过目不忘。这酒店的确是太有特色了。酒店巴士11点半才来,我们来早了半个钟。而等到11点半的时候,已经排了长龙,许多人跟我们有一样的想法,我们又等了三趟(半个钟)才终于坐上车。其间我们照例到处逛逛。一楼有高级化妆品店,空气中也飘着化妆品的幽香,但就是没有半个顾客。不多的人都在赌场里。而这个赌场与对面一街之隔的赌场的人气是天渊之别。说实话,这个以龙为主题的酒店让我感到全身凉飕飕的。也许这里鬼魂很多?

坐了大约半个钟头,我们到了目的地,不过我们再也没有兴趣跑进那个名为新丽华的酒店——看起来没什么特色,而是直奔大三巴去了。只在逛完大三巴,准备回去的时候,才顺便逛了一下葡京。葡京的外表看起来像一个穿着金甲的奥特曼。其内部是我见过的这么多个赌场当中人气最多,最梦幻的一个地方。如果要体验醉生梦死,就来这里吧。

不过这里显然也缺乏帅哥美女。我不明白,现在稍微好看点的人的资源那么缺乏吗?还是他们本来应该很漂亮只是已经被这个充满铜臭的地方腐蚀得体无完肤了?

你要问我看这些豪华赌场的感觉?一个词: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