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拱北公交站下车。其实这里离拱北关口还有一千二百米左右。旁边就是一个沃尔玛,摩尔广场。

沃尔玛旁边有一个七天酒店。然而我之前并没有订这个酒店,听闻有另一个七天更近。看地图就是近了几百米的样子,只不过那里不好找。很多网友如此评论。

然而我喜欢摩尔广场这个名字。如果携程上把这附近的七天酒店描述成为近摩尔广场,没准我就订这间了。现在我只能去找那间离关口更近的,在桂花南路88号的七天酒店。

这是我第一次住七天呢。想来有点兴奋。几年前我还受一个朋友之托,为七天酒店写了首宣传歌的歌词,只是后来他没用我的版本,转而用了另一个与我写的风格甚相近的版本。只是那个版本不是我写的。

打开手机上的地图,显示我订的那间七天酒店离我们所在地只有四百米,好像在马路的对面。我们决定边找边看看风景。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问了几个路人关于桂花南路的方向。他们指的地方却与携程提供的地图方位相反。

这就让人迷糊了。不过时间还早,距离又近,我们打算先看看海。于是我们朝著名的情侣路走去。刚下过雨,路上很多积水,面包店里飘出香精的诱人味道,小吃店隐藏在阴暗潮湿的树荫底下,看样子是细菌丛生,生人勿近。

路上行人不多,一般都坐车或者骑车。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行人,却是一个流浪汉。流浪汉跟我们相对着走。经过他身后,就到了沿海路,豁然开朗,高楼耸立,崭新的豪华酒店威风凛凛地藐视着我的钱袋。可是路边有一堆shit!是真的!不是bullshit,是实实在在的shit!

oh shit!有时候你满心期待在一个新鲜的地方开展一场新鲜的旅程,却冷不防被一堆发臭的shit影响了视线还试图影响你的心情。这事情可能总会发生吧。当务之急是不让它的影响力扩大。

我们选择视而不见,忽略恶心的感觉,跑到海边。

附近的榕树下有两个小木屋,一间是豪华厕所——提供优质卫生纸的,一间是咖啡厅兼零食店。榕树很美,垂下长长的嫩黄色的根须,看起来像是《风之谷》里的生命之树。我忍不住在这里拍了几张装13的照片。然而,这里没有沙滩,只有脏兮兮的水和黑乎乎的石头。不比深圳的红树林。

在我看来,没有沙滩的海就不是真的海,因为它没有提供更多的乐趣。

站了一会,吹了吹腥腥的海风,发现乌云密集了,风开始变凉了。这是要下雨的征兆。我们赶紧往回跑。希望在雨前找到旅馆,然后在旅馆里订餐,美美地休息,听个音乐等雨停。

可是,我们慌不择路,走错了道。我们经过几个正在清扫落叶的清洁工身边,深切地感到同情。因为他们正在向那堆shit靠近。求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

我们在树叶落光光了的街道上狂奔,雨滴啪啦啦地打下来。我们走过拱北中学,只来得及在它前面的自行车租赁点避雨。陆续有些学生过来,嘴上留着青青的胡子。大概是他们长的第一批胡子,舍不得剪掉。哎,要是我,可能会一根根拔掉。

我就知道很多女孩子在乳房刚发育的时候拼命用手按压,想把那肉芽压回去。她们以为自己身上长肿瘤了,又不敢让父母知道。害怕他们伤心,更害怕他们因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而把自己抛弃掉。

在90年代,很多女孩子以为自己都将一辈子是女孩。她们不喜欢大人,因为成年女人跟自己是两个物种。

当我们被困在雨中的时候,才真切地感到,迷路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迷路了。

虽然这个城市不大,看起来也挺亲切,没有过于豪华而高冷的建筑物。但是我们依旧迷路了。这一种感觉挺有意思。在我看来,这就像是几米的漫画一样。

雨来了,我们在城市中奔走,跑进一个巨大的废弃的邮筒。

雨拍打在邮筒的金属外壳上,噼里啪啦地响。

一只猫跑了进来,它拎着一只精致的小包。

一只狗跑了进来,背着一个旅客专用的背囊。

一只孔雀跑了进来,只穿着漂亮的花裙子。

一头牛跑了进来,携着一个大麻袋。

它们都是刚从旅游巴士上下来。

准备渡海去海中央的一座小岛上度过这个周末。

我们也是,然而此时我们被雨困住了。

这个城市里没有地下铁,看起来跟寻常的小城市没什么区别。然而由于这一场雨造成的迷失感让我觉得它也变得浪漫了起来了。

想想啊,我们刚才走过的错综复杂的路,路上是凋零的树木,如果在夏天就是葱郁的林荫路。路边有各种各样的人,他们做着各种各样的生意,有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和目的。然而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都和蔼。就算有个人想做恶,只消轻呼一声,不远处的警察就会来帮忙。在这个城市里,我不认识任何人,不认识任何路,但是我总会找到我要去的方向。

每个人与我说话也必将笑意盈盈,因为我的脸上会扬起笑容。雨把空气净化,把空间压缩,因此我们更有理由用笑容把距离拉开,把心情变得明亮起来。

谁说不是呢?

这个感觉有意思。

只是饥饿很快就打破了此刻雨中迷失的惬意感,我们不得不去找地方祭奠我们的五脏庙。

我们团购了附近一家餐厅的超级双人套餐,就在主干道上几百米开外,绝对不会弄错。于是我们两个大人举着一把荷叶大小的太阳伞在已经开始收势了的雨中吧嗒叭嗒地走。路过一个头顶着绿色芋叶的乞丐,坐在花岗岩的路边乞讨。

此刻没什么行人,但是他坚守阵地。

好有敬业精神!不得不佩服。

我们吃完了饭,走出来,再按照手机上的地图努力一次,寻找“相隔仅几百米”的目的地。结果又走了一千来米之后,决定不再折磨已经迷失了方向感的大脑,下定决心土豪一番:小二,来个滴滴打车!当我们说出要去的地方时,司机哈哈大笑,说就在附近。他带着我们绕了个弯就到了。果然是就在附近。就在我们吃饭的地方附近。我们不禁相视而笑。

这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吗?

我想起前一次在清迈迷路,也是明明到了路口,结果因为地图指示不当,硬是在烈日下多走了几千米,绕了个大圈,才回到原点。

生活中是否常常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