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在家,蹭了隔壁屋的网,用她的手机与老爸老妈视频聊天。

老爸想起日前我托他给朋友买的绿茶,遂问:你朋友可喜欢?

我说,喜欢得不得了。

他微笑,说:哎,可贵了。

我笑笑,说:咱们这个茶叶可便宜了,200块不到,现在外头卖的茶叶最低等级的都要200元,好的上千元。

老爸对这个不敏感,兀自说:不划算呀,快递费还花了15块。

我狡诘地说:老爸,为了你的辛苦费,我还多要了10块钱。

老爸说:哎呀,怎么可以这样呢!

这便是淳朴的乡下人与城里要跑生计的人的区别。乡下人认为土地里的东西是天赐的,应该大家共享。而自己付出的一丝劳动,跟本就是举手之劳。真要有大宗买卖,钱也不敢要多了,担心别人吃亏。

由于祖上三代都是农民,或许祖上10代20代都是农民吧?我的血液里也流淌着这样一种忠厚老实。

前段时间,打算帮妈妈卖米。妈妈说她的稻谷卖给别人是2块一斤。好吧,那么卖米4块一斤,邮寄出市6块一斤,邮寄出省8块一斤。 但是我担心邮费不足,遂另设置了10斤以内20元,10斤及以上60元。结果有一“壕”买了10斤,说要尝尝。他没讲价,没说邮费贵,直接下单了。我一看,10斤米收录140多。比现时大家追捧的五常香米还要贵了。虽说我家的是有机大米,不过140元十斤也的确有点天价啦(反正我自己舍不得买)。我喜滋滋地收了钱,让妈妈发货。

对方手到货后,没说啥,马上就打款了,并且好评。隔了几天,问,此米可好?

对方答:我娘说是糙米呢。煮粥不错,煮饭的话还是吃不惯。

我顿时觉得惴惴不安。仿佛服务不周到一样。 赶紧给他”好评返现”。 因为他同时跟我买了好几次荔枝龙眼,按照每一单10块的好评返现,我一共给他返了50元,把卖米多出来的“超级利润”不动声色地还回去。

朋友听说后,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另有一些人喜欢刁难。不过我凭着“老实本分”的个性,无望而不胜。

有一次,一个重庆的人买了一箱龙眼,吃完之后还没打款就发难:“你家的龙眼甜的确是很甜,但是很多梗呀!差不多有3斤!”

我懵了,赶紧问负责发货的堂弟。堂弟回答:“怎么可能有3斤的梗!放心,不可能的事!”

于是我有了底气,回问:“真的?那你给我称一下看看。”

那边回答:“哎呀,我都把箱子都扔了。没办法的事情。”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甚么药。

过了一会,他又说:“还有呀,感觉没有10斤呀?”

这是更不可能的事情,老实巴交的堂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对此污蔑有点气愤,但是还是按压住心火,照例秉公办理:“亲,不好意思,你说的这些我们需要事实。顺丰的箱子有两种规格,一种是5斤,一种是10斤的。我们给你装的是10斤的箱子,而且为了预防运输过程中造成水分流失失重的问题(其实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特地在每个箱子里多放了一斤半斤。如果真的不够重量,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一些证据。至于你说的梗的问题。我们的龙眼是新鲜的,因此都会有一些梗,这是龙眼离开树之后最后的一个保险措施。敬请理解。”

然后他又说:“你的龙眼梗的确是多。虽然是很甜,我还打算再买几箱呢!但是我看别人家的都是一粒粒的。你们的梗太多啦。“

终于水落石出。于是我放心地说:“谢谢亲的好评,我们会给你返现的。如果您要再次订购的话,我们会给你赠送更多一些新鲜龙眼。”

于是他又在跟我扯梗的事情。我真拿这个爱“占便宜”的人没办法,苦口婆心地说,龙眼脱粒了之后水分容易流失,在冷藏保鲜运输的过程中会有脱粒的现象出现,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们是没问题的。(事实上,这样一来我们的成本还降低了,因为脱粒的龙眼到处都是。根本不值钱。当然口味也差了。)但是出了问题我们不负责哦。

如此声明之后,他果然害怕了。遂说:好吧,那么你给我们裁短一些梗哈。

堂弟说:“怎么可能,大家都是同一规格的。顶多我可以赠送多一些龙眼,不可能一簇簇龙眼给裁掉一些梗。

最终的结果是,我给此人返现,然后许诺在新的订单中赠送些许新鲜龙眼。相当于把单价给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