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刚过,猪流感又来了。 因为禽流感的原因,很多人都不敢吃带翅膀的动物的肉, 而由于猪流感的原因,也有很多人在买猪肉的同时总觉得不踏实。

不过也有不怕死的, 依然大口啖肉,无肉不欢。

专家们也说, 猪流感是跟猪肉无关的。 后来为了纠正视听,更把猪流感这个俗名词更改为专业术语 H1N1, 听起来似乎真的跟猪肉没关系。

但我喜欢说猪流感, 说这个名词的时候,我深切地知道自己是个农民的女儿,中国的女儿。

(我在想, 当那些人说H1N1的时候,是否会觉得这个病毒仿佛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永远与自己没关系?)

有了专家的验证,人们又开始欢天喜地地吃肉了。

我是无所谓, 我总是认为,善良的人是不会得天灾的。 而且我极少吃肉。

不过总免不了担心嫌疑病毒的出现。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非常时期保持冰清玉洁。

而那一天总归会来临。世界是个球, 两个人即便走相反的反响,总也有一天会碰面的。

H1N1最初是在墨西哥,然后是香港,北京——最后登录广州了。 听到二沙岛那边一个夏令营的学生都感染了猪流感,不由得让人惶惶然起来。

身边也有朋友说感冒了, 发高烧了, 揶揄说是H1N1。听到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是真的话,我会去看他/她吗?

我会的, 但是我希望自己别被传染上。

然而, 如果上帝要人死,人可以逃避一死吗?

为此,我们只得一遍又一遍地乞求上帝:保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