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山顶上有一间美轮美奂的别墅。屋子的外墙是黄色的,棕色的木窗棂,透明的玻璃窗。很大的格子玻璃窗,里面落着白色的窗纱。从外面看不清里面,但是里面却能看得清外面。样子与泰国拜县的那间著名的小黄屋很像,不过比它大多啦,而且貌似也豪华多啦!
与那小黄屋近似的是,门是锁着,窗是关着的。好像没有人居住,仅仅是为了一道风景,才建造了这么一所精巧的小房子在那里。 不,不,如果你们能进到里面,就会发现里面有两条狗。一条是黄色的中华田园犬。长得很壮实,肌肉很发达,但是看样子已经是中年偏老了。可是时光仿佛在它身上停滞了,它保持着最健壮的时候的样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还有一条是米色的京哈狗。这条狗很美丽,却很娇小。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像第三颗黑宝石一样,嵌在雪白的毛毛中间。全身覆盖着细细的白色长毛,很干净,还有淡淡的薄荷香味,像个贵妇,风华绝代。它的确是一条优雅的女狗呢。而那条大黄狗是一条健硕的公狗。不过可别误会了,他们只是兄妹而已,并不是情侣。它们住在这个屋子里,等着所爱的人归来。
而它们所爱的人何时才归来?你问它们,它们也说不上。不是语言不通的问题。它们懂得这个时间上所有的语言,也能跟任何人交流。它们只是不知道那个归来的时间。
不过不用怕,它们有的是时间,而且它们愿意慢慢等,等得越久越好呢!它们的优势是,不会老去,不会无聊,不会饥饿。 如果你们有时间,得到许可,能在屋子里转悠,或者走到后院去,就会发现那里有个很大很大的游泳池,花园,都铺满了阳光,长满了各种雕塑。阳台还有个小千秋,坐在那里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风景,十分养眼。
不过此时,大黄狗正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它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据说是可以防蓝光的。它从主人的抽屉深处找到的。小京哈狗正在躺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屋里的留声机放着莫扎特的《第40号交响曲》。
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东西。正如我们不知道这屋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属于谁的,而这屋子里的狗狗又是哪家的?更不用说这满屋子透明的阳光,洒在这里和那里,洒在水波粼粼的干净透明的蓝色泳池上是哪来的,为什么竟然没有人来享受它们,这是多么的浪费呢!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明确多了。你此时正看到这些字眼以及将要看到的内容,都是出自这两只狗之手。
对啦,大黄狗就叫阿黄,小京哈狗却叫毛毛。它们在这里忠实地记录着一些对它们来讲十分有趣的事情。

一、死与生

“滴…..”正在播放着《妖精的尾巴》的电脑突然一黑,然后发出警报一样的声音。
“阿黄!”毛毛惊跳起来,似乎是出于机械的反应,它大喊。
“来了来了!刚走开一阵就出事了,看来我是多么的重要啊!”
阿黄扔下正在玩的一个小手球,像箭一样冲过来,带上眼镜和耳机,双手在键盘上敲打。随着它的敲打,屏幕上出现如下的字眼:
“没希望了,准备后事吧!”
这是我在曾经生活过空间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我努力推开了一扇冰冷的门,却迎来一脸意想不到的阳光。
啊!我睁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感觉有如新生。
不对,新生的时候很痛苦。新生这个词,突然让我想起了挣扎着挤过妈妈的阴道的感觉。黏糊糊的,紧压压的,好像要把我的小骨头挤碎一样。这个设计一点都不好哇。我记得当时我还跟守护天使讨论了这个问题:出生那么痛苦?
可是守护天使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他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尾巴,努力地试图驾驭我的方向。原本他要我再飞过三座大山,到一个临海的大城市里降生,可是我却闻到了一阵清香,那是满山遍野的荔枝树的花香。于是我好奇地一头栽了下去。尾巴啪的一声,断了。我被万有引力吸引着,不断往下坠,守护天使来不及把我捞起来,我就一头扎进了妈妈的产道里,在她那块孕育了足足九个月的身体上注入我的精魂,然后时间转动了,我的精魂连同父母的精血来到了地球上。
然后我忘记了所有事情。不过,现在我又想起了来了。可是此时我已经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很奇怪的,我的形体又回到了年轻力壮的时刻,我最喜欢的一个阶段的样子……
白色的字体好像渺茫太空中排列整齐的星星。
“阿黄哥,谁死了?”毛毛用手,噢,不对,爪子,撩起盖着眼睛的长毛,问阿黄。
屋内的音乐已经由《第40交响曲》变成了《安魂曲》。这是有人离世的时候响起来的音乐。
“主人的外公。”
“什么,他阳寿已尽吗?他上次不是说明年要跟主人去深圳玩吗?”
“是的,不知道什么状况,他突然就不行了。”
“他的心路历程传输过来了?”
“正在接收。”
“需要我的时候说一声。”
“好。你先晒太阳吧!”
大黄推推硕大的黑框眼镜。眼镜是按照主人的脸型设计的,主人的脸型有点大,所以这副眼镜在它那瘦削的狗脸上显得很可笑。不过它不在意。只要这幅眼睛是防蓝光的,保护眼睛的就行了。它才不想因为经常看电脑屏幕而变成近视眼或者蒙蒙眼呢。主人说喜欢它那锐利而充满悲悯之情的眼睛。
真有这回事吗?我难道不是一个厉害的杀手?我以前可是追捕小鸟、老鼠、狐狸的专家呢!哎呀,来这里都待了七年了,也不知道我的捕猎能力是否减弱了呢?
“千万不要走神啊!这一次的任务很重要。跟踪保存主人在乎的人的心路历程是将是我们送给主人的一份大礼呢!而且我们还要指引他过来这边避难。”
毛毛在那头叮嘱。
“知道了,罗哩罗嗦婆婆妈妈的。你还那么年轻就像妈妈那样唠叨啦!”
“哎呀,你竟敢说妈妈唠叨!都是因为你不听妈妈的话,害得我们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要不是主人费尽周折给我们搭建了这个房子,我看我们还不得成为流浪的孤魂野狗啊!”
“好啦,好啦!别讲讲讲了。我得继续跟踪才能把他指引过来,你给我安静一点。也别瞌睡了。”
“我肯定会履行我的职责。只是你别再错过了。现在到哪个阶段了?”
“他在确认自己的新身份。”
阿黄眼前的电脑屏幕继续蹦出新的字眼。阿黄的爪子一直在键盘上敲打。
那些文字就像被装在袋子里的萤火虫,到处冲撞,想到到外面的世界里去遨游。不过世界不允许它们横冲直撞。阿黄就是这个整理者,它得把这些文字萤火虫一个个编排好,按顺序出现,使之成为一部可阅读的书。
毕竟,这些萤火虫都是活生生的思想与灵魂的能量碎片呢。
随着阿黄勤快的双手,不对,双爪,屏幕上持续出现着一些连贯而有意义的字句:
可是,我应当离开还是留下?阳光虽然耀眼,但是在脸上还是凉飕飕的。如果我就此走的话,阿英该怎么办呢?如果我留下,我还能进入原来的躯壳吗?
哎呀,我该怎么进入呢?好像这个老朽的躯壳没有入口啊!看,我原本的身体,紧闭着眼睛和嘴巴,连鼻孔也是有气出没气进了。我怎么能进去?
之前守护天使讲只有通过出生这一条路,灵魂才能进入人类的血肉,行走在世界上。可是现在我还不没到出生的时候啊!
哎呀,都怪我那懒惰的儿子,不早点把我转医院,否则都不会导致此时去留难以决定啊!
我是挺喜欢留在地球上的生活的。虽然清苦,但是跟阿英两个人,住在一个四季都有果子吃的地方,山青水秀,真的是很不错呢!
怎么办呢?回又回不去,我现在还不想出那扇门。不知道那一扇门通往何处啊!阳光充足,但凉飕飕的,好吓人啊!
“哎呀,主人的外公竟然连冷气都不知道。”阿黄一边敲一边笑着说。 “专心!”
“Yes madam!”
打了几个错乱的符号之后,它的注意力又集中起来。字句又开始按顺序排列了。
哎呀,就这样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说好的跟外孙女阿葵一起去深圳去香港澳门以及其他地方旅游的呢?唉,说了去珠三角,已经说了好几年了,一次都没去。起先是因为她刚毕业,还没有经济基础,其次是因为我渐渐老了,身体多病。我多么希望能够继续健康地生活下去呀!
突然好想好想再见阿葵一面。我最爱的小外孙女。现在她一个人在外头,都不知道怎么样呢?每次她回来都满脸阳光,带来世界各地的特产,可我好些都难以品尝。真是辜负了她的一番美意啊。人老了,适应性差,对食物的口味也挑剔了起来。如果我再年轻一点,是否就会接受力强一些呢?
人活着,就要尽可能多地去折腾,各种新鲜玩意都尝试一下。想不到我活到这把年纪了,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以前总是想着要省点精力,省点钱给子孙后代,但是现在,我才发现,再怎么节省都是无济于事,只是白白浪费。金钱与健康的身体,就像时间一样,没办法存储,只能尽可能地使用起来。
可惜啊!可惜。
屏幕上一直重复着可惜以及想要见阿葵最后一面的愿望。信号在减弱。直至消失。
“外公想要见主人最后一面呢!你怎么看?”阿黄停下敲打的姿势,问毛毛。
“那我们就帮她达成这个愿望啊!”
“怎么帮啊?我们跟主人阴阳相隔,又没办法走到她身边去送信。”
“你忘了我们是干嘛的?灵魂指引大学里的毕业生啊!当然是利用同频的脑电波发指令去啊。找到主人的脑电波,在她睡梦之中把这个信息送进去。”
“那做什么样的指引好?”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当然是引导她回家啦!”
“噢!那就做一个自动寻路的思乡指引咯。”
“对对对,赶紧写。”
阿黄于是埋头苦干起来。这个小程序对它来说易如反掌。
待它写完程序,毛毛就去做了一些美化设计,好让这个指引显得更自然一些,不至于吓到梦中的主人。
然后,这个小程序被送入一个脑电波发射中心。毛毛戴上寻波头盔,寻找它曾经非常熟悉的那个人的脑电波。在几十亿人之中要寻找一个人何其艰难,所幸它们知道所要寻找的人的方位,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
“调到31频道A点784波段。”
阿黄赶紧工作起来。
“她刚从深度睡眠出来,现在进入有梦模式了,赶紧准备,发射程序。”
阿黄像个士兵一样,有条不紊地服从着指令。
在一个遥远的海滨城市里,住在摩天大楼之中的一个小格子里头的一个熟睡的姑娘,正在做着一个关于回家的梦。
遥远的家乡,像另一个时空的存在。她仿佛在冥冥之中听到某种召唤,要回家去。回家去。回家去。
突然,她睁开双眼 。 天刚刷白。
她拿起手机,拨打家里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