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se-and-oil

厨房里有两罐油,一罐是茶树油,另外一罐是调和油。茶树油是乡下带来的,起先是被装在一个2升的可乐瓶子里,为了方便使用,人就用空的900毫升的鱼龙牌花生油罐子装了一点来用。这种油目前十分名贵,而且超市里很少有得卖,因此人决定省着来吃,遂去买了一罐同样是900毫升的鱼龙牌调和油。

自从调和油站来了之后,茶树油的日子开始没那么寂寞了,有人陪聊天了嘛。厨房里就只有它们两罐油的时候,他们的感情是很不错的。

调和油看见茶树油的罐子是自己所在的厂家生产的,而且贴着“花生油”的标致,不由得对它严肃起敬。因为花生油比调和油要贵一点。这年头,专才比通才要吃得香呀!虽然大家都认为调和油有营养一点,就像大家都觉得通才不容易失业一样。

调和油一见茶树油就说:“哎哟,花生油大哥,没想到我还能在这里见到你,真太幸运太好了!你的旅途还好吗?有什么故事说来听听?”

茶树油感到奇怪,它对调和油闻所未闻,怎么调和油说得好像跟自己是个故交一样?于是它告诉它自己也是刚来这里不久,而且它发誓从来没有见过它。

调和油上前去闻了闻,说:“哟?那些人对你做了些什么?你的味道那么怪?是不是把你晾了好几百年?我是刚一出厂就来这里了,跟我同一批的都没我那么幸运呢!”

加上看到茶树油的罐子又旧又脏,粘满了污油,对它的崇拜之情马上荡然无存,于是调和油开始大吹特吹自己身世不凡,生在城市长在城市,如何尽享资源,摄取了各种油的精华,才成就了今日的地位与身价。

茶树油听得津津有味,不过,末了它问:“你身上有那么多种类的油,我怎么没闻到特别的香味的呢?反而我感觉你的味道比我的还要差呢!不过我觉得你有专属的罐子,这个很不错。这是我的第三个罐子了,没有一个罐子是新的。我住得一点都不舒服。有自己专属的罐子就是好呀!”

调和油有点不爽,但是它不好发作,它是罐谨慎的油,何况它深刻地懂得: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道理。于是他问起茶树油的身世。

茶树油告诉调和油,它妈妈告诉它,它最先是来自于山里的泥土中、在天空的雨滴里、在空气的粉尘中,后来被妈妈抓住,当孩子养起来,才慢慢长成这样子的。茶树妈妈先是给它穿上嫩绿嫩绿的襁褓,长大了一点就给它缝了一身深绿色的长袍,是女孩的话还会得到纯白的纱裙,等到孩儿长大了,茶树妈妈会倾尽所有给他们置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结婚后,它们就会生出“爱情的结晶”——茶树籽,然后人把茶树籽收集起来,拿去压榨,于是它就出生了。

调和油从来没有见过茶树油,现在又听到它说没有专属的罐子,于是开始有点瞧不起它了。觉得它是个穷人,是人捡回来的次等货而已。而且人每次用油的时候,都会先用调和油,然后才放一点点茶树油,这更加让它不可一世了。

有一天,人买了一罐生抽回来。生抽被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它们都很喜欢这个黑咕咚的姑娘。

而生抽是一罐很有个性的油,她觉得自己跟茶树油搭配在一起的时候能调出最美味的食品来,它们很快就坠入了爱河。调和油对此很不满意,但是一点办法都没。

一天晚上,夜深人静,它们楼下的小老鼠家族正在闹得翻天覆地。一只小老鼠被赶了出来,哭哭啼啼的。调和油看见了,就问:“小老鼠,你干嘛哭 啊?

“我的牙齿太长了,我妈妈把我赶了出来,说我的牙齿老是伤害到其它兄弟姐妹。”小老鼠哭着说。

“噢,那怎么办?”调和油又问。

“我要磨牙,但是我找不到木头,那些门都涂着油漆,很臭臭的。”

“那你到外面去呗,外面那么多树木。”这个时候,生抽和茶树油都被吸引了过来, 生抽说。

“我不敢去,外面太黑了,我是在这屋里出生的,我还没走出过大门一步呢!”小老鼠继续哭着。

“嗯,这样吧,茶树油大哥,你住的罐子反正不是你自己的,你让这小家伙咬一咬吧?”调和油有点不怀好意的说。

“这怎么行?茶油哥还是要住的,我们都快结婚了!”生抽姑娘不满地说,“你还是个单身汉,你的罐子又崭新崭新的,正好可以让小老鼠咬一咬!”

茶树油还没开口。

“要不这样吧,我的口味是比较挑的,我要咬我喜欢的东西,你们都让我咬一咬吧?”小老鼠抹干眼泪,楚楚可怜的说。

“行!”茶树油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了。

“先咬它的。”生抽姑娘指着调和油。

调和油闪了闪,不过还是同意了。

于是小老鼠爬到它的罐子上去,开始吱呀吱呀地咬。

“哎呀,这是什么味道,这么臭?!”小老鼠咬了两口马上溜了下来,“这个味道跟下水沟里的油一样,劣质!”

说完,它马上爬到茶树油的罐子上去。

“唔,这个很好闻!有一种贵族的香味!难闻的塑料现在咬起来也跟春天里的树枝一样可口了!我还以为脏兮兮的你肯定臭熏熏的呢!看来我错怪啦!”小老鼠满意地说。

“尽情地咬吧!”茶树油闭上眼睛说。

生抽姑娘在一头生闷气了,而调和油则在暗自得意。

夜更静了,只有小老鼠吱吱呀呀的啃噬声,一些塑料屑不断地落下来,像粉色的雪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