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工作,由于生活,我们各散东西。一起长大的人也很少联系,见面了也没什么太多共同话题。即便如此,偶尔相聚还是觉得开心无比。

从前很孤单的时候,总希望能够有一种方法,可以即时与家人沟通。就像我们时时在一起,坐在老龙眼树底下喝茶聊天吃瓜子一样。于是,当微信普及的时候,我建了一个群,叫“仙桃源”。这是我外婆家的支系。群里每个人都认识。叔叔婶婶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一大帮人,竟然有好几十人。而这些人都是至亲的。感觉好热闹。

起先,大家都很高兴,寒暄、发红包、发表情、发照片、耍嘴皮子…….

突然有一天,有人吵架了。还现场直播,把吵架声都录下来,上传。我们都很尴尬。感觉特别疲惫。大家都忙于安抚、劝告他们。让他们别吵哦。最后,没办法了,只能把他们踢群了事。

本来我只是屏蔽这个群的发声,只在空闲的时候瞧瞧大家都聊了些什么。吵架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在散步。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有热心的姐妹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让我去劝架,还说群里就我读书最多云云。

而后,吵架的人打电话过来,让我把另一方拉黑。因为她竟敢把他们吵架的内容曝光,属于不要脸皮的泼妇型。

这两个人,都属于脾气暴躁型,在一起多少年就吵了多少年的架。都是属于鸡毛蒜皮的事情。有时候甚至打架。特别生猛。不过他们都属于我的长辈。叫我如何去劝呢?

后来,还是群里他们的兄弟姐妹七嘴八舌地说让他们都别吵了。但无济于事。

如果他们能够那么容易被劝止,就犯不上吵上二十多年啦。而且以后还会继续吵下去。他们那业已成年的儿女们都已经对此无语,无力抗争了。他们衣食无忧,儿女长成,除了不是很富有,其他一切尚可。吵架的他们都属于老实的工人,平常没有特别的娱乐,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这是工业时代的弊病,人们花太多时间工作,以致忘记了娱乐。而后电视出来了,把他们发展爱好的时间偷取了。所以等到他们老了的时候,大部分东西都玩腻了,新出来的高科技产品要么玩不起,要么不会玩。但此时他们还没活够,于是开始感觉无聊。无聊就引发争吵。

后来我想了个好主意,我让他们的两个女儿发挥小棉袄的本职工作,分别以“温柔”去给他们下火。后事如何,实在不知。不过我应了他们女儿的要求,把两个人都踢出群去。等他们冷静了再说。

建群初衷可真没想到竟然有会在微信群上吵架。

这可是第一遭。

不过,我突然明白,为何如今网络上充斥着种种负能量。那些有“暴露癖”的,那些喜欢八卦的,爱瞅热闹的,无疑充分地利用了微信微博等网络空间大力传播他们所见到的任何丑事、怪事。尤其是丑事。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接了两三通电话,打了半个多钟头字面信息和发了些少语音信息后,我突然觉得好疲惫。做调解人还真的是劳心劳力。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吵架成性的人,如果不是心理有问题就是生活成问题。终归到底是无聊在作怪。我既不是清官,又不是心理咨询师(虽然一度觉得这个职业很不错),没有耐性去抽丝剥茧分析、解决他们的问题,乃至改良他们的生活习惯,提升他们的思想习惯。在我的生命历程当中,如果我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快乐得自己去寻找。靠别人,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最好就是自娱自乐,像一棵树,自己生活,自己吸收阳光和养分。 靠别人带来快乐的,正如借来的钱,终究都是有花光的一天,而且还得还。没错,这是很讨厌的。

看来,这个意在使天涯成比邻的微信没办法更进一步地拉近彼此的距离。人与人的距离,就像星星与星星,必须得保持安全距离。有没有网络时代都一样。网络,只能作为一种高效率的办事工具,并不能真正地联通心灵。因为,谁与谁亲是天生注定了的。

钱钟书说:“这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伪装得很好的必然。”如果注定要遇见某个人,就算隔了千山万水,也会相见。换句大俗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因此,这些兄弟姐妹,亲朋好友,该联系的,自然会联系。并不需要我多此一举,把本该分散的人们虚拟地聚集在一块。

仙桃源,终归是如桃花源一般,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