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彬的声音带有一种成熟的磁性,令艾莉几乎想不起他的童稚之声了。此刻的他像一个成年男子一样,富有魅力?艾莉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只觉得听到他的声音有一种安稳感。
“在哪里?”
“在这里不方便说,你赶紧过来,我演示给你看。玫瑰和印良都正在赶来。”
“好,15分钟后到。”
“走陆地,别走天空。带着水母猫,穿上隐形衣。”

罗彬住在距离她十公里的一座山上。在他们这个顽强抵抗的小团体里,还有吴印良、祝玫瑰,都是一样的年纪,同一个小区里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小屁孩。罗彬18岁,吴印良17岁,祝玫瑰16岁半,艾莉刚满16岁。事发的时候,他们四个人正在一起研究学校布置的手工作业。他们四个人准备做一个外星游乐场的模型。罗彬负责画图,吴印良负责找“建筑”材料,祝玫瑰和艾莉都负责装饰品的设计与布置。当时空隧道启动,他们的家人被催眠送走的时候他们还在幸福地争吵,差点打了起来。
此后,当他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开始了逃亡的生涯。地母星球的人其实还算是和蔼。他们与地球人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跟他们的亲人长得颇为相像。按照他们的说法,地母行星跟地球是平衡星球,是地球的发源地。换句话说,地球其实是从地母星球出发的一架巨大的宇宙飞船。在几十亿年前,地母星球发生了一场政变,战败的一方驾驶着地球在宇宙之中逃亡。他们来到了银河系,被太阳俘获,从此在这里定居下来,然后渐渐地,地球长成了现在的模样。
“回来吧,我们是你们在另一边的亲人。”这些成功入侵了地球的人在各处对逃亡在外的人们散发着这样的言语,企图使流连在外的人回归。
最初,有一些人相信了,他们走向新“家人”的怀抱,但是没多久,他们就失踪了,却而代之的是来自地母星球的“他们”。自然是被遣送去地母星球,换回他们真正的家人了。
地母星球的人与地球人在样貌上很相近,只是他们的皮肤统一的白皙柔滑,长得像地球上化着精致妆容的人,只是比他们更完美更自然一点。他们的衣着与地球人的也不一样。当地球人还在以丝、棉、麻、聚酯纤维等材质做衣料的时候,他们已经大量使用了地球人正在研发的纳米材料。他们的衣服绚丽多彩,设计新颖,而且不需要洗衣机,只需要脱下来抖一抖,放在阳光下“充充电”就可以了。优点是美观、冬暖夏凉,缺点是穿上后安保人员用检测仪一照就知道你是谁,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目前身体状况如何。比裸体更裸体。
罗彬让她穿的隐形衣其实就是一件以地球原生材质真丝或棉或麻添加其他特殊材料制作的衣服。在这几种材质当中,尤其以真丝的隐形效果最佳,但是真丝衣服难以保存。由于地球织物的如此特性,它就成了一些权贵的特供物品,不但特别昂贵,而且每一件都需要注册在案。当然,有违禁就有利益。在黑市里面还是能找到的。对于地球人来讲,穿着自己一辈子都熟悉的织物当然更为舒服。
艾莉的隐身衣是用妈妈的旧衣服加工制作的。其中有一件是白色的丝质长裙。虽然努力去保存,但已经泛黄了。不过目前为止,这还是她最好的隐身衣了。这还多亏了初来乍到的地母星人随便乱扔地球人的东西,被艾莉半夜在自家门口的垃圾堆里翻到的。她还把父亲的、弟弟的一些旧物都带了回来保存着。
自那以后,地球上的自然织物就越来越少了。让艾莉后悔没有全部把爸妈的衣服捡回来。当她慢慢地长大,她就不得不挣钱去黑市里购买合身的自然织物。

艾莉踩着磁悬浮的滑板,穿着因为泛黄而变成米白色的真丝长裙,戴着一只白色的滑板用的安全头盔(也是从黑市里淘来的地球人生产的旧产品),悄无声息地在山路上滑行。
这山葱葱郁郁的,山上的野兽自从被人类捕光了虽然已经在恢复,但还没达到丰富的境地,不是仔细留神,根本没办法发现林中的动物。鸟类倒是很多。五花八门的鸟,十分美丽。它们并不怕人。在这些鸟当中,有一部分是政府的侦查鸟。它们会将视野所及的环境报告给政府的保安部,如果在野外里发现地球人类,那会引发一场剿山运动。艾莉的隐身衣,添加了从水母猫身上提取的基因,在必要的时候,在侦查电子眼中会变成透明物体,融入环境,以免引起注意。即便如此,最好的办法还是完全避开电子眼。罗彬专门研究了政府的电子眼设备,全由一种黑白相间的八哥组成。不过由于这里属于半原始的森林,政府的爪牙很少涉足。
磁悬浮的滑板快速地掠过草地。水母猫懒洋洋地趴在前端。这个时候它不会费神去抓鸟。可是它得提防野狗。

罗彬住在一个悬崖上的洞里,只能通过他放下的榄梯到达。在他的洞口旁边是一个小小的瀑布。最近几年才慢慢形成的。罗彬喜欢水,他一点点地把水流集中过来。艾莉不止一次地说小心别做得太美被发现了。不过罗彬不太在意,他的隐蔽功夫是他们当中做得最好的。他特地在悬崖顶部种了好些小叶榕树,榕树开枝散叶特别快,两棵就可以遮住这篇飞流直下的如雪之水。在瀑布底下当然是一弯清水。至于他的洞口,则由密密麻麻的藤叶盖住。 艾莉拉了一下铃,就见一只编制蓝从20米高的地方慢慢地垂下来。她抱着猫儿,收起滑板,一起站近篮子里。再拉一下铃,篮子慢慢地上升。
玫瑰、印良已经到了。他们也都穿着自己父母的衣服。印良的个子已经比他爸爸要高,衣服显得很短。而玫瑰则发育得明显比她妈妈丰满。
洞里开着灯,亮如白昼。“就是离我们不远的S城。”罗彬说。
艾莉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看了看那个标注的地点。“闹市里。你觉得我们可以成功地过去吗?”
“只要一架隐形飞机。我们就可以过去了。我们才四个人呢。”
“然后怎么样呢?我们如何把父母们拉回来?或者我们过去?”
“不要过去,我们好不容易坚持到今天。都已经十年了。”
“不,目前我们没办法做到。只能尝试着跟他们通话,再做打算。”
“那如何跟他们联系呢?那么一个大行星,我们怎么找得到他们?”
“地母行星不是地球的同步行星吗?我们只要知道我们这边的‘父母’的坐标,就可以找到那边的父母的坐标了。”
一致通过。接下来就是如何去那个S城而不引人注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