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里,啪的一声,什么东西掉地了,有玻璃四散开来的声音。这声波荡漾开来时候,仿佛散发着白色的光,同时伴随着晶莹透亮的碎片在空中飞舞。艾莉猛地从沉睡之中惊醒过来,年轻的双眼在黑暗之中炯炯有神。难道时光隧道已经打开了吗?
一切如旧,静谧,什么都没有。但是,为什么明明她听到了什么东西断裂了。决绝,不可挽回的。
随着她从时光隧道中过来的那只水母猫正安稳地睡在旁边。此时它是完全放松的状态,显出它原来的色彩,一只纯白色的小母猫。像牛奶一样。
这其实不是她的猫,而是另一个星球上的“她”的猫。每看一次,她就这样告诉自己。另一个星球上的自己,此刻正在做什么呢?她的父母又在做着什么呢?
艾莉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却不小心碰到了杂物。一阵噼里啪啦,把猫给吓醒了。它警惕地变成了透明色。不过艾莉还是能看见它的形体,像透明的水一样。
这猫跟她已经有10年了,可是她依旧想念她的小狗毛毛。只是这只猫一只对她忠贞不渝,不离不弃,真难得。难道它不知道她并不是它的主人吗?它的主人压根儿就不在这个星球上呢。
看看天空,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太阳要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得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了。
艾莉打开计算机,开始调试,看看从哪里可以打开时光隧道。

当第一缕晨光射进洞口里的时候,可以看见里面杂乱无章地摆着千奇百怪的各种玩具、用具。好像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这些东西虽然旧,但并不显得脏。每一件都经过细心清洗和保存,看得出拥有者对它们的珍惜。尽管很明显的,它们的第一个主人都不是她。因为每一件物品上显然都刻着它们第一任主人(已经被涂掉)的名字。新政府为了尽可能地节约资源,命令每个人在购买物资的时候,必须盖上名字印章。如此一来,在丢弃用过的物品的时候,环境卫生局将会按照收到的垃圾上的名字信息计算清理垃圾的费用,据此向居民们征收。如果发现没有物尽其用,则会将物资返回,同时浪费者将受到一段时间内不得购置生活物资的惩罚。
在这种严厉的节约法律之下,物品总是被制作得尽可能地精良。许多物品往往是使用寿命为终生。当这些物品的主人死去的时候,它们就会被主人的后代或者朋友继承。往往有一部分人特别不喜欢使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更有一部分人喜新厌旧,而且不珍惜物品,虐待物品。更甚者,铤而走险,用力涂掉物品上的印章信息,然后把那些还有许多使用效能的东西扔到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 于是,艾莉就捡到了不少的“破烂”:各种各样质地上乘、款式新颖、穿完之后只需要抖一抖、放在阳光下晒一晒就干净了的衣服、鞋子、帽子;强化过的瓷器;用过后只需要轻轻一抹就干净如新的锅碗瓢盆;用永远不会沾上灰尘的料子做的布娃娃;可以满足多种环境的凳子;自动行走的行李箱;可折叠、便携的小房子以及里面的配套家具…… 甚至,还有一辆破旧的空气能动力飞车停放在洞口。这算是艾莉最大的拾荒收获了。她可以在晚上无人的时候,骑着在夜空中悄悄溜达。只要当心别碰到空中警察,被抓起来就行了。

被抓起来?那就完蛋了。说不定会被送往远古人类研究中心,或者直接被传送到那个遥远的名为地母的星球。
墙上的寻人广告板一直在闪烁。很多人都在那次大置换的过程之中与家人走散了。一些不愿意离开家园的人,偷偷地藏了起来。却又不断地被找到,被催眠,然后被送往地母星球。
每一个地方都在散播消息:地母星球是一个拥有强大科技成果的星球,居住十分舒适,为地球人量身定做。
“狗屁,真有那么好,为什么他们要跟我们换?”
“地母星球上有一种细菌,原住居民无法对它们产生抗体。而地球上的居民可以轻松防御。” “荒谬!你们破坏了自己的居住环境,就来占领我们的!” 可是那些声音终究都慢慢地消失了。发出那些声音的人不是被送走了就是被置换掉了。 十年以来,地母星球的人通过各种威逼利诱慢慢地替代了地球行星的居民,并且与地球上那些权贵们一起建立了新政府。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们为环境保护立了许多法。环保为主,其他为次。
艾莉童年时曾在一些工业发达的大城市里见到过的臭水沟再也看不见了。被石油污染的沙滩也不见了。即便在污染最严重的大都市里,每年都会有的雾霾,也渐渐地减少了。空气恢复到了史前的感觉。人们在富氧而洁净的空气当中生长得牛高马大而且皮肤永远是水当当的。衰老仿佛也因此慢慢地消失了。
可是,这一切,都没办法让艾莉对新政府感激。她,以及她的一些靠着顽强的意志力,过人的才智,像悬崖上的生命力最强的松树那样,紧紧地攀附在地球的边缘。准备着,策划着,希望有朝一日能把亲爱的父母亲们接回来。
为此,他们整整十年来一直在努力。
十年前,父母们从时空隧道的裂缝里消失的时候,艾莉才10岁。她甚至来不及抢救自己的小狗毛毛。
只能一对一置换!
于是,小狗毛毛被换成了水母猫西西。
“艾莉,艾莉,有好消息了!我找到了一个从未发掘过的能量点!”手机响起,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在那头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