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夫顿10月12日

今天早晨我收到来自克莱门特先生的一封信呢:

“致安微儿小姐

我听说你快要跟奥威尔阁下结婚了。

我不敢说写这封信去给你,你就会取消婚礼。不,我还没有疯狂到那个境界。我只是写信来解释一些事情,澄清一下也许将扣诸我头上的背信弃义的坏名声。

我想,我上次留给你的反常的印象,应该让你猜到,那封信其实就是我写的。请让我荣幸地告知你,你准备送去给奥威尔阁下的那封信落在我手中了。

也许是我曾经被妒忌冲昏了头脑,不然我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希望你明察。

奥威尔阁下,快乐的奥威尔,那个就要被你赐福的人,让我曾经以为他并不爱你,不但如此,我以为他瞧不起你。

当我拿到你的信的时候,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不想解释为什么我会那么想,或者解释我当时拆开你的信的动机。我当时非常的好奇,因此我就拆了。

可我一点都看不懂你在写什么,我越不懂,就越觉得烦恼。

我从来不是个按奈得住的人,因此我决定冒险去解开心中的谜团。

于是,我冒用奥威尔阁下的名讳来给你回信。

我想要告诉你的事情,我想一定会让你感到很不高兴,不过我不会掩饰什么。

简而言之,我把你那封信藏起来了,免得被你看出马脚。然后我给你回信,想断绝你跟他写信的动机。

我很清楚这件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奥威尔阁下可能会觉得自己被利用了,不过我不会理会他的意见,我也不想写信向他道歉,我只是关心你的看法,所以我才给你写信。

我打算下个星期去欧洲。要是阁下他在这期间对我有任何指令的话,我很乐意去执行。我这么说不是想藐视他,间接传口讯让我觉得脸红,不过你只消把这封信给他看,他就知道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和请求原谅的。

克莱门特威洛比

这封信真奇怪!这个作者真的是骄傲自大!这个人要怎样的疯狂和轻率,才能遮盖住其理性和自知之明!克莱门特先生知道他自己的行为不光彩,而且放荡不羁,他终究要为自己的好奇心而自食其果的。他给我写信也就是因为我对他极冷淡,而他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不打算把这封信拿给奥威尔阁下看,想到最好也要让他知道我不会那样做,于是我写了以下的内容:

给克莱门特·威洛比先生

先生,

你给我写的那封信,我想奥威尔阁下看了会很不高兴,因此我不会给他看。我对过去既往不咎,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给我写信了,尤其是以你现在的心情,不要再通过任何途径给我写信就是了。

我希望你旅途愉快,并且希望你接受我的祝福。

我不知道该签署哪个名字,因此我就不署名了。

克莱门特先生所提到的婚礼正在筹办,就像已经得到了你的同意一样。我曾经劝诫过,不过没用。奥威尔阁下说,要是有人反对的话,婚礼就会被搁置,不过他并不希望有任何人反对,因此他就认为你已经同意了。

今天下午我们一起愉快地聊天,一起追忆从前每一次见面的点点滴滴。他承认当初在斯坦利夫人家的舞会上见到我对我的印象很不好,但是后来的每一次见面都觉得我越来越可爱。

当我说,他选择我这么一个比他地位低下的女子作为伴侣的时候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时候。他坦白地说,在发现爱上我之前,他对我的身世做了许多调查,问了所有与我接触的人,尤其是在玛丽堡那里见到的陪着我的那些人。可是当他再次见到我的时候,他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了。“剥夺他的一切,只留给他爱。”这是他的原话。昨天他又再次跟我说,我来到克利夫顿使得他对我的爱得以滋长。


麦克尼先生刚过来,代表我爸爸来问候我。他带来父亲的爱和关心,问我是否喜欢我现在的身份,他是否能为我做些什么。然后麦卡尼先生又从我爸爸的银行家那里取来一千英镑,说是留给我作零花钱,我得为即将展开的新生活筹备一下。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对这善举的谢意。我给他写信表示感谢,并且直白地说要是他能恢复平静的话,我就再也没有任何奢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