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

亲爱的先生啊,你的伊芙琳娜现在的生活可真的是动荡不安啊!每一天看起来都十分的重要,而且前一天永远是下一天的前奏。

塞尔温夫人今天早晨刚从荷特威尔斯回来,马上就来到我的房间,说:“噢,我亲爱的,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给我的坏消息?天,夫人,快说!”

“做好心理准备哈,”她喊着说,“运用你所有的贝利山庄的哲学思想;把你所学习到的所积累到的韧性和包容拿出来;因为,你下个星期就要嫁给奥威尔阁下了!”

我不能描述我当时的怀疑,震惊还有混乱的心情,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真的把我雷到了;我几乎无法呼吸,只是惊叫出声:“天啊,夫人,你刚说了什么!”

“亲爱的,我就知道你会被吓倒,”她讽刺地说,“因为更加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呢,你马上就要成为你爱慕的人的妻子——伯爵夫人了!”

我求她不要开玩笑了,先告诉我什么意思。她虽然很乐意告诉我真正要发生的事情,但是却不肯就此便宜了我。

她说,我可怜的爸爸依旧还是寝食难安。他很坦白地跟她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道如何安置这两个真假女儿。他不敢面对真女儿,但是又不敢让假女儿知道她的身世。塞尔温夫人于是把我和奥威尔阁下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到非常的高兴,然后当他知道奥威尔阁下也急于与我成亲,他也同意,并且都认为越快越好。然后他又告诉她麦卡尼先生的事情。“我们聊了很久,”塞尔温夫人继续说,“达成了共识,目前来说对大家最好的权宜之计是,让两个女儿都尽快成婚。因此,你们谁想当贝尔蒙小姐的就赶紧了,因为下个星期你们都将不是了。”

“下个星期啊!亲爱的夫人,这不是很奇怪吗?都没人向我求婚,也没人向维拉斯先生提亲,甚至奥威尔阁下都不知道!”

“问你嘛,你肯定是同意的。因为你知道啦,年轻女孩的心总是软的。至于维拉斯先生啊,我们都知道他是永远支持你的,至于奥威尔阁下啊,他当时也在呢。”

“他也在!不是开玩笑吧!”

“哎呀,是的。因为我觉得我们最好要问问他的意见,于是我说服约翰先生派人去请他。”

“还派人去请他!不得了了。”

“是的,然后约翰先生同意了。我告诉仆人,要是阁下他不在屋子里,也许就在凉亭上。你为什么脸红了呢,亲爱的?哎呀,他只是跟我们待了一会儿,我把他介绍给约翰先生,然后我们继续谈我们的事情。”

“我很抱歉!奥威尔阁下肯定觉得这太突然了。”

“不,亲爱的,你搞错了。奥威尔阁下不知道多开心。一切事情都是按情理进行的。你将会在私底下结婚,当然不是秘密结婚,然后住在奥威尔阁下其中的一间乡村别墅里。至于可怜的格林小姐和你弟弟,他们都没有房子,只能住在约翰先生的房子里。”

“可是,夫人,为什么要那么急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等?”

“要理由啊,我有一火车,”她回答,“可是不消我说上两三个,你就心服口服了。首先,你肯定很想离开博蒙特夫人的屋子了吧。而且,你要怎样子才能配得上奥威尔阁下呢?”

“夫人,那个当然,”我说,“我再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凄凉的孤儿了。”

“亲爱的,你爸爸,”她回答,“十分希望能尽可能不让那无辜的女孩受到羞辱。现在要是你马上就取代了她的位置,当上博蒙特小姐,那么你就会让把德武格林的孩子永远打上洗衣工,保姆的烙印,一辈子就在贝利山庄,多塞特郡待,永无出头之日了。还有,你的家族也不见得很体面,麦卡尼先生终日昏昏沉沉的,我想站在他身边你也会觉得脸上无光吧?”

“老天作证,”我打断她,“我可不跟你一般认为,不过夫人,我是不是得回到贝利山庄去?”

“绝对不用,”她说,“虽然我们一心想帮助那个可怜的女孩,不然她一下子落差太大,但是我们还是兼顾到你的,毕竟你才是约翰·贝尔蒙先生的女儿。再说了,在朋友当中,我是看得比较透的,这个小小的篡位者之所以能上位也是因为一个母亲的爱;而且,隐瞒她的身世对约翰贝尔蒙先生的名声也有好处。我们是经过了理性分析才决定要来个双喜临门的。贝尔蒙先生会马上给你30,000英镑,所有的殖民地,等等,还有就是让你成为伊芙琳娜·贝尔蒙。麦克尼先生也在同一时间娶可怜的波利·格林。这样一来,起先人们只是知道约翰贝尔蒙先生的女儿结婚了而已。”

她如是说着,虽然没有让我信服,但是她快速的辩论让我安静了下来,可我依然困惑。我问我能否再见我父亲,还是他打算永远也不见我?

“亲爱的,”她说,“他对你不了解。他以为你是怀着对他的憎恨长大的。因此他宁愿害怕你也不愿去爱你。”

我听到这个感到很不开心。我愿打算耐心地等候他消除偏见,然后努力的侍奉他,承欢他膝下。我还没有计划如何去见他,就听到他说要躲避我。

今晚大家又在打牌,奥威尔阁下则尽施口才说服我同意这个匆忙的计划。可是我听到他说,下个周二就是我父亲钦定的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日子的时候,我感到震惊。

“下个周二!”我有点呼吸困难,“哦,阁下!——”

“亲爱的伊芙琳娜,”他说,“那一天将是我永生幸福的开始。对你来说可能会有点恐怖,要是推迟一年的话可能会好点。不过塞尔温夫人应该告诉你这么做的一切的动机和理由了吧?而且我是很希望能尽快和你共结连理的,因此这婚礼就从速了。因此,请不要犹豫了,我真的为此感到很幸福呢,你愿意使我快点踏上幸福的红地毯吗?”

“哦,阁下,我不会反对,而且也不会对你给我的好意无动于衷;可是这个计划——实在是有点太快了——令人有点措手不及。再说,我都没有时间收到从贝利山庄传来的消息。这件事是那么的重要,要是维拉斯先生都不知道,我没有得到维拉斯的建议的话,我是会感到很遗憾的。”

他说他会等你的。可是我告诉他,我宁愿自己写信给你。然后他提议,在我们出发去林肯郡之前,我们想去贝利山庄待一个月。

这可真是个好提议。我满心欢喜地接受了。然后,他决定推迟到星期四出发!我不得不接受了。他与我父亲有事相商,因此一致决定推到星期四。同时我恳求他,利用他的影响力,让我再见我爸爸一面。我感觉我还是被我父亲放逐了。

然后他跟我说起殖民地的事情,我告诉他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

现在,我亲爱的先生,你对这件急着要举行的婚事有什么看法吗?请相信我,我对这仓促的婚礼是有点后悔了,要是你有一点点的反对,我是会强烈要求推迟的。

我现在要分别给霍华德庄园和杜威尔夫人写一封短信去,告知我目前的状况了。

再会,我最亲爱的敬爱的先生!虽然我已经颤抖地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但是目前的每一件事都依赖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