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山庄  10月3日

亲爱的孩子,你上一封信真的带来了惊人的消息。我的伊芙琳娜小姐被隐姓埋名称为安微儿,而约翰 贝尔蒙先生的女继承人也在布里斯托尔,我真的没办法解释这个。不过据说有一封神秘的信被送到霍华德庄园去了, 我想应该是有跟他回英格兰有关的事情。

无论这个年轻的女士是谁,有一点肯定的是,她正坐在本该是你的位置上。我没听说过后结婚,可是,就算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伊夫林小姐肯定是第一个妻子,因此她的女儿一定,至少是姓贝尔蒙的。

要不是这件事有误会,就肯定是有人在行骗。无论情况怎么样,我们都要查个水落石出。

我并不愿意生出这么多是非,但是如果置之不理,后果不是你母亲的名声依旧得不到洗刷,就是永远也没办法给你母亲和你正名了。

一旦约翰 贝尔蒙先生的女儿在公众场合下露面,就会引起知情人的好奇,人们会问她母亲是谁。要是她说的是别的贝尔蒙夫人的名字,对于我的伊芙琳娜的存在来说是个耻辱。这明摆着就是个邪恶的世界,没有荣誉,正义和纯洁的世界。这样一个耻辱,会把伊芙琳娜的母亲美丽的名声永远玷污了,而且也把她推入一个冰冷的深渊当中,再怎么纯洁无瑕的她也无法抵抗侮辱和羞耻的侵蚀。

不,我亲爱的孩子, 我不会让你已去的母亲蒙受此等羞辱的! 无暇的她应该受到公正的对待! 人们应该了解她的婚姻,她的孩子应该能得到法律上的承认。

我想玛文夫人做事情应该会比塞尔温夫人稳当。但是从全局出发考虑,我们得尽快把这件事查清楚, 拖得越久就越难解释清楚。 因此,你越快去到城里,这问题就越容易对付。

我的爱,不要害羞。 想到你要单独面对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也觉得害怕,但你是胜算在握的。 我现在附上一封你母亲的遗书,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发生所写的。克林顿夫人是最后陪伴她的人也将陪同你一起去。虽然没有任何证明你的身份,但是你身上流淌着你母亲的血,你的面容跟你母亲甚为相似,这就是无法伪造的证据。

我的伊芙琳娜,你终于要回到你的亲生父亲身边了,请接受曾经溺爱你的养父热诚的衷心的祝福。

祝福你,我心爱的孩子!祝愿你,无论环境如何变更,你一样纯真如斯!永远保持谦虚温和的心情,在人生路上不断攀升!愿你的言行举止为你锦上添花。愿你的纯真无暇耿直之品性像钻石一样,永不褪色!愿你美丽的品格能影响那些陌生人,爱出风头的人,自以为高贵的人和傲慢的人,让他们能从跟你交往中受益!

亚瑟  维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