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日

老天啊,我亲爱的先生,我现在又要跟你说一个精彩的故事啦!可是我还没有从极度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

昨天早晨,我刚写完那封急信,就被叫一起走路去荷威尔斯。只有塞尔温夫人和奥威尔阁下跟我三个人。奥威尔阁下一直都在我身边走着,他不断的跟我说话,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慢慢的让我平静了下来。

在泵房的时候,我遇见了麦卡尼先生,在他还没跟我说话之前我两次向他行礼了。他一开始说话,我就马上为上次没能跟他见面的事情道歉。可是我发现这道歉可真不容易。因为当我在对他说话的时候,奥威尔阁下用一种让我不安的眼神在我们两个之前看来看去看来看去的。可是我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我用不着跟他道歉,他看到我明显非常的高兴,甚至还有点要谢天谢地的感觉。

他请求我明天去看他,可是我可不敢再造次了。因此我坦白的告诉他,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这里,我只是巧遇了他而已。因此,为了让他明白一点,我暗示他,我现在行动不是很方便。

当我满意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我转头向奥威尔阁下,看到他满脸关切庄重的神态。 我想跟他说点什么,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他好像读懂了我的心思,便问我:“麦卡尼先生有没有说上次没见到你非常的失望?”

“不怎么抱怨,先生。”

“那你是怎么跟他解释的?”发现我有点迟疑,他又说,“我不是你的哥哥吗?”他继续说,“我有权关心你吧?”

“那自然,阁下,”我说,笑了起来,“我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值得你费心罢了。”

“那让我马上行使我的特权吧,你什么时候再见麦卡尼先生呢?”

“阁下,我可真的不知道哦。”

“可是,你知道的,我怎么受得了我的妹妹背着我去约会呢?”

“阁下,”我认真的喊了起来,“拜托了,不要再用那个词啦!你真的吓到我了。”

“那我再也不那样说了,”他也大声起来,“可是你该知道,我不仅仅对你牵肠挂肚,你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我的心呢!”

这一段话,尤其是这一段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终结了我们的谈话。因为我实在有点吃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

没多久,麦克尼先生过来,低声地对我说,希望我还能给予他那个荣幸,偿还我那些钱。正当他如此说着的时候,我从人群当中看到了那个年轻的姑娘,被一大群人拥护着,走进泵房里来。麦卡尼先生的脸如死灰,语无伦次,如遭雷击了。我的脑袋也混乱如浆糊了。不过还是有一条线很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老天爷!她该不就是那个他爱着的女人吧?

我们很快就离开了泵房,然后,虽然我再次跟麦卡尼先生道早安,他已经出乎昏迷状态,听不清外界的任何声响了。

我们没有立马回到克里夫顿去,因为塞尔温夫人要去书店那里买东西。当她正在挑选着一些新诗的时候,奥威尔阁下再次问我什么时候再见麦卡尼先生?

“真的,阁下,”我大声说,“我不知道呀,要我能有一分钟的时间跟他说上话,我可愿意拿我所有来交换了!”我只是一脸真诚的说这番话,完全没注意到这话所表达的强烈的歧义。

“那你所有的来交换!”他重复我说的话,“嘿,安微儿小姐,你这话是跟我说的吗?”

“跟谁都会那么说啊,阁下!”我回答。

“请原谅,”他说,声音暴露了他的坏心情,“随你怎么说吧。”

“阁下,”我喊起来,“你可不要那样对我啊!我不是有心那么说的。要是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你就不会吃惊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那么,你跟麦卡尼先生再见一面的话就可以让你安心了吗?”

“是的,阁下,两个字就足够了。”

“我非常想知道!”他停了一下,大声的说,“我值得知道,它那么重要!”

“阁下,你值得!哦,要是阁下你什么都不问的话,我就什么都不说了!要是我有权利说的话,我可是非常骄傲的接受你的询问的。 可是,真的,我不能,我没有权利告诉别人关于麦卡尼先生的一切。阁下你应该知道我没有那个权利。”

“我得承认,”他回答,“我不知道该如何去猜想,可是虽然你神神秘秘的,但是还是很坦白,因此我希望,”他停了一会,然后补充说,“你这次跟他的会见应该可以把事情解决掉吧?”

“我没有那么说,阁下,不过我有重要的理由要再跟他见上一面。”

他停了几分钟,然后温和的说,“是的,你要跟他聊聊!我希望我能帮上你!安微儿小姐,我保证再也不利用特权了:我再也不疑神疑鬼了,我要给她足够的信任空间。虽然我对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也会尽我全力去帮助她!”然后,他走进店里去,让我自个儿掂量他的大度,我几乎要跟着他进去向他道谢了。

塞尔温夫人交易完毕,我们便回去了。

我们一吃完午餐,奥威尔阁下就不见了踪影,然后一直到晚餐的时间他才回来。这是自从我来到克里夫顿之后,他离开屋子时间最长的一次,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想念他。因此我才发现,原来他给我带来了如此多的欢乐。要不是他,在博蒙特夫人家的日子可难过了。

他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正跟在女士们的后面下楼,她们走过的时候,他问我:“你明天早晨会在家吗?”

“我想是的,阁下。”

“你会为我接见一个客人吗?”

“为你?”

“是的,我刚跟麦卡尼先生相熟了,他许诺说明天大约3点的时候过来看我。”

然后他抓住我的手,带我下楼 。

噢, 先生!这个世界上还有像奥威尔阁下那样的人吗?是的,有一个,住在贝利山庄!

今天早晨,这里好多人,可是就在奥威尔阁下所约定的时间到了的时候,会客室几乎都空了,因为大家都去更衣了(当然不排除大家故意回避)。

然而,博蒙特夫人还没上楼,麦卡尼先生就递名片过来了。

奥威尔阁下马上说:“请夫人准许他进来。夫人,你看,我把这里当家了。”

“但愿如此,”博蒙特夫人回答,“不然我可是非常的不安了。”

麦卡尼先生进来了。我们俩都知道,此次会面的目的。可是奥威尔可真的把他当作自己的客人了,不但当着博蒙特夫人的面热情的接待他,甚至她离开了不久还是一样的热乎地招呼他。不然我可尴尬了。

麦卡尼先生进来没多久,他就给他一本书, 我呢,为了继续留在这里,也装着要去读书,还请求他给我仔细的看看,而因为他当时要回复并寄出一封信,便把书递还麦卡尼先生。

他一走,我们两个便把书放一边去。麦卡尼先生又把那个装着钱的纸袋给我,恳求我收下。

“拜托了,”我说,依然拒绝,“你认识昨天早晨去泵房的那个女孩吗?”

“认识!”他重复,脸色都变了,“哦,那可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确实!”

“为什么问这个呢,夫人?”

“我得请求你满足我的好奇心,请你告诉我,她是谁。”

“我打算严守我的秘密,因此我可以拒绝你,但是夫人,我不会。这位女士是约翰博蒙特先生的女儿!他也是我的父亲!”

“老天爷啊!”我喊起来,不由自主的抓住他的手臂,“那么你是——”我的弟弟,我该这么说,可是我哽咽了,然后就哭了起来。

“哦,小姐,”他喊起来,“怎么啦?为什么这么伤心?”

我没办法回答他,只是向他伸出我的手。他看起来十分的惊讶,然后盛赞我的美意。

“不用这么说,”我大声说,一边擦眼泪,“你会错意了。你完全有权利要求我这么做,我们的情况是如此的相仿。”

正在这个时候,塞尔温夫人进来了。然后麦卡尼先生觉得非走不可了,我很不愿意就此放他走,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然后塞尔温夫人就开始盘问我了。她的目光如此敏锐,我不得不一五一十都告诉她。

这是不是很奇怪呢?老天爷啊!我可绝没想到,很不情愿去拜访布兰登先生家,却在那里碰上了一个至亲的人!对于这个夏天所消耗的时间,我可是一点都不感觉到遗憾了。在我心中,那里可是个美妙的地方了。


我才刚收到你的来信,真的让我心碎啊!哦,先生!幻想可真的破灭了!我给自己做了一个多么美丽的梦啊!我把自己欺骗得多狠啊!一直以来,虽然我内心一直怀疑我的处境,但是我一直懒得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现在,我想我已经逃避得够了,我开始,真的,开始为我的安全考虑了。一直以来,我都希望我的恐惧只是偶然的,我说服自己去相信所看到的奥威尔阁下的好,相信在他身边是安全的——噢,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他的眼神会扰乱我的心智,他的社会阶层将使我的未来永无宁日!哦,奥威尔阁下!我怎么能相信,一颗跟我如此亲近的灵魂,一个在我难受的时候甜蜜安抚我的人会对我的未来有危险的影响!真奇怪啊, 我此刻感到非常的不快乐,然而对你的来信心存感激。

是的, 先生,我会离开他。要是此刻能的话,我也愿意马上走!再也不见他,再也不想他!哦,奥威尔阁下,你如何知道我对你心存揣测呢!你怎么会想到,每当我落单寂寞的时候,你给我的关心,对我做的种种出于好意的事情却使你变成我的头号敌人呢!

先生,你基于我的无知而对我如此劝阻;而我,唉,信任你的经验,听从你的教诲。而且,每当我感到内心懦弱的时候,你总会在我身边鼓励我,让我重拾勇气,改进错误!是的,即使你沉默着,我也能感受到你的善意。

哦,先生!为什么我不可以从不离开你呢?为什么我要这么不公平的面对危险呢?

我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奥威尔阁下——离开他,也许永远!没关系,你的忠告,你的善良会引导我恢复平静。我只信任你,我将只在你的期望中找到未来的方向。

我越想要离开奥威尔阁下,就越舍不得离开他。他给我的友谊,对我的善意,他迷人的举止,他对我的事情的关心,还有他对我的热忱,一切的一切都将要被放弃了啊!

不,我不能告诉他我要走了,我不敢相信我会在他眼前离开,我要偷偷的走。我将接受你的暗示,避免看他的眼睛,远离他的社会阶层!

明天我就回贝利山庄去。我只告诉塞尔温夫人和博蒙特夫人。今天我也不再出去了,只待房间里。听话补偿了我的软弱。

亲爱的先生,你是否会给我我最大的荣耀?你是可怜的伊芙琳娜唯一的支柱了,你能否,不责备她,给她微笑,就像你一直以来宠溺着她那样?她知道自己不争气,没有达到你所期望的聪明,而且因为无知犯了很多错误,但是她还是害怕看到你眼中的失望。 哦,是的,我确信你还会一如当初那样爱她的!你的伊芙琳娜的对错自有公论,但是我知道,我所熟悉的你会包容她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