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夫顿 9月24日

我今天很早就下楼了,想着他们没有那么快下楼吃早餐,于是就打算到外面去散散步。我在贝利山庄可是从来没有在早餐前跑到外面去过。不过就在我准备关上花园的门的时候,我看到一位绅士,那个人一见到我就马上向我鞠躬,我马上认出,原来他就是忧伤的麦卡尼先生。我很惊讶,向他回礼,然后停住在那里等他上前来。他还是在哀悼中,不过看起来比我最后一次看他要好点。 可是他的悲伤依旧如故,让我一见之下还是觉得大吃一惊。

他毕恭毕敬地对我说:“夫人,我很高兴这么快在这里看到你。我昨天刚到布里斯托尔,然后就找你找到克里夫顿了。”

“你知道我在这里的?”

“夫人,我是知道的。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来看你。我去过了贝利山庄,在那里我了解到有关你的很多消息,知道你病了。”

“噢!天啊,先生,你为什么要费那么多周折呢?”

“哦,夫人,一点也不!你对我的大恩大德,今生今世何以为报?”

然后我问候杜威尔夫人和雪山的那一家人。他告诉我,他们一家子都过得好好的,杜威尔夫人打算近期内回巴黎去。当我赞他气色好了之后,他说,“夫人,这是因为你,所以我还在这个世界上,这才是值得庆贺的事情。”然后他告诉我,他现在的境况更是陷入了绝境。他唯一希望时间和理智能帮助他,让他有理由去接受命运。他补充说:“你对我慷慨解囊,我想你应该会很高兴听到我现在变得富有了。因此我很想让你知道这件事。”他告诉我,他的朋友一收到他的来信,就离开巴黎,然后亲自去安抚他,帮助他。带着一颗沉重的心,他接受了朋友的馈赠。他又补充说:“我接受了他的帮助,因此,怀着责任和荣誉,”(他递给我一个袋子), “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回报你这个。每当想起你是我的债主,我就心怀感激并感到快乐。”

我真心祝福他脱离的困境, 但是恳求他不要剥夺我作为他的朋友的快乐;拒绝现在收回作为债主的荣幸,除非他完全的解决掉了自己的事情。

当我们正在为此争执不下的时候,我听到奥威尔的声音,他正在询问花匠,问他是否有看到了我?我马上打开花园的门,然后阁下他快速的向我走来,一边说“上帝!安微儿小姐诶,你一个人出来?早餐都备好了一段时间了,我满花园的找你。”

我说:“阁下你真是好人,希望我没有让你们久等。”

他微笑着说:“没有让我们久等!你以为我们会在桌边安静的坐着吃早餐,忽视你的缺席?来吧。”他向我伸出手,“要是我们还不回去,他们会 以为我也跑掉了。然后他们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们知道谁对我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我尴尬的说:“我就去了, 阁下,等两分钟吧。”然后我转向麦卡尼先生,向他道了早安。脸更红了。

他走近花园,手里还拿着那个袋子。

我喊道:“不要啦,下次吧!”

“夫人,那我还有荣幸再看到你吗?”

我不敢反客为主的在博蒙特夫人的屋子里招待客人,一时之间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更加不知道怎么去拒绝他,于是就说:“也许你明天还可以再来这里一趟,我想我还会在早餐之前出来走走。”

他向我鞠躬,然后就走开了。 我再转身向着奥威尔阁下的时候,看到他神色变了,其凝重之色吓了我一跳。他没有再向我伸出他的手,只是慢慢的在我身边走着。老天!我在想, 他不会因为看到我跟陌生人说话而生气吧?也许不是,也许是听到我说明天会再见麦卡尼先生,所以以为今天我出来了见他也是约好的吧?既然我为此感到苦恼,那我干脆利用他对我态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自个儿向他解释去。于是我加快脚步,跟上他, 说:“你怎么不对我刚才跟陌生人说话感到奇怪呢?”

他重复说:“陌生人?难道那个人你不认识吗?”

我结结巴巴的说:“不,阁下,我认识他。不过看起来,也许他——”

他强颜欢笑的说:“哦, 我想安微儿小姐是不会跟一个陌生人约会的。”

我一听到这个,脸儿马上红了起来:“阁下,你说那个是约会?”

我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可是他只是安安静静的走路,我不能忍受他误解我的沉默。因此,我一旦镇定下来,马上就说:“真的, 阁下, 你误会了。麦卡尼先生找我有特别的事情。我不能—我不知道如何拒绝去见他,可是,真的, 阁下,我没有, 他没有,—”我又开始张口结舌不知道如何继续了。

他庄重的说:“我很抱歉,让你感到郁闷了。我 不知道你并不是单纯的要出来散步的,所以我就跟着过来了。”

我急切地喊起来:“我 就是啊!真的,阁下,我是仅仅为了出来散步的!我只是偶然碰上了麦卡尼先生的, 要是你觉得我明天不应该跟他见面,那我就不跟他见面了。”

他有点惊讶了:“要是我觉得!安微尔小姐不可能让一个毫不知情的人来做决定把?”

我说:“要是你觉得值得去了解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的口气软了下来:“我一向很欣赏安微尔小姐的性情,既然她如此器重于我,是我受宠若惊,我很荣幸能听你的解释。”

正在这个时候,塞尔温夫人推开了会客室的窗户,我们的谈话就终止了。我又恢复到了散步之前的好心情,不过他没有再问我问题。

吃完早饭的时候,我希望能有机会跟奥威尔阁下聊聊,不过莫顿和柯佛利先生进来了,一定要他去观看他们所定的老女人的赛跑。女士们都说要跟着去,于是我们便一起出去了。

赛跑在博蒙特夫人的花园里举行。两个绅士都很焦急,好像他们的生命都押在上面了一样。他们最后确定了对象,可是却发现很难说服她们试跑一下来看看实力。于是这场伟大的盛事就搁置到下个周四了。

我们回到屋里,人们也跟着进来了,一屋子的人使得我根本找不到机会跟奥威尔阁下说话。我很苦恼,因为我知道他下午要去荷威尔斯。 看到好像没什么机会在跟麦卡尼先生见面之前跟他说话了,我决定与其继续让他误解,不如我不去赴约了。

可是,当我想到麦卡尼先生的特别处境,想到他的贫穷,他的悲伤,还有关于他的一切的一切,我知道他觉得报答我是一种乐趣,我不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食言,让他误以为我是在轻视他鄙视他。

经过这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最后决定给他写一张纸条,既避免了跟他见面,又省得让他以为我有意冒犯他。因此我请求塞尔温夫人借用一下她的仆人,帮我送一张纸条到荷威尔斯去,她立马就同意了,然后我就写了如下的字条:

“致麦卡尼先生

先生,

由于我明天不能外出了,我不希望你空来一趟克里夫顿。不过我希望在你离开布里斯托尔之前再见上你一面。

你忠诚的仆人

伊芙琳娜 安微尔”

我让仆人去泵房打听一下麦卡尼先生的住处,然后就回到会客室去了。

男士们一走,女士们就回到房间里去更衣了。当我正要跟着塞尔温夫人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屋里就剩下我和奥威尔阁下,他突然就出现在我眼前,说:“请安微尔小姐留步, 我记得她今天早晨答应过我一些事情的。”

我停下来,回到座位上,不过我还没开始说,仆人们就进来放桌布了。 他往后退,到窗边去,而我则在思考着如何开口。我不禁问自己有何权利跟他说麦卡尼先生的事情,会不会太鲁莽了呢?

这可真烦人,我想在我开口说之前我应该先回到房间里好好想想。因此,我只是说我得去更衣了,便跑上楼去了,看起来有点狼狈的样子。我想他肯定以为我逃避了。但是我又能怎么做呢?我还没试过经历这样的场景,而且面对困难我显得那么手足无措,等我终于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就在我们又要去吃饭的时候,塞尔温夫人的仆人回来了,在会客室里交给我一封信,告诉我:“夫人,我找不到麦卡尼先生,不过邮局的人一了解到他就会告诉你的了。”

这么公开的场合下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感到很羞愧,尤其是看到奥威尔阁下的眼睛定定的盯着我,我更加感到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颜色了。整个晚餐期间他都和我一样沉默寡言,我一吃完就回到我的房间里。塞尔温夫人尾随着我,关心地问我,于是我把认识麦卡尼先生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她说这是很浪漫的事, 但是她又郑重其事地宣布,她觉得他百分百是个骗子和投机家。

而现在,我亲爱的先生,我真的茫然了。我越想就觉得越不妥当,因为我居然就这样贸然的把麦卡尼先生的身世告诉一个毫不知情的人,我真的是太不谨慎了,我成了告密者了。想到他还要跟我见面,我就更加头大了。对于奥威尔阁下来说,我表现得那么神秘,在他看来疑点更大了。我本来又对他承诺要告诉他真相的,现在,现在他还会信任我吗?

而且我还不知道我明天是否应该去见麦卡尼先生。

哦,先生,要是你能在我身边指点我,我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目前看来,我既不能背叛麦卡尼先生,也不能重拾本来就没有的自信了。想到我在奥威尔阁下心中的美好形象我就觉得脸红。 不过我会尽可能按照你的教导去做事,然后让时间来裁决我是令人失望的还是令人尊敬的人。

想到这个解决方法,我就平静了许多。不过这件事还没完,我是不会收笔的。

九月二十五日

今天我很早就醒来了。思绪翻滚了万千遍之后,我决定不能让麦卡尼先生认为我忽视他,所以我有义不容辞的义务去履行我的职责,因为他没有收到我的信。 可是我只是打算去跟他见面两秒钟,跟他说对不起,然后再也不见他了。

我还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正确,当我怀着恐惧的心用颤抖的手打开花园大门的时候,我居然看到奥威尔阁下! 他看起来也跟我一样惊慌,然后他犹豫着开口说了:“小姐,原谅我,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你这么早就出来了。要不我就不会来这里了。”然后他匆忙地向我鞠躬,接着就路过我,往花园里走去了。

我吓得几乎站不稳脚跟,脑袋都快被炸开了。可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口说了:“哦, 阁下!”他回头。但只是停顿了一下,就问:“你是在跟我说话吗,小姐?”

我还没缓过神来,看起来我像是被噎住了,我只能靠在门上才能支撑住自己。

奥威尔阁下则很快的恢复了往常的神情, 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在这里,不过我知道很不合时宜,现在我只能请求你原谅。我这就走了。”然后他向我鞠躬,就离开我了。

有好一会儿,我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像是被石化了一样。我第一个冲动就是想把他叫回来,然后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可是我想了想,我已经答应过要跟他说了的,而且我想麦卡尼先生的骄傲也影响了我,因此我打算等奥威尔阁下开尊口问我,否这我不作任何解释。

他 慢慢的走着,在他进入屋子之前,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看到我在望他,他就马上转过头去了。

真的,亲爱的先生,你肯定想像不到我当时有多么的难受了。想到被奥威尔阁下怀疑我有秘密活动,我就觉得心绞绞痛,一点都打不起精神,站也站不稳。麦卡尼先生还没来,我步履蹒跚的在踱步。奥威尔阁下大概一直在屋里透过窗户关注着我,我还没挪出第五步,他就匆忙的跑出来了,说:“我看到你好像很不舒服哦,请让我帮你(他伸出手臂来扶我。)”

“喔,阁下!”我用尽力气,近乎呻吟的喊了他一下。我的心轻轻的痛了,因此我尽力的扭过头去,不让他看出我的心思。

他认真的说:“你肯定,肯定,我敢肯定你不舒服。请不要拒绝我的帮助。”然后他自作主张的拉过我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要我靠着他。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害怕一出生我就暴露了。

我们回到屋子的时候,他带我去会客室,然后把我安置在一张凳子上,问我是否需要一杯水。

我说:“不,阁下,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然后我站起来,走到窗户去,在那里站了几分钟,假装专注地看着花园。

我决定不再向人说起麦卡尼先生,但是我又希望能在奥威尔阁下心中重新树立美好的形象。可是他的沉默还有体贴让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的处境愈加艰难和尴尬起来,所以我决定回到房间里去等开早餐。待 久了的话,我怕我会自动自觉的跟他说起来,而他又不见得会喜欢听。

就在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急忙的向我走过来,问:“你要走了吗,安微尔小姐?”

我说:“是的,阁下。”可是我停下脚步。

“也许是回到——请原谅。”他说的时候好像很烦恼,我理解他说的肯定是花园了,于是我马上回答:“回到我的房间,阁下。”然后我又要走。他知道我了解他心中所想的,于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他很严肃的走近我,不过同时挤出一点笑容,说:“我不知道今天着了什么魔,做了说了一些我不应该说和做的事情。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不知道你是否会原谅我。”

“原谅!阁下?”我很窘迫,而不是被他的低声下气打动;“你不是说真的吧?”

“当然了!你这样的神态是不是表明安微尔小姐原谅我了呢?”

“阁下,我不知道,我都没有被冒犯,怎么需要去原谅呢?”

“你真好!这个世界上没有哪句话比这句更甜蜜了。我利用了你的善良,而你并没有觉得我侵犯了你。我可以提醒一下你,你昨天恩赐给我的诺言吗?”

“哦, 不, 真的。相反,我十分乐意在你面前澄清我自己。”

“倒不必用到澄清这一个词。”他又把我带回窗户那里去,“不过我得承认我是十分的好奇。”

我坐下来的时候,又发现不知该怎么说了。可是,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我集中精力了,“阁下,” 我说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反复无常呢, 我之前曾说过没告诉你之前我就不去赴约了,现在我希望能够去赴约。可以吗?”我很匆忙的把这说完了,没有考虑到是否恰当的问题。

他默不作声, 满脸的关切,我就继续说下去。

“要是阁下你知道我是如何跟麦卡尼先生认识的,我想你就不会反对我去见他了。 他是个绅士,而且遭遇了很不幸的事情。不过我想我现在没有这个权利透露更多关于他的事情。可是我想,要是他知道阁下你愿意了解他的话,他是会同意我告诉你的。所以,阁下,我能先去征得他的同意吗?”

“他的事情!”奥威尔阁下重复说,“我对他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请阁下原谅,那我就是会错意了。”

“小姐,你真的觉得我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的事情很感兴趣吗?”

他突然问我这样一个问题,让我窘迫得有点不知所措。不过奥威尔阁下是个很敏感的人呢!他觉察到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化了, 就补充说:“我不是说对你的朋友表示冷淡,对于你所有的朋友,我都衷心祝愿他们幸福快乐。可是我很失望,你收回了曾经给我的承诺。我还以为自己很荣幸得到了你的信任。”

亲爱的先生, 在那一刻,我还真的决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了。可是我很庆幸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想,在他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他还是会责备我的。因为我不应该说出来。幸好我想到了这一点,我就说:“阁下你可以根据自己所看到的评价我,我之前对你所作的承诺,是未经思考的。 要是这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实践这诺言;但是我要给你说的是那位绅士的事情—”

他喊起来:“原谅我,打断一下,我得再次跟你证实一下,我对那个陌生人的事情半点兴趣都没有。 再说,你昨天去那里看他的动机—-”

他停下来了,可是并没继续说下去。

我有点激动的说:“哦,那个, 阁下,我老实告诉你吧。麦卡尼先生跟我有点事要处理,可是我没有权利邀请他来这里。”

“为什么?我肯定,博蒙特先生—-”

“阁下,我不能那么做,想想博蒙特夫人对我的殷勤,我不能得寸进尺;而且,我是个很鲁莽的人,我鲁莽的对你作了承诺,更鲁莽的答应了他再次见面。”

“哦,那你去见了他吗?”

“不,没有,阁下,” 我说, 脸红了,“我在他来之前回到那里去好了。”

于是我们又沉默着往外走去,可是我不愿意让他在静默中对我做胡乱猜想,于是我鼓起勇气说:“阁下,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年轻人会像我这么无助,需要朋友的建议和帮助。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无所适从。我不想找骂,可是我老是做错事!上帝保佑我,我有一个世界上最慈祥最能干的人作为我的导师,可是他离我太远了,当我需要他的引导的时候,他却不在我的身边。而在这里,我根本不知道该向谁求助。”

“我乐意!”他喊起来, 脸上洋溢着和蔼的神色,如阳光扫掉了阴霾,原先冰冻的空气消融了,“我想我能胜任,作为你的朋友,在你需要的时候给安微尔提供帮助!”

我说:“阁下,你已经给我很多的帮助了,可是我希望你的坦率,或者我应该说是包容,能谅解我的生涩,做事情的不成熟。阁下,我可以得到你的宽容吗?”

他大声说:“我刚才说很失望,你能否原谅我?还请你允许我(他吻我的手)封存我的平静?”

“应该说是我们的平静!阁下!”我快乐地喊起来。

“那么就是这样了,”他再次说着,然后又把我的手放到他的唇上,“为了我俩的平静。现在,我们和好了吧?”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我刚好在女士们进来吃早餐之前收回我的手。

这一整天我都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我既坚持了我的原则,又跟他和解了!我还能要求什么呢?他也是非常的快乐,对我更好,更关心了。求求上苍不要再让我遭遇这样的情况了, 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和接受他对我的误解。

可是麦卡尼先生会怎么样想我呢?我是如此的快乐,可是必须要以他的失望作为代价。

再会,最亲爱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