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王子从此各自幸福快乐地遥远地守望着生活了下去。

王子拥有不朽的青春、才华与孤独;公主慢慢地衰老,但是她的美丽将不断地轮回,在每个圣诞节的雪中翩翩起舞。

这就是童话《剪刀手爱德华》的结局。

Q:如果女人能够无限地包容一个男人,为什么一个男人不能为女人做任何她想要做到的事情呢?

在一个美丽的小镇上,每个白天男人们都出去干活,直到晚上才会回家。每个屋子都差不多大小,只是它们都刷着不同的颜色,像是太阳晒久了,褪色了一般。屋内的装饰也因人而异,但是总体来说都是温馨舒适的。天总是很蓝很干净,干净的街道上各家各户的草坪整整齐齐的,很美丽。一个穿着浅紫色的套装,满脸笑容、毫无心机的女子Peg,在这个平常的午后,不辞劳苦地敲开一个又一个女邻居的门,即使她们明确表示自己不会买、买不起、没时间买她的化妆品,对她嘲讽、讥笑、爱理不理、断然拒绝等,她都无所谓,只是觉得运气不好。然后她在汽车的倒后镜里看到一座孤零零的黑色的城堡。像是废弃已久。Peg决定去碰碰运气。

古堡的门已经损坏了,但是有个漂亮的花园。花园中的植物雕塑证明这里是有人打理的。可是Peg没看到人。她打定主意,今天要收获点什么。于是,她发现了缩在古堡里最黑暗角落里的孤零零的男孩,Edward。她用母亲的语调对他温柔地说着话,叫他不要害怕,并且决定把他捡回家去。

Edward很高兴地打量着“文明”世界。

Peg对待他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并且是以对待正常孩子的方式去对待他,并且让家人也像她那样,尊重他、爱护他,把他当正常人一样看待。这个把明显跟自己不同的人当正常人来看待,就是对人的一种极大尊重。尽管这种尊重有时候给人带来一些麻烦,例如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津津有味地吃,而Edward却费好大劲才吃到一点点。Peg对此视而不见,因为她觉得这没啥大不同。

天底下真有那么善良、睿智的母亲吗?这个童话跟别的不一般,别的童话里的母亲要么是很穷或者早死,没法去好好爱孩子;要么是凶残的后母,总喜欢用各种琐碎的事情来摧残主人公的心智。这个不一样,这个母亲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颗真正的母亲的心,并且可以感化别人。

在Peg的影响下,她的丈夫、儿子、女儿都把他当成家人一样。Edward也因此可以向世人展示他的非凡才华。

Edward对Peg的回报是,按照她说的去做,给她剪时髦的头发,让她看起来越来越时尚、年轻。这估计是最有意思的母子关系了。

在Edward“闯祸”之后, Peg说,也许不该把他带回来,至少他在自己的城堡里是安全的。

即使是伟大的睿智的母爱,也是一种自私。

于是在Peg的女儿嘉莉的鼓励下,他跑回了自己的城堡。

一个非尘俗之人,来到尘世遭了一回劫,再次回到了与世隔绝的世界。尘世看起来很美丽,但是却有着最肮脏的暗流,正如一朵色彩鲜艳的蘑菇,有毒。Edward的城堡外表看起来很灰暗,却像水晶一样纯净,包容着他,这个更纯净的人。

纯粹的爱,正如美丽的雪花,漫天飞舞,但是落地即化。

爱德华爱着的嘉莉对他说:“跑。”

于是他跑了。

嘉莉对他说:“待着,再也别出来。”

于是,穷尽一生,他再也没露面过。而嘉莉也没有去找过他,而是平静地生儿育女,在圣诞节前就着从古堡里飘下来的雪花跳舞。

A:爱德华,有剪刀手的这个机器人,住在一个古堡里的机器人可以做到。

嘉莉向后辈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已经当奶奶了。

于是一个始于伟大母爱的故事,也因伟大的母爱慢慢地流传下去。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真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