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9-17 

2:55AM

躺着无法入睡,想起工作的事情无法成眠。对我来说,工作就意味着饭碗。我不是怕找不到工作,而是烦自己想做的事情偏偏无法马上去做,因为我学的专业,曾有的工作经历都与我梦寐以求的职业毫不相关。

如果我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就好了。

我迟迟不找工作,原因之一是今年是2008。今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思想会在这一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从来是个乖乖女,循规蹈矩,但是在今年,可能是在地震过后,我的思想被彻底的震醒了。

看着那一张张哭着的、笑着的脸,我无法表达我的震撼之情。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忘我地在电视机前、在电脑前、在报纸前充分地用生命的最纯粹最原始的液体——泪水来表达我的种种触动。而生和死在那一瞬间拼凑出来的图像也猛烈地冲击着我的脑海,我开始不停地思索,活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该怎么样去活着!

我突然想起,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但是梦想却没有实现到一个!除了自立这个“梦想”以外。的确,我的第一个梦想便是自立。可是这不能算是真正的梦想,只是儿时的一种渴望而已。命运没有让我在成年之前自立,那么这个梦想也就是没有得到实现的价值。在大学毕业前后,我都有在本子上写过自己的梦想,可以说是职业生涯规划吧。可是,因为所学的东西实在是与自己想做的事情有太多的差距,所谓的梦想也就仅是梦想,规划也只是纸上谈兵。

如果没有汶川地震,我也许就不会觉得生命是那么的脆弱和可贵。是的,虽然说自己从前并不爱惜自己的生命,总想着反正我是米虫一个,这世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梦想又实现不了,随时挂掉都不可笑。

对的,我出生在一个贫民家庭,虽然赶上了计划生育时代,但是家里还是多姐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向是平民百姓表现聪明才智的地方。因此,所分得的父母之爱也就寥寥无几。我是个很贪心,又很敏感的人,虽然我也很公正,虽然我几乎独自占有着外祖母的爱(我想很多老二或者不受重视的孩子一样,被父母像一根藤草似的扔到外祖父母那里)。但在我来说,那是不完整的。如果给我一包含有各种口味的糖果和一包只有一种口味的糖果,我会选择前者,即便后者比前者要多。我就是这么一个贪心的人。因而我是公正的,我不要求很多的爱,但是我要求齐全的、平等的爱。可惜粗心的父母并没有体会到这一点,我这个老二便慢慢的在自怨自艾中长大了。于是,也就有了一种“贱命”的思想。加上家里穷得叮当响,80年代的孩子读书不像现在的那么幸福,我那一届学费是最贵的,而父亲老实巴交,不懂得抓住大好形势去捞钱,母亲尖酸泼辣,每每总要指着父亲的鼻子叫骂。每个学期初是我最恐惧的时刻,我总以为他们只是为了我的学费而吵。因为为了躲避计生队检查罚款,我不得

回家读书,只得借读别的地方的学校,要交上一笔借读费。学费借读费具体多少我不清楚,可是我却知道对我家来讲是非常大的一笔数。也许就跟拿2000块的薪水的一半来付房租,剩下一半可能还不够每天的车费加上伙食费和额外的一些开支吧。因此我家每年每年都要借钱来给我交学费,心疼我的外祖父母更是偷偷地塞钱给我妈妈。我不知道该是感动还是无奈。花外祖父母的钱我觉得不该,让爸妈操心我的学费和借读费更是不该。我很想很想像别的小孩子那样,读完小学或者初中便去打工。读完小学的时候我才十二岁,长得很矮,即便读完初中了也不见长到哪去。也许父母觉得我太矮了,因此只有读书才是我的唯一出路,便三令五申的逼我去读,还要让我认为这是我的幸运。我不敢跟他们说我不想读了,我想去工作,那让我有种深深的负罪感。可是我的学费却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借到大学毕业。

这是我最痛苦的日子。

穷是我心头的一种痛。我很怕很怕穷。但我更怕不自立。自立便是骨气。有骨气才能抬起头来理直气壮地走路。而经济上的不独立使我有一种谦卑屈辱的思想。(不过这种思想在外祖父母面前是没有的。)面对着父母的时候,我总觉得面对着债主,以致我都忘了当初我是哭着来这个世界的——我并不想来嘛。

穷人爱穷人。因为我也穷,而且非常穷过,所以,我希望我认识的每一个好人都不要受穷罪。而我上一份工作之所以丢了,也就是因为替了一个穷人出气。做办公文书的我很是清楚公司的业绩,也很是了解员工的状况,当然对最新颁布的劳动法也有所了解。我说过,我是个公平的人。而社会衡量公平与否的准绳便是法律嘛,那么简单的工具其实因为是人人都能拿来用的。但是有些人并不知道这个工具摆在哪里,那些人往往是穷人,因为穷,没有书念,想头不多,便是所谓的老实巴交,因此就容易受人欺负,尤其是为富不仁的人欺负。我所做的事情不过就是捡起那工具,把它交到我的穷人朋友手中,让他们去争取自己的应得利益。而那一部分的利益对于我的老板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或者说九牛一毛。但是为了那么一丁点的利益,老板说我并不是尽忠职守,再加上我这个职位并不是非我不可,于是说好自为之吧!给了我一笔所谓的遣散费,说了几句他们香港本地蛇头的话,就把我扫地出门。我还没来得及炒老板鱿鱼,倒先被下手为强了。我感觉不冤,只是有点不平。我只是解救了部分的穷人朋友,还有更多的穷人朋友在遭着罪呢。我感觉我的工作就像共产党之前的起义战争一样,没太大作用。必须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彻底地改变咱们穷人的命运!

有人说,穷不是罪,尤其不是穷人的罪,而是富人的罪。因为他们掌握着大部分的钱财,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不法手段取得的。的确是,财富从来就没有均分过,即便再革几次命也无法让人觉得平等。

革命要从思想上革,而不是单独的经济上。

我很欣赏马克思的理论,真希望能在活着的时候看到我们从社会主义国家进入到共产主义社会。但是那一天何时才能到来?到来了之后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目前,社会的物质应该不会匮乏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不会匮乏了,为什么还会有穷困之苦?

乐趣。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惊肉跳。

有些人是为了人生的乐趣而去积聚财富,以便向邻居炫耀。

我曾经跟随旅游团去吃自助餐。人很多,但是自助餐位不大,虽然不大,但是食物却是按照分量给的。结果呢,人们乱哄哄地围上去,争先恐后地抢夺食物,抢夺任何一种食物,即便他们不喜欢的,他们也要把自己的盘装得满满的,直到装不下为止。于是便有些后来者没得到或者只得到一点点的食物,而先来的人呼啦啦地吃饱喝足扬长而去的时候,桌面上还留着一大半没有动过或者动得乱七八糟的食物。什么心理呢?我想是因为贪心与虚荣吧。罗素说,很多人的快乐往往建立在邻居的痛苦之上,他们觉得超过了邻居便是成功,而成功往往等同快乐。但那是真正的快乐吗?

人类实在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既然有着最聪明的脑袋,却无法获取最智慧的想法。

吃饭是为了活着,每一种动物都懂得这一条真理。但是人类却有点相反,活着是为了吃饭!别笑,别愤怒。你想想,如果你活着不是为了吃饭,那你干嘛拼了命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为了挣钱而已?不要装傻,钱等于米饭。当然,钱也可以等于其他东西。但钱绝对不等于梦想,如果认为等于梦想的人肯定没有梦想。

没有梦想的人,活着来干嘛?《北京欢迎你》里面有一句特别妙:“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看完了激动人心的奥运会之后,我真的真的发现,有梦想的人的确了不起,而能够实现自己梦想的人更加了不起!

于是我认为,生活便是为了实现梦想做创造的。这也是我们人类生命的意义。

很多亲历了汶川地震的人回来之后都有一种很深的感慨,活着便是幸福,而能在活着实现理想更是幸运!岂不见死囚临死前都有权利获得死前的小愿望的实现吗?

既然如此,我觉得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们应该开始学习互相帮助着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们已经进入了邓小平爷爷所说的第三阶段了:先富带动后富,以达到共同富裕。如何去实现呢?个人认为,民间实践方法应该是设立梦想基金。什么叫梦想基金?顾名思义嘛!

也就是说,所有的有良心的富人们,应该在自己的家乡成立一个梦想基金,以帮助那些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达成梦想的人。

我希望有一天,在每个人的家乡里都有一块梦想基石,每个人都可以把梦想刻在上面,每实现一个梦想便勾上一笔,而中途扔掉的梦想则要写清楚理由如此等等!

这样的生活不是很浪漫吗?

上帝给我们一颗心,不仅仅是用来跳动而已。那颗心里藏着整个宇宙的真义,如果我们真的是万物之灵,我们便应该跟随着心的方向走,而非世俗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