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笛音乐会

2013-2014的跨年是在迷笛音乐会上过的。

其实我不是一个摇滚迷,我是古典音乐迷,是新世纪音乐迷,是部分流行音乐迷和爵士乐迷。对于摇滚就是选择性地听。不过据说迷笛音乐会是个大盛典,票价又是大众消费水平,于是去了。

买了一天的票,下午两点开始,晚上10点结束。

两点还没到,就有很多人在排队了。我以为那些喜欢摇滚的人都会有非凡的服饰,不过看样子也不过尔尔。太阳有点晒,气温不是特别低。

迷笛音乐会在大运会的体育馆里开。进场的时候规定不许带水。我们买的大支装的矿泉水都不许带,说是担心有人扔东西。真是造作,人要扔东西随便什么都可以扔,买的热狗,穿的鞋,地上捡的泥团……幸好带了一个热水杯。

白天场听得索然无味,不懂欣赏这些所谓的音乐,觉得没什么美感。阳光太大,露天的表演看起来苍白无力,气氛全无。不过待夜色渐浓,音乐也像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一样,慢悠悠地醒过来。好戏开始上场。作为五大主场之首的唐舞台前面更是人满为患,一些疯狂的男生女生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拼命甩头发扭动身躯,或者扛着某人传来传去,或者分开两队转出一个人漩涡。静心地听着音乐,感受着现场的气氛,有那么一点点喜庆,却没办法跟着疯起来。

只是在专心地听歌词。有愤世嫉俗的香港乐队,几个瘦小的男生穿着统一黑色的衣服,裤子拼命往下掉;有身材保持得尚为专业的荷尔蒙小姐在嚎叫;有狮子般吼叫的大红袍乐队…..全都像在唱卡拉ok的感觉。不专业,不专业。

傍晚的时候听到长得不怎么好看,穿着也不专业(普通红T恤和一条热裤)的女孩子在用英文唱歌,我只听到她不停地在重复:fuck,fuck…..有种悲催的感觉。是我英文太差还是她咬字不准?还是我对fuck这个词太敏感?就像喝一碗汤,看见一只苍蝇就无论如何也无法喝下去了。

除了吐槽,剩余的时间就是在找厕所、找热水喝、排队买吃的。如此就混到了晚上8、9点。逃跑计划来了,《夜空中最亮的星星》和《一万次悲伤》把我拉回了现场。就这两首歌听得值。压轴是唐朝乐队,布置会场用了好些时间,看起来最像那么一回事。不过因为路途遥远,不得已赶着回去了。

总结:虽然说摇滚音乐注重的是个性,但不代表就可以随便乱来,也不代表可以“本色”演出。敢于拿出来表演的,必须得是生活的升华,也就是艺术。希望中国摇滚乐也可以更艺术起来。

yuanli info image

yuanli info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