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小兔人已经蹭蹭蹭地飞身上了塔顶,那速度就像在平上地奔跑一样。

正在因为背后的响声以及“一条黑色的尾巴”而吓得魂不守舍的洛洛和诺菲娅紧紧地抱在一块,闭着眼睛,仿佛在听天由命了。

小兔人跑到他们面前,对诺菲娅说:“你好,诺菲娅公主,我来接你了!”

此时门后传出来的声音似乎小了一些,也没看见所谓的“尾巴”露出来。

好像因为小兔人的存在而些许顾忌一样。

不过,这只是迟疑了一会,而后又开始了猛烈的撞击。

“你,你是谁?”诺菲娅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她睁开泪汪汪的眼睛,惊恐地问。眼前这个人的样子更让她大吃一惊,全身白毛茸茸,长着两只大耳朵就不说了,眼睛一只通红,一只黑亮,一半邪恶一半善良的样子。

“我是兔族的图卡·阿瓦达,我最近才跟爸妈搬到这个星球来,我的爸妈是宇宙记者,负责寰宇新闻的采编工作。我是个小朋友,负责吃喝玩乐。”小兔人图卡老气横秋地说,看样子十分坦率,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正是这一点使得诺菲娅放松了警戒,可是她仍然狐疑地看着他,仿佛在思量眼前这个人是否可信。眼前这个人她是有见过的,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在哪见过的此刻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然而不可信又能如何呢?想起来了又如何呢?

“那个正在撞门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不管是什么东西,我们最好不要靠近,越早离开这里越好。”他没理会诺菲娅的狐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顿了一顿说。他临危不惧,表现成熟。

“那,那个东西会出来吗?”诺菲娅完全忘记了她对于这个陌生人的忧虑,颤抖着问。

“不会,据我所知,这座通天神塔是用来镇压邪物的,里面的东西是被菠萝神封印着的。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免得有意外发生。我们现在塔顶,没人能救我们下去,只有慢慢地降落下去了。”图卡说。

“可是没有工具,怎么降落?”看见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表现得异常镇定,诺菲娅也努力地控制好情绪。

“嗯,我走得匆忙,没带降落伞。绳子那么粗重我驼不上来。不过我想,你是怎么上来的,就可以怎么样下去。我也是一样的。你是怎么上来的呢?”图卡好奇地问。

诺菲娅公主和洛洛都摇摇头。

“好吧,我是极快地跑上来的,当然也可以反方向极快地跑下去,让阻力与重力抵消。同时,我想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我的大耳朵。”说罢,他的两只大耳朵动了动。那是两只硕大的耳朵,直立起来的话有他身体的一半长啦!也就是说两只耳朵呈180度角的话,刚好就跟他身高一样。相应地,耳朵的宽度也是十分大的。

“诺菲娅公主,既然你们想不起来是怎么上来的,那么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在往下跳的时候,你抱着我的腰,让你的宠物抱着你,然后我快速地倒退着跑,然后用耳朵当降落伞就可以减速。来,现在抱着我!”图卡把自己挂在栏杆上。诺菲娅公主也爬上栏杆,抱着他的腰,洛洛则抱着诺菲娅的腰。此刻他们悬挂在空中,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却只见图卡松开双手,然后一把抓住耳朵,他那双大耳朵遇风就鼓了起来,真像两个降落伞一样。

此时塔顶的门被撞击得更加频繁,响声更大,仿佛随时会被撞开,然后飞出一个奇怪的狰狞的东西一样。诺菲娅吓得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塔底下的人看得倒抽一口气,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们开始降落了。但,似乎有点太快了。

如果仅是图卡一个人,用耳朵当降落伞的计划是完美的。但是加了一个人就有点危险了。

太重啦!他们直线下掉!原先计划好的倒退着跑根本起不了作用!因为有了负担,图卡的速度的优势没办法发挥出来。

图卡想:“哎哟,计算失误,我得好好地恶补数学啦,不过问题是我得先过这一关!”

大家都惊呼,捂住了眼睛不敢看。

黄大伟以及他的护卫队早已经放弃了爬塔,正忙着铺上拖来棉被羽绒被等。然而几张小小的被子,怎么可能抵挡得住那么大的冲击呢?

苏斐阿姨已经吓晕过去了。

菩提爷爷转过头去满眼泪水。

西西捂着嘴巴,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可是她却依旧仰着头。

谁能救救他们?

“不行,图卡,我太重了,你的耳朵承受不了我们两个人的重量。我真希望能像梦中那样飞起来。但是现在显然没办法。我不能拖累你。谢谢你了,请你保重。”说着诺菲娅松开了双手。

“不,不要放弃,诺菲娅,我可以做到的!”图卡着急地说,竟然无意识地松开了一只手要拉住诺菲娅。因为没有手拉住耳朵尖,风没办法把兔子的耳朵鼓起来,失去了部分阻力,他们下落得更快了!

正在这个危机的关头,他们突然都感觉到身体轻了一些,下降的速度慢了一点。

诺菲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图卡已经停止了加速的自由落体,就像打开了降落伞一样!

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原来竟是洛洛的长出了一双巨大的隐形翅膀!虽然人们看不太清楚,但是很明显他们不再加速下坠了。那些在心中暗暗祈祷的人都以为是神迹降临。

“啊,洛洛,你飞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诺菲娅又惊又喜地问。

“嗯嗯?洛洛。”洛洛表示也有点不解,仿佛在表示自己也不解。

“嗯嗯?洛洛。”洛洛再次哼了一下,语气略有变化。没人知道它在哼什么,但是诺菲娅显然与它心灵相通。

“是的,刚才松开手的那一刹那,我全心全意地希望能够飞起来。”诺菲娅说。

“太好了!我刚才也是想着有双大翅膀就好了!”图卡说。

这个时候图卡松开诺菲娅的手,抓住了自己的另一只耳朵尖,这样两只硕大的耳朵被风吹得鼓鼓的,重新发挥一只“降落伞”的作用。

图卡又重新调整倒退的脚步,下落的速度终于成功地控制住了。

洛洛抱着诺菲娅滑翔。那只小水晶石自然也是跟在他们身边,直播他们的一举一动。

最后,诺菲娅和洛洛像一片羽毛一样,轻轻地落地了。

与此同时,图卡也像一朵蒲公英那样,优雅地降落了下来。

人群再次发出一阵舒了一口气的欢呼声。没什么比这个更值得欢庆啦!

西西什么都不说,紧紧地抱住诺菲娅和洛洛。

苏斐被救醒过来之后和菩提爷爷以及其他人都抱头痛哭。

人群中,两只白色的成年兔人拨开人群走向图卡,他们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块。“儿子,你真让我们骄傲!”带着眼镜的兔爸爸说。

“吓死我了!儿子,幸好你没事!”红着眼睛的兔妈妈说。

西西带着诺菲娅,后面跟着苏斐阿姨、菩提爷爷等人,来到图卡一家三口面前,齐声地说着谢谢,每个人都抹着惊喜交集的眼泪。

高塔里的神秘生物目前是否有动静,人们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大家兴高采烈地往王宫方向走去。一辆辆缆车坐满了人。更多的人轮不上做缆车只有慢慢步行了。

图卡、苏菲娅,西西、图卡的父母一起坐在一架较大的家庭用的缆车上。

上缆车前,图卡的爸爸和妈妈向西西做了自我介绍。

“西西小姐,诺菲娅小姐,你们好!我是来自5号星球的兔族人哔哔·阿瓦达,这是我的妻子朱丽·华沙。我们都是红5号星球新闻报社的记者。来到贵星球才一个星期,正准备一个正式的拜访。不过眼下这个拜访要提前了。”西西与诺菲娅都对他们行了一个标准的淑女礼。

阿瓦达先生是一个黑眼珠,留着白色胡子,全身长着白绒毛的兔人,身高跟这个星球上其他成年人一样,他穿着一套十分服帖的白色西服,看起来十分英俊潇洒。阿瓦达夫人则长着一双红玛瑙一般的眼睛。她全身上下也是雪白的,只是四肢的绒毛是灰色的,看起来像是戴了手套穿了袜子。她穿着一套白纱一样的裙子,戴着一副玫瑰色的眼镜,十分优雅知性。

等他们都坐好,启程了,西西开始发问;

“洛洛,你怎么会长出翅膀来?”

随着西西的问题,大家都看着洛洛。阿瓦达夫妇更是凭着职业的敏感,专注地看着它。

“嗯~洛洛。”洛洛只哼了一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脸的不明真相。

“因为我全心全意想着飞,然后洛洛就飞起来了。洛洛是有飞行能力的。”诺菲娅及时地为大家解惑。

的确,洛洛通体轻盈,就算没有翅膀,也不怕重力。它的身体结构能让它在空气中悬浮,就像水母在海中悬浮一样。如今它竟然已经可以载人飞行了。这让人刮目相看。

“嗯嗯!洛洛”洛洛又哼了一声,表情十分自豪。

“看来是诺菲娅的想法刺激了洛洛。让洛洛发掘了自己的潜能。”图卡貌似也懂了洛洛的意思。

“那么说来,也是你带着诺菲娅飞上去的咯?”西西追问洛洛。

“嗯~洛洛!”洛洛认真地回答。

诺菲娅接着说:“西西姐姐,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你讲完故事后,我就一直在想飞行的感觉。我长这么大了,还没试过飞行。而且我一直很想很想飞到塔上去,在那里看看风景。你不是说高处看的风景更美丽 吗?然后呀,我昨晚就梦见跟洛洛一起飞行啦。我觉得好棒!洛洛真是厉害呢!好像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你让大家担心得还不够啊?菲菲,你要知道,当你要尝试某种危险的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想好退路,或者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看要不是图卡在,你怎么知道该怎么下来呢?洛洛不了解自己的能力,还不能完全自我控制。这次发生的事情可真的凶险。你真的欠图卡一个大大的感谢呢!”西西语重心长地说。

“图卡,谢谢你救了我。”诺菲娅拉着图卡的手,真诚地说。“我有很多玩具,你喜欢什么的,待会随便挑。”小孩子天性,图卡比诺菲娅大上一两岁,但是诺菲娅很慷慨地跟他分享自己的玩具。

“啊,哈哈,没什么的啦。”图卡脸红了,但是有腼腆地说:“谢谢你跟我分享玩具,我很高兴能够与你成为朋友。我也有好玩的东西你可以跟我一起玩哦。”

两个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话。

“打扰一下,洛洛,请问你是不是从卡诺亚拉星球过来的?”图卡的爸爸突然开腔了。

图卡的妈妈也用眼神问着同样的问题。

“嗯?嗯!洛洛。”洛洛十分有礼貌而认真地回答。但是图卡的父母亲显然不明就里。

“不是的,它是从如意星球过来的。是……我的爸爸把它带过来的。”诺菲娅看着一脸迷惑的图卡父母自作主张地当起来翻译,提到父亲的时候,她的记忆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努力地掀开某本书的封面来阅读里面的内容。

“奇怪,据我所知,如意星球上没有你这个物种呢。虽然它们长得跟你们类似,甚至可以说是你们的一种远亲,但是他们跟你们是截然不同的。”阿瓦达先生说。

“虽然我没有去过如意星球,但是我看过一个大旅行家,嗯,好像就是菲菲的爸爸,韩渊明·斯诺克·卓拉马伊写的一本《如意星球》,那里介绍的物种跟你不一样。”阿瓦达夫人也附和着说,她也是思考了一下才把那一串名字完整地说出来。

“嗯,嗯。洛洛,洛洛。”仿佛是在表示赞同。

“在来这里之前,我是在如意星球上。我也没有发现与洛洛相同的物种。那里的智慧生命都比洛洛结实,虽然大家都是圆圆的,像个石头,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一种以上的颜色。不过,洛洛的确是在如意星球上被发现,带回来的。”西西说。

洛洛个子跟诺菲娅的头差不多大,通体透明。此时它正诺菲娅的怀里安静地呆着,脸上的表情有点失落。

但是阿瓦达先生仿佛没注意,继续说:“对,他们就是如意族。每个人身体都色彩丰富,大部分人都可以随意变幻自己的身体色彩来展示自己的魅力。他们的生活很简单,躺着晒太阳就是饱餐一顿。”

洛洛往诺菲娅怀里钻了钻,轻轻地发出表示反应的声音:“嗯~洛洛。”十分沮丧的样子。

“它不能变幻色彩,而且个子一直长不大,他们都认为它会带来厄运。”西西替洛洛翻译了出来。

这时候阿瓦达夫人发现了洛洛的失落,她拉着洛洛的手,温柔地说:“亲爱的,与众不同不是一件坏事。相反,你能够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也许你能对某些人有重要的帮助。就像今天,你救了诺菲娅一样。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你还会成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呢。”

“对,我们环游古旦系,除了以当记者为谋生手段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寻访一个叫做卡诺亚拉的星球。那个星球上生活着一个远古的智慧民族,乌哒哒族。传说他们拥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只要与他们之中的一个心灵相通,就可以让我们兔族长出隐形的翅膀,然后我们兔族就可以飞翔了。”阿瓦达先生说。

“真的吗?我们竟然真的可以飞起来?那些神话故事是真的?”听到这里,图卡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好孩子,我们也不知道是否是真的。但是这是我和你妈的一个心愿,找出传说中的卡诺亚拉星球。不过根据古书记载,这个星球行踪不定,所以也很难寻访。而且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听说我们兔族得罪了乌哒哒族,他们因此离开我们,然后我们的飞行能力也就消失了。他们是否愿意原谅我们还是个问题呢!”阿瓦达先生顿了顿,又说:“如果故事里说的都是真的话。”

“洛洛,你真的是从如意星球过来的吗?你从小就在那里吗?”阿瓦达夫人温柔地问。

“嗯嗯,洛洛!”洛洛依旧只有这两个词汇。

诺菲娅告诉阿瓦达夫人,洛洛从小就一个人在那里长大。

“你为什么要离开如意星球呢?我听说在那里生活很轻松。”阿瓦达夫人又问。

“嗯!嗯!洛洛。”洛洛恨恨地说,仿佛前面站着一个仇人。

诺菲娅紧紧地抱住它,动情地说,“洛洛,我知道那里不是你的家,以后我在哪,你的家就在哪,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洛洛与她的头靠在一起,轻轻地嗯了一声。

大家都沉默不语。

西西向阿瓦达夫妇解释:洛洛在那个星球过得并不好。

只有图卡没心没肺地说:“要是你能变幻色彩就好了,我可以亲眼看看。”

“图卡!”阿瓦达夫妇异口同声地训斥他。

洛洛闭上眼睛,流出泪水。

图卡被吓了一跳,但是没弄明白自己怎么错了,然而他意识到此刻最好就是闭口不言,于是只好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静坐了一会,突然诺菲娅缀泣了起来,仿佛是被洛洛的悲伤传染了。大家都吓了一跳。洛洛在旁边也哭着脸,感同身受,倍加忧伤。西西连忙温柔地问:“菲菲,怎么啦?”

诺菲娅嚎啕大哭,大家面面相觑。等她哭了一会儿之后,她强忍哭声,哽咽着说:“我突然好想好想我的爸爸妈妈!”

听完这句话,西西觉得原先笼罩着这个国家的一个透明的气罩被打开了一点点,一股清新的风吹了进来。尽管这股风带着轻轻的哀愁,但令人长舒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