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从缆车上下来,拿出一对小小的圆圆的魔力水晶,捏一捏,然后有节奏地在其上各敲了几次,于是这一对水晶都长出两只白翅膀来,其中一只绕着通天神塔飞行,像在巡查。

“西西姐姐!西西姐姐!”西西隐隐约约听到诺菲娅的喊声,像是从头顶传下来的。

她抬头一看,果然看见诺菲娅蚂蚁般的趴在塔顶的栏杆上。看得西西都有点头晕了。她赶紧把手上的那只魔力水晶敲击几下,另外那只在巡逻的魔力水晶就飞往塔顶去了。

“诺菲娅,看得到听得到吗?我是西西。”西西对着眼前的那只水晶说。那只小小的水晶悬浮在她的眼前,里面现出诺菲娅的样子。

“西西姐姐,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诺菲娅喜极而泣。刚才看风景的惬意全失。

“是呀,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我们都好担心你,你出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西西虽然语带责怪,但是还是和颜悦色的。

然而诺菲娅听见却还是哭了出来:“呜呜,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了。我刚才还以为是在做梦。谁知道醒来了还是在这里。”

看见她哭,西西出声安慰:“好啦,好啦!有什么事情下来我们再说。你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还没等到她回答,西西就听到旁边一个声音说: “菲菲呀,你怎么爬那么高啊?你是怎么上去的呀?你现在饿了吧?一大早就不见人,我还以为你被谁拐走了呢!”苏斐在黄大伟的帮助下下了缆车,走过来靠近西西对着魔力水晶里的诺菲娅说。她还抹了抹眼泪。

她这一抹不打紧,诺菲娅大哭出声:“呜呜呜呜,苏斐阿姨,我好饿好渴……”

这个时候,菩提爷爷走过来,扶着苏斐的肩膀,对着水晶石说:“菲菲呀,乖乖别哭啊。我们会想办法把你救下来的。你先跟西西说一下你是怎么上去的。”说完,他把苏斐拉到一边去,好声安慰。

“诺菲娅,你是怎么上到那里去的?”西西故意不理会诺菲娅的情绪。她知道如果跟着她的情绪安抚下去,势必会耗时更多。

通天神塔作为禁地,不宜久留。

“我……不记得了。不过,你昨晚睡前给我讲了关于飞行的故事,我很高兴,然后我就做了个关于飞行的梦,梦见我在高高的天空里飞呀飞,飞到海边去了。后来,我记得我在梦里说,我要飞到全国最高的地方看风景。然后醒来我就在这里了。”诺菲娅说,她的情绪已经渐渐地平复了。

做梦也能飞起来?难道这是菠萝星球人的特点吗?

她转头问黄大伟,这个星球是否有人会在梦中飞翔。黄大伟一愣,很认真地向她敬个礼,接着一板一眼地说:“报告西西姐姐,菠萝星球的人会做梦,也许会在梦里飞翔,但是真的不会飞!”

看到他的样子,西西突然觉得好滑稽,噗哧的一笑。看到她笑了,诺菲娅也笑了。

黄大伟脸色却依旧一本正经。

西西想了想,再问:“诺菲娅,你在梦里面是如何飞的,还记得吗?”

诺菲娅一呆,认真地想了想,接着摇摇头。她还问身边的洛洛:“洛洛,你记得吗?”在她旁边的洛洛嗯嗯地喊着,摇摇头,摆摆手。

看来这个飞上去的方法可是千古奇案了。

“那看来只有上去接你了。你大概不会恰巧带了钥匙上去吧?”西西笑着问。

诺菲娅却认真地再次摇摇头。洛洛也跟着摇摇头。西西抿嘴而笑。

黄大伟好奇地看着笑嘻嘻的西西。发现她突然看向他,他吓得赶紧转移视线。西西不以为意地问:“大伟哥哥,你有没有这个通天神塔的钥匙?”

大伟再次一本正经地敬礼、回答:“报告西西小姐,没有。通天神塔的钥匙向来是国王保管。旁人都不可知道。我们只能负责守卫,不允许人类靠近。”

“诺菲亚,你看到门在哪吗?”西西再问。

诺菲娅回头一望,说:“在我后面。”说罢她走过去瞧,魔力水晶也跟着飞过去。洛洛自然也跟着过去。

于是,通过西西眼前的小水晶,大家都瞧见那是一扇金色的小门,正好是诺菲娅的高度。门仅仅地关闭着,上面刻着一些古怪的图形,看起来像是文字,又像某种符咒。门上还有一把纯金打造的锁。看起来就是坚固,千年品质。固若金汤可不是随便乱说的。地球人在造词方面真有一手。西西默想。

诺菲娅想伸手去碰一下那门,却飞快地缩了回来。仿佛遭了尖刺一样。“啊哟!”她喊一声,“好奇怪的感觉!”

大家的心里都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砸锁!”意识到这事情不简单,早一点把诺菲娅救下来早一点安全。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在宇宙间穿越了“小半生”的西西可还没见到过解决不了的难题。于是她向黄大伟发出指示。

话音刚落,黄大伟已经带着护卫队到达了塔底,准备砸锁开门强行进入。

塔底的门看起来跟塔顶的没什么两样,就是大一点、宽一点,刚好可以让西西通过。

叮叮当当,他们马上利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开砸了。但是他们也遇到诺菲娅的问题,一接触就感觉有麻痹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通过指尖进入体内,在身体里游走。西西知道那是电流,不算是高压。西西让大家带上手套再工作。

他们先是尝试开锁。黄大伟的护卫队里的人精通各种防暴工艺。开锁不在话下。

然而这个黄金做的锁仿佛是被魔法保护的一般,经历了几千年的风吹雨打,依旧崭新闪亮,好象是昨天才锁上的。而且这个锁造型奇特,跟现代的锁完全不一样。最优秀的开锁匠来了,也拿它没办法。

这时,缆车源源不断地上来,附近看热闹的、关心小公主的人都来了。不过黄大伟在特殊时期也尽忠职守,吩咐侍卫们拦住居民,圈出一个大空地,不让他们靠得太近。

“那个锁砸不得呀!”看见大伟在带队砸锁,菩提爷爷大声制止。

“千万别砸锁,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呢!”其他一些老人也大声附和。

年轻人不解,认为这个老古董一样的东西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从水晶球里却可以看到,底层每砸一次锁,塔顶的门就响动一次。好像这个塔的门是同一根筋连接的一样。

年轻人们都一脸茫然,老年人则脸色发白。他们喃喃地说:“快停下,你们要是惹怒了神灵可不得了啊!”

有年亲人质问:“不砸锁,那怎么到塔顶去救公主下来?”

诺菲娅也听到了不能砸锁的呼声。同时,在她身后紧锁的门后面仿佛也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门。一下比一下更强烈,她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啊!”她突然大叫一声,往远离小门的栏杆上冲过去,紧紧地抱住栏杆,就差一个往下跳的冲动了。

“啊!”轮到人群在惊呼。

西西急坏了,连忙问诺菲娅:“发生了什么事?”

“有………有东西在敲着门。好像要出来。我好害怕。我要下去。呜呜……”诺菲娅手足无措。跟在她身边的洛洛也仿佛被吓了一跳,触手都竖了起来,条件反射地抱着小水晶石,缩成一团。

看诺菲娅那惊吓的表情,可以想象得到她汗毛直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诺菲娅,稳住稳住。不要着急,我们会找到办法的!”西西着急地说。

“只要门没被砸开,就是安全的。”菩提爷爷说,目的也是为了让大家安心。

“报告西西小姐,这锁砸不开!”这个时候,仿佛为了给大家吃定心丸,黄大伟又一本正经地说。

“西西姐姐,我决定了,要飞下去。就像我在梦中飞上来的一样。”说罢,这个傻妞闭上了眼睛。洛洛也跟着闭上眼睛。不过他们没有手拉着手。洛洛依旧吓得瑟瑟发抖,抱着小水晶不放。

“菲菲,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请等着救援哪!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这颗老心脏如何是好呢?求求你,等一等吧!”苏斐不哭了,双手握拳紧紧地靠在胸前,眼睛里满是焦虑。

看见傻傻的诺菲娅真要再一次尝试“梦中飞翔”,西西赶紧劝说:“诺菲娅,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孙悟空是怎么学飞的吗?他可是要念口诀的。你都不懂任何口诀。而且你不是鸟,又没长翅膀。我不知道你梦里如何飞的,但是现在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有摔成肉酱的可能!你是个勇敢的好孩子,对吗?不用害怕,这个锁很牢固的,如果真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它肯定是没办法出来的。我们会派人从外面爬上去接你的。”

“翅膀?”诺菲娅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没翅膀。她用手摸了摸后背,还没有长出来。

而此时洛洛听到翅膀两个字,突然背上撑开了两扇像它的身体那样透明的翅膀,透过魔力水晶的传播,不仔细看还瞧不出来。没人注意到这个变化,连它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诺菲娅公主身上。它的翅膀张开了一会之后,又慢慢地收拢了。

黄大伟此刻回到西西身边,在商量营救的办法。

“如果锁砸不开,直接往上爬,可以吗?”西西问。

“报告西西小姐,现在只能这样了。”黄大伟说。

于是命飞鹰队的攀爬高手带着缆绳往上爬。但是塔身光滑坚固,没办法扔飞镖固定攀爬点,只能让人徒手带着吸盘爬上去。而这通天神塔仿佛活的一般,急于抖落正在网上爬的人,好些攀爬高手才爬了两三米就莫名其妙地摔了下来了。幸好底下早就准备了软绵绵的被子,不至于造成伤害。

这时候,大家都听到了从塔顶传来的一声巨大的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塔顶跑出来一样。

“啊!!!”大家都吓得紧紧抱在一块或者相互紧紧牵着手互相安慰。

诺菲娅更是双手捂住耳朵眼睛都不敢睁开来,瑟瑟发抖呢。

“诺菲娅,不要害怕。那个锁砸不开,里面更没办法开门。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去救你了。”救援工作不容乐观,西西很焦急,但是只能这样说了。

“我,我看到一条黑色的尾巴从门缝里伸出来了。”诺菲娅张开眼睛回头瞧了一下,马上又回过头啦继续闭着眼睛,眼泪呼之欲出。

洛洛也吓得够呛,正慢慢收拢的小翅膀一下子缩得无影无踪了。还是没有人注意到它那透明的精巧的翅膀。它抱着小水晶往诺菲娅的怀里钻。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轻巧地从人群里钻出来,嗖嗖嗖地就往上攀了。

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那个正在飞檐走壁的家伙身上。

只见他身手灵敏,四肢仿佛天生长有吸盘,光滑的塔身正好便于他攀爬。他的运气很好,无论塔身如何轻轻晃动,都没办法抖落他。

那个白色的身影大部分人都很陌生,少部分人才知道,他就是刚在这个国度落脚不久的“兔子”夫妇的小儿子。这是西西对照地球上的物种分类得出的结论。

事实上,他真是一只兔子,而且是一只会直立行走的兔子。看样子这个小兔子跟地球上一个7岁左右的小朋友一般大,换算成菠萝星球的年纪就是14岁左右啦。但是他的攀爬能力真是令人吃惊。飞鹰队的人都脸红了。

通天神塔是由打磨得十分光滑的浅紫色大理石组成,除了每一层突出的琉璃檐角和镂空雕刻的护栏,每一层三米高左右的塔壁是很难着手攀爬的。而这个小兔子人却像地球上中国的武侠小说里那些飞檐走壁的侠士一样,视万有引力为无物,在与地面垂直的塔身上如履平地,一会儿就超过了所有飞鹰队成员。

“接住绳子!”一个已经爬了10来米高的人看见他赤手空拳,示意把自己带的粗缆绳给他。那一大捆绳子几乎把那人整个覆盖住了。小兔子却摇摇头,说:“我不需要绳子。你让他们铺多点羽绒被子。铺宽点,厚点。”说罢,他就噌噌噌地往上爬了。

他穿着一身天蓝色的短打白色纯棉衣服,光脚徒手,头上戴着一顶柔软的干草梗编织的小帽子,甚至还戴着一副翅膀模样的小眼镜,看样子应该是个不擅长运动的小书呆子才对。

但他那灵敏的身手,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

如果大家有眼镜的话。

目前除了菩提爷爷的老花眼镜(由于要晨运,没有戴),就只有他戴着眼镜了。而他的眼镜正牢牢地贴在他的鼻梁上呢。

看着越爬越高的他,大家都为他手心捏一把汗。

一千米,虽然他的速度极快,然而到底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希望诺菲娅公主能够抵住恐惧,镇住心魔,不往外跳。

没办法帮忙的众人,除了屏住呼吸之外,就是拿来更多的柔软棉花被子等物,以防万一。人们把能找到的棉花都找了过来,放在厚厚的羽绒被子上,拍得松散,好像云朵一样。哎,万一摔下来,一千米的高度俯冲,就算这里的万有引力是地球的一半,也是不小的灾难啊!

西西以及众人都忧心忡忡的。苏斐已经在向着古旦的方向不断地祈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