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斐正在张口想说点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也打断了她那本来就不甚清晰的思维。

“诺菲娅今天不舒服吗?”菩提爷爷用他苍老的声音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来到了西西的房门口。

“诺菲娅公主不见啦!”另一个年轻的男子说。

原来,看见苏斐站在西西房门口,其他的陆续醒来的人都凑过来看热闹。有负责全国饮用水的姑娘水露滴,插花艺术师朱芊芊,宫廷大厨梅释迦,美食艺术师肖驰惑,园艺师庄思文等等。还有有些不明真相的人站在外围看热闹。

听到这个消息,菩提爷爷夸张地“啊”了一声,眼睛瞪得圆圆的,十分震惊。站在人群中,他显得矮矮的,但是精神焕发,十分显眼。据说他年轻的时候达到1.51米,是这个国家里数一数二的高度了。

由于住在树上,身体过高对于行动是不便的。所以长久以来的自然选择造成这里的男人平均身高就是1.4米,女人身高平均是1.3米。由于菩提爷爷年老了(今年已经160岁了!胡子头发都全白),钙质严重流失,就变得越来越矮了,现在他竟然比苏斐还矮一个头。

然而即使活了那么久菩提爷爷依旧精神闪烁,皮肤光滑粉红,说是鹤发童颜一点都不为过。他穿着一袭米色的麻布长袍,类似地球上中国传统的长衫,迎风起舞的时候十分飘逸。这是他的晨运服,也是他的便衣。

在他身边的宫里的仆人们在七嘴八舌地讨论这件事,最后得出结论:诺菲娅被绑架了。

有人反驳:但是至今没收到绑匪的要求呀!?

有人回应:还早嘛!

总之,大家都往绑票这方面去想。而且在推断谁是幕后指使人。

“会不会是鲁修斯的恶作剧?他们那个所谓的幽默友会总喜欢每天作弄人。”庄思文说,他仿佛总对鲁修斯有一种成见。他28岁,个子小小的,目测仅有1.1米左右。

“什么逻辑!绑架可不是开玩笑!绝对不会是他们!鲁修斯是一个正派人呢!他也许爱捉弄别人,但这个绝对不是他的玩法。”水露滴马上反驳,生怕迟了一秒就被证实了。她26岁,皮肤水当当粉嘟嘟的,十分光洁美丽,她仅比庄思文矮一个手指头的高度。她喜欢鲁修斯,经常为了维护他那颇具争议的名声与别人大吵出口。庄思文是她的强劲对手之一。

西西也认识鲁修斯,一个喜欢捣鼓各种机械的年轻人,瘦瘦的,小小的,虽然年纪是西西的两倍,但是身高仅有她的三分之二。他有个外号叫卤蛋。听说小时候特别顽皮。他精力充沛,个性坦率、风趣幽默,喜欢玩一些古怪的游戏,爱捉弄人,让人又爱又狠。他为人坦率,有时坦率到了不顾忌别人感受的地步。当然,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是对事不对人。但是这种性格仍旧不讨喜。忠言逆耳啊!然而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和他成为朋友,甚至不惜忍受他的“嘲弄”,因为他总会发明许多新鲜的玩意儿。

西西很喜欢他。他不但能用渊博的知识让西西拓宽眼界,还有足够的幽默使她开怀大笑。最重要的,当然是能够第一时间玩到他的新玩意儿啦。鲁修斯也喜欢西西。作为交换,西西会告诉他各种各样的星球见闻。

“鲁修斯很有分寸。他不会开这种玩笑。除了机械他几乎不对任何人感兴趣。他的幽默友会也只是他的朋友们在运作,他只是挂名而已了。”西西插口说。获得支持,水露滴眼睛一亮。庄思文则一脸的不屑与不信任。

“难道是树底下那豹族干的好事?菠萝盛宴要到了,他们想搞些花样出来?他们要是真的敢绑架公主,我梅释迦可不是吃素的,我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奶奶的熊!”一个粗犷的声音喊出来,浑厚,中听,但是很粗鲁。是留着大黑胡子的梅释迦。他70岁左右,来自梭罗星城南的通幽树洞。

梅释迦曾经在通幽树洞里以开饭馆为生。他做得一手好菜,饭馆生意十分红火,前来拜师的人特别多。他培养了几个徒弟之后,就关了店门,全国游览了一遭之后来到皇宫里毛遂自荐。待前主厨一退休就顶了他的职位。

他的脾气暴躁,发起怒总是要把帽子一扔,甩着一头黑油油的长卷发,瞪着两只铜铃那么大的眼睛,撸起两只袖子,作势要狠狠地打一场架。胆小的人早就被他吓着了。事实上他从来没成功地跟人打过架。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是个十分善良温柔的人。

不过听说他跟豹族的人有点小过节。具体是什么,他总是不肯讲。

他一个人住,养一只白猫为伴。

不用看着他西西也能想象得出来,此时他应该又在吹胡子瞪眼,双手紧紧握着,好像要把坏蛋紧紧捏住一样。

豹族?这个名字抓住了西西的注意力。菠萝星球的豹也进化成超智慧生命了?

就她到过地球经历来说,豹子虽然是一种美丽的动物,但是却是残酷的掠食者。在地球上虽然处于食物链较高端,但是不属于智慧生物。

“豹族是一群游手好闲的坏蛋,喜欢打砸抢掠。菠萝蜜果是我们全国人们甚至全球人们的粮食之一,他们自然想要得到。在我们国家还没有成立之前,他们曾经为了垄断菠萝蜜果挑起了无数事端。他们不会是为了菠萝蜜果绑架了我们的公主吧?”苏斐一边回忆一边猜测。

“可是豹族远在树底下,怎么可能上得来呢?想在菠萝果还未成熟。如果上来,又是为了什么呢?现在无论树上树下的居民,都有平等的机会享用菠萝蜜果。前提是只要有足够的时信币。现在离菠萝蜜果盛宴还那么久,他们是不允许上来的。如果他们来了,从树根到王宫还有那么长的路,那些把守的护卫一定会通知我们的。” 肖迟惑说。大家都觉得他有点罗哩罗嗦。

他是梅释迦的助理,他皮肤白皙,五官清秀,梅释迦称他为绣花猫。他负责摆盘,美化食物,提升食欲。他自称为空前的美食艺术家。他与梅释迦一样来自通幽树洞。毕业于紫藤艺术学院,今年40岁,刚成年。

肖迟惑崇拜美食。他能够根据食物的个性来进行装饰美化,凸显美味。而且他善于使食盘故事化。也就是说,就算用胡萝卜刻一朵花,他都能就这朵花与它所搭配的一盘柠檬鱼讲出一个美丽的故事来。如此一来,吃饭的人不仅觉得食物色香味俱全,还能听到妙趣横生的、令人口舌生津的美食故事。

虽然梅释迦总说肖迟惑是个绣花猫,但是暗地里他总为这个像弟弟一样的助理感到自豪。这个瘦弱的年轻人的奇思妙想把他的菜式的灵魂与精髓表达了出来。而且他也喜欢听这个年轻人胡诌他做的每一样菜,仿佛在他言辞修饰之下,那些菜式都有了生命。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美食艺术家。

“会不会是为了有魔力的菠萝珠而绑架公主?诺菲娅是我们的掌上明珠,菠萝珠是菠萝蜜果之精华,以明珠换菠萝珠,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另外一个纤细的女声怯怯地说道。

她叫朱芊芊,才28岁,是一个孤儿。她长得比水露滴更要娇小一点,十分瘦弱,一张瓜子脸虽然美丽绝伦却总露出愁苦的样子。她有点杞人忧天,每次遇事都会想出一大堆最危险的可能,先就把自己吓得半死。不过也因为她这种绝对谨慎的个性,她几乎没出过什么差错,任何名贵的花瓶都可以放心地给她摆放。甚至任何秘密都可以放心地跟她讲。她有一颗极为慈悲的心,虽然自己总是难得快乐,却不希望别人有任何机会不快乐。

有一次梅释迦回家探亲,发现她在路边卖花。这个娇弱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彻底揉碎了梅释迦的心,他马上把她当宝贝女儿一样带在身边,细心地呵护她成长。他去哪都把她带在身边。

她插得一手好花,再普通的花朵儿到了她手上总能被修饰成赏心悦目的立体画。如今她负责宫殿里所有花的摆放。

她很胆怯,总是一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样子,像小猫一样,轻微一点动静能跳起来老高。

当大家正在乱七八糟地猜测的时候,突然一阵清新优雅的音乐响起,叮叮咚咚,好像清冽的泉水在幽谷流淌,又像破晓啼莺。这正是西西最喜爱的一首摇篮曲《星辰之佑》。悦耳舒心的音乐把人们焦躁的心情抚平了些许。

伴随着轻柔的乐声,闹钟也渐渐地醒来。它睁开惺忪的眼睛瞧瞧四周,而后又合上眼睛,接着又睁开。最后竟然伸个懒腰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只海豚形状的闹钟。

这个闹钟就是鲁修斯送给她的。

西西赶紧起床。

苏斐让其他人都去忙各自的活儿,随后关上门,帮西西换衣服。

西西长得眉清目秀,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亲善的气质,给人一种安全的舒服感。由于她的见多识广,而且个子又高,慈眉善目,以致人们都不由自主地信任她、追随她。

她打开一个以两片看得清脉络的银色叶子作为门的衣柜,挑了一件看起来像一朵巨大花朵儿的裙子。只不过是颠倒过来的。叶子部分是上装,花瓣部分才是裙子。这是今年最新流行的款式——锦时花语。这是西西在设计师卓玛丽华的帮助下自己设计的第一款裙子,准确说来是裙裤:综合了裙子的优雅美丽以及裤子的便利实用。

这裙子用的是来自布谷草原上新鲜的丝绒郁金香花瓣经过立时风干,再通过强化纤维制成韧性大的材料,最后设计剪裁而成的。西西穿在身上,感觉到十分轻盈舒适,有一种实在美丽的幸福感觉。由于这是她亲自做的衣服,对于每一个细节以及每一针每一线的了解,让西西觉得自己跟这个衣服是一个整体,十分自豪。这就是穿衣服的最高境界了。

西西喜欢这些衣服,也喜欢这个国家的秀丽风景。

菠萝王国的布谷草原是西西最喜欢的一个地方之一。这个草原上专门培育各种高级服饰所用的花,这些花除了色彩鲜艳,质地柔滑之外,还长得特别大,是普通观赏花的十倍乃至二十倍大。一个成年人用一朵或者一朵半的花就可以做一件衣服了。

然而种植这些花可不容易,首先得用各色宝石过滤的海水浇灌,可不能错了。例如,蓝色的花得用蓝色宝石加上龙晶滤水,红色的花得用红色的宝石加龙晶滤水,白色的花得用月长石加龙晶滤水,如此一一对应。每一株花从长出花苞到开放,到成熟可采摘,起码要经过三年,其间还要防备害虫偷吃以及织花鸟的偷摘。这可是一件苦差事呢。

而要种植多色的花?只有最优秀的工匠制作的宝石滤水杯才能培育出炫彩的花朵来。而为了增加这些花朵的坚韧纤维,最好还得加上烧过的海带灰作为养料,以及其他一些特殊养料。

西西记得要拿到海带就得与深蓝水晶宫里的美人鱼们打交道。对于树上的人来讲,深蓝水晶宫的美人鱼们是个和平民族,她们只是喜欢陆地上各种花朵而已。为了得到陆地上各种珍奇的花朵,有时候他们还会奉送一些珍珠宝石黄金等来交换。海上无法种植花朵,所以这一门生意倒是永恒互利互惠的。

穿着漂亮衣服的西西有那么几秒钟忘却了眼前的焦虑。

然而苏斐把她拉回了现实:“哎呀,西西小姐,你说诺菲娅公主到底能上哪去呢?我问过了侍卫,吩咐了所有人去寻找她。至今还没找到。可把我担心死了!”

她一边轻柔地帮西西拉上后背的拉链,一边蹙着眉头继续絮絮叨叨:“我们伟大的菠萝神阿诗华啊,可千万要保佑她别出什么事才好啊。怪不得今天起床的时候总是眼皮跳跳的。我总觉得,如果诺菲娅要到什么地方去,一定会告诉你,或者拉上你。她长那么大,我还没见过她独自出远门。从小我们就教她,出入有方。”

说到阿诗华的名字的时候,她把双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并且以阿诗华的名义向西西道早安。

西西离开地球之后,来到了古旦星系,在寒冷的如意星球上遇见了诺菲娅的父亲,与之成为好友,而后跟着他来到菠萝星球。

诺菲娅对西西一见如故。虽然只比西西小三岁,诺菲娅公主却只有0.8米,两人站一块,就是大姐姐和小妹妹。很快就玩到一块了。

人们认为西西对于诺菲娅的健康成长有着莫大的帮助。首先,她是个见多识广的姐姐;其次,她善良可爱,举止优雅……等等。

穿好衣服,西西把光着的脚伸进一双漂亮的名叫绿宝甲的绿色小靴子。

这个小靴子用的材料是一种叫蛇皮藤的植物叶子。顾名思义,它有着蛇皮的花纹和质地,植物天然的馨香。

这种藤只在阳光海岸的峭壁上生长,它们喜欢紧紧地攀附在坚硬冰冷的石头上,比最粗壮的手臂还大的褐色的主藤泛着淡淡的植物芳香,至少1厘米厚的藤皮下由一根根汁液饱满的金色纤维组成,坚韧而美丽。这个藤皮是制作缆绳的绝佳材料。它的叶子有着玛瑙的色彩,每一片都有人脸那么大,都紧紧地攀附在石头上。这种树叶经过沥干水分,软化处理之后,再结合柔软的棉花编织,然后以晶莹美丽的宝石点缀就成了一双美丽舒适的休闲鞋了。

这是西西穿过最好玩、好看、又最舒服的一双鞋了。

这种树不算稀少,却十分名贵。因为它只长在菠萝王国边疆的阳光海岸的峭壁上,远离地面,它们的根从石头中长出来,要采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如果伤了藤根,它所攀附的石头就会有崩塌的危险。而且菠萝树上的人是不准到地面上的,因此只能同住在阳光海岸的咕咚族人做交易。善于攀爬而且充满智慧的咕咚族的人用蛇皮叶藤制品来跟菠萝树上的人交换各种香料、饮品以及鲜花制作的服饰。

咕咚族人热爱生活,爱好和平,是一个性格温和的民族。他们全身毛茸茸,像只直立行走的猫,在到过地球的西西看来是十分亲切可爱。他们也跟猫一样,有着十分柔软的身体,喜欢晒太阳。他们的家就在阳光海岸的峭壁上的石缝里,或者那些蛇皮藤根须钻出来的孔洞里。

西西一直希望能够去参观一下他们的家。但是目前这个愿望的实现有点障碍。严格说来,阳光海岸的峭壁也不算是地面,但是要借助飞行器飞到悬崖峭壁上而不受伤是有点难度。

穿戴完毕,西西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宫廷护卫长,身材魁梧年轻英俊的黄大伟穿着他那套战斗时用的龙鳞铠甲,戴着独角兽形状的钢制头盔,站在她门前候命。他如今30岁,个子要比西西矮上五厘米。他看见西西开门,就对着她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并且字正腔圆地打报告:“西西小姐,请不用担心,我已经吩咐卫士们在城内寻找了。”

“很好,谢谢你,大伟哥哥。恐怕这还不够。现在我要去启动魔力水晶的天眼监控,在全国范围内搜查,以便第一时间找到诺菲娅。”西西一向认为黄大伟不必敬称自己为小姐。所以她对黄大伟以哥哥相称。然而黄大伟总是忘了。说完,她抬腿就往魔力晶室走去。

只有苏斐跟在西西身后。水露滴也及时地把西西的早晨第一杯水送了过来。

西西习惯起来要喝一杯水。平常她会到早餐室里去,那里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早点和温润甘甜的水。她总是一边看报纸一边吃早餐。然而,今天情况特殊。估计这个待遇是没有的了。她把水一饮而尽。

那杯温水甘冽无比,有一种淡淡的清香,饮后令人精神为之一振。清甜温暖的水分子在体内游走,带来清新空气中的氧分子,带走血液中的垃圾。每个细胞都在醒来,用这清新的甘甜的水洗刷自己,享受新一天的美丽。

从西西的睡房到魔力水晶房不远,出门转左,经过御花园,从侧门的通道进入办公大楼的厅堂便是,大约走5分钟。

魔力水晶是人们在一处腐朽了上万年的树疙瘩里发现的。刚被发掘出来的时候,它跟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外表是黑褐色的不规则石头,被埋在万年的积尘里。后来,石匠把它切割打磨成一个多面球体,秀出它的美丽,遂作为装饰物被摆放在宫殿里任人观赏。再后来,以皇后为首的魔法们经过多年的研究,加上西西带来的技术支持,这种漂亮的石头就具备了通讯与监控的功能,被放置到国内有需要的各个角落里。而母机就被放置在办公大楼的厅堂里。

不过这个魔力水晶的使用和启动需要比较复杂的程序,而且需要耗费巨大的能量,所以一般情况下,它只是在休眠的警戒状态。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呀!”菩提爷爷不属于搜索队,也不是仆人,他是国家科学院的顾问。不知打哪个角落出来,他跟上了西西的步伐,担忧地说。

“哎,人老了,习惯难改啊。今天诺菲娅没来,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完全没有心思健身了。伟大的菠萝神阿诗华啊,请保佑我们的小公主吧!”说着他双手放在心脏上。

“菩提爷爷,菠萝蜜果盛宴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西西一边走一边问。

“哎,这可一言难尽呀。以往每一次菠萝蜜果成熟的时候,就是天下大乱的时刻。诺菲娅公主的失踪,也许就是为了抢夺菠萝蜜果而发生的动乱的前奏。”菩提爷爷说。

“我听说早在60年前就颁布了《和平法典》,所有居民都享有平等的权利享用菠萝蜜果。那还有什么可争夺的呢?”西西不解地问。

“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菩提爷爷把手背在身手,胸前的胡子跟着他的走动一晃一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