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意识到诺菲娅公主失踪的事实的严重性的时候,西西小姐的笑容凝滞了。惬意睡眠的感觉正在隐退,本来被压抑了的紧张和忧虑正在蒸腾,使得原本温馨美丽的房间都黯然失色了。

苏斐站在一旁安静地等候指令。

她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试图从中找出蛛丝马迹。不行,大脑 还没完全清醒。于是她迅速地打开了日记本,拿起嵌在日记本里面的一支青铜色的笔。该笔名叫思维笔,刻画着大脑纹路样的花纹。她用那笔的尖端点开了最新的一个星云符号。只见这个星云符号慢慢地扩大,展开,由模糊变成清晰,而后一些奇怪的数字和符号组成的内容呈现在她眼前。

站在一旁的苏斐阿姨完全看不懂这些奇怪的数字和符号。西西习惯用自己星球的文字符号来记录事情。

看到苏斐好奇,西西给她解释:昨晚睡觉前给诺菲娅讲了地球上人类学习飞行的故事,莱特兄弟制造的飞机到后来满世界的客机、战斗机。当然,也有一些地球的故事传说中会骑着扫帚飞的女巫,会腾云驾雾的一个叫“孙悟空”的猴子等等。

所有这些关于飞行的故事让诺菲娅公主听得如痴如醉,尤其是对于几乎不借助什么工具来飞行的故事特别感兴趣。例如孙悟空的飞行术,听起来就像一种特殊的天赋,只要学习就可以了,与鸟类一样。鸟类或许还会因为翅膀折断了无法飞行,而孙悟空虽然是念法术,然而他的飞行更趋向于一种“无条件或者条件比较少”的身体本能。也就是说,只要他是自由的,他就能够飞。

这个故事让诺菲娅感到十分奇妙,简直开拓了她的眼界。在菠萝星球,人们要飞行只能借助飞行器。虽然西西告诉她,孙悟空的故事只是编的,她还是觉得很神奇。她认为有人能写出这个故事,绝对是有亲身经历。

昨天所发生的事情跟诺菲娅公主的失踪有关联吗?

苏斐如此问,两个人都陷入了思考。苏斐同样是被这些故事所吸引,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在思考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所以她像入定一样,多年来首次脑海里不再想做什么样的糕点,涂什么样的花色。这可耗费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西西正在冥想的时候,日记本又给她推荐了其他记载的相关信息。

这个日记本不仅仅是一个日记本,能记载着西西的所有喜怒哀乐,还是一个独特的时空穿梭机。正是这个穿梭机,带着西西从这个星球穿越到另一个星球。它的内核其实有着整个宇宙的基站,相互之间不是很远,所以西西能够进行瞬时的时空穿越。这个本子名为恒星日记本,只在哈曼尼达星球上限量出产,为哈曼尼达星球的人量身定做。

西西正是来自哈曼尼达星球——这个非常非常古老的星球,差不多是宇宙的起源了。这个古老星球上的生物时钟与其他星球都不一样。其中一点是哈曼尼达人发育得非常缓慢,然而却非常长寿,个子也非常高大。这么说好啦,他们就像海里的某些鱼一样,可以无限地长大。因此,在菠萝星球上,西西15岁;在地球上,她才7岁半,而才哈曼尼达星球上,她仅1岁半而已了。

哈曼尼达的人出生几天后就具备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所以她可以在半岁的时候开始独立生活。她的父母给她留下了许多有用的物资,使她得以随心所欲。其中之一就是进行昂贵的星际旅行。恒星日记本的瞬时移动功能使她旅行变得舒服又快速。

西西在婴儿时期离开家乡,先后造访了一些小星球。那些小星球都是新生的,智慧生命还没形成,只有原始的恶劣的环境和原始生命。西西有时候会在某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星球上撒上一些随身携带的高级生命孢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充当了宇宙生命的传播者。她到达的第一个有智慧生命的星球便是地球,在那里她度过了她的一周岁。而后她离开地球,来到1900光年之外的菠萝星球。目前为止,这个星球是让西西待得比较舒服的第二个星球啦。因为在这里有小伙伴们。

恒星日记本是一本金色的小册子。有着类似皮质手感的封面,十分细腻光滑。封面上没有印制什么图案,只在正中央有一个圆形黯淡蓝色石头样的东西,这个蓝宝石上刻着日月星辰,这是日记本的密码,得按照正确的顺序把手按摘这些符号上,依次激活这些符号,使暗蓝色石头变成天蓝色的时候,日记本才会被正确打开。

在外人看来,这是普通到不起眼的一本漂亮小书,不小心被翻开了只能看到几幅漂亮的图画,有一些未着色,有一些已经着色了。但输入了正确的密码之后就能打开这本笔记本真正的通道,看到里面所承载的秘密——整个宇宙的秘密。

除了记录,这本小日记本还搜索物体的信息,任何物体,只要在这本笔记本的附近,都能够被发觉出来,而且能够动用内存着的宇宙百科词典里的信息,使观察者便于认识与学习新信息。当然了,由于知识与技术的限制,她现在能搜索的只是部分被加工过了的信息。然而这个国家,这个星球里,漂流在大气中的信息与能量还没有被驯服和加工。所以她没办法用这个本子直接接收,只能自己一点一点记录。

一踏上这个星球,从恒星日记本自动所收集的信息,西西知道,这个星球的太阳底下的菠萝王国是一个建立在树上的文明国家,阳光充沛,温度湿度十分宜人。但是在树底下,是完全不同的世界。树上与树下两个世界有一条十分明显的界限:互不干涉,互不来往。

自西西选择了住在这里之后,就被告诫:别接近树根,也别尝试着到树底下去参观游览,那是一个野蛮、未开化的地方!当然,树底下的居民当然也是被禁止到树上来的。总而言之,两个世界就像光明和黑暗一样,互不干涉。

西西心事重重,摊开了的恒星日记本仿佛感受到了西西的焦虑,温馨地提醒她,在诺菲娅满十一岁的时候,也就是西西刚来到这个星球不久的时候,国王与皇后,也就是诺菲娅的爸爸妈妈消失了。而且这件事没有在菠萝星球里引起任何不安或者震动!

西西虽然涉世未深,对于人性还是有一点了解。根据以往的经验,她知道,如果此类事情发生在地球,肯定会引起极大的震动,甚至改变世界格局。而那些相关的人绝对会翻地三尺来寻找失踪的家人。但是在这里,人们安然地接受,就像那两个人从来未曾存在过,或者存在过但是以一种令人信服的理由离开了。

既然人口失踪不被重视,为什么诺菲娅的消失却没有被人遗忘,反而引起了十分的骚动呢?

这前后两种情况对比,就连富有逻辑思考能力的恒星日记本也没办法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西西试着根据这个新提醒的信息梳理了一下,有几个疑点。

其一,诺菲娅与母亲向来十分亲近,一旦消失,竟然没有在她心里造成任何困扰。

在西西到过的星球当中,但凡智慧生物都十分重视亲情,尤其是母子之情。母亲在智慧生命的生活当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她们是智慧生命未成年之前甚至一生当中的指路明灯。在这里也毫不例外,但是为什么诺菲娅公主表现得与常人不同呢?

西西记得自己失去双亲的那一天是多么的忧伤。小小的她使劲地盼望着父母归来,但是那一天,尽管家里的天空霞光万丈美丽异常,父母终究未曾再回来拥抱她。在接下来的许多个日子里也未曾再出现过。连关于父母的只言片语也是奢望。意识到他们就那样消失了,她决心去寻找他们。在她的心底里,无论别人说过什么,她都认为,父母们之所以不能回来看她,准是在宇宙中的某个角落被困住了。

而诺菲娅的父母亲消失的时候,她已经不小了,而且正是感情依恋的阶段,她会感到十分伤心疑惑才对。

与诺菲娅相处的日子,让西西毫不怀疑地认为她是一个非常重感情,懂得感恩,热爱分享的小孩儿。也许有着小公主的娇惯,但是总体来说是个好孩子,她愿意与之成为朋友。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她忘记了呢?

其二,菠萝王国里每个人都自然而然地把她看作了诺菲娅的直接监护人,所有关于诺菲娅生活、学习上的事情都要来问问她的意见。好像冥冥中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接过了这一个监护棒一样。

抛开西西不能永远呆在这个星球不说,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只比诺菲娅大上两三岁而已。按照这个星球的算法,她才15岁,诺菲娅12岁。在地球上,18岁才算成年人。菠萝星球是40岁才成年,120岁算是老年期的开始,平均寿命是160岁,而长寿者可达到200岁甚至250岁以上。

难道是个子比较高的原因(西西身高1.5米,但是已经是这个国家里最高的人类了)?

一个孩子监护另一个孩子,这又是一桩新鲜事儿。

其三,这个最蹊跷,她只有在打恒星开日记本的时候她才会记得如上所述的疑点,合上恒星日记本的时候,她就彻头彻尾地忘记了。更无从跟别人谈起。

有时她会随手翻翻日记本,那时她的思维就像被雷击中了似的,突然间会有一些问题迸发,但不得其解,而且转瞬即逝。她自认为自己的记性一向很好,要做的事情是总是记得牢牢的,但唯独这两件事她得非常非常努力才能想起来。她觉得就像被施了某种遗忘魔咒一样。

有好几次,她问过菩提爷爷或者苏斐阿姨,国王与皇后哪去了?他们思考了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皇帝与皇后只不过是去外星考察了而已。

去外星考察,带回来先进的技术与思想,这是十分必要的,而且也是领导人的职责所在。但是这个说法总让西西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又说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

正如地球上一些国家的父母,自己常年在外工作,留下年幼的儿女在遥远的,仿如另一个时空的小山村里,跟爷爷奶奶甚至邻居或者远房亲戚一起生活。他们有着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挣钱养家!以致连他们的孩子都没有任何办法理直气壮地对父母产生依赖及亲近之情。每次短暂团聚之后,孩子们都懂事地给父母放行,安静地站在门边,看着父母们背上行囊或者坐上车绝尘而去……就像看着一个亲戚来了又走了一样。

父母不在身边所造成的困扰有缺憾,西西深有体会。同时也让她对自己的生命意义产生了某种困惑。正是怀着体谅父母的心情,她才积极地在这个宇宙间生存、寻觅。她认为诺菲娅也应该重视父母不见了的事实。

但是以上所有这些问题,西西都没办法与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生物说。只有恒星日记本里记载着她的疑问。也只有打开恒星日记本的时候,才会清晰地想起这些问题。

西西每天睡前都会打开日记本,看看,写写。如此重复的次数多了,就算被埋藏得再深的秘密也会有蛛丝马迹浮上来。因此她有种感觉,这个恒星日记本把这世界上某些东西锁上了,锁得得严严实实的。否则就应了她之前的推测,有一种叫做遗忘的魔咒,把这个国家的人的某一部分记忆抹掉了。只有恒星日记本躲过了对这个魔咒免疫。

恒星日记本是西西的父母留给她最重要的东西,它记录了西西从出生到目前为止所有跟她相关的事情:她所到过的星球,所做过的事情,所结交的朋友,所碰上的厄运等等。每天睡前,或者说有必要的时候,西西都会打开日记本,对着它冥想,清理思绪。她用思维笔点着自己的鼻子,把她觉得值得记录的事情默想一遍,然后思考总结自己应该学习的东西,或者应该改变的缺点,甚至提升的某些技能空间等等,她把这些思绪精华凝成一缕缕光束一样的物质,再由思维笔导引着存储在日记本里。

西西喜欢这个行为的原因之一是每次使用恒星日记本的感觉就像跟父母在交谈。日记本之于西西,已经是一个亦师亦友的亲密伙伴。

而且记录生活让她觉得生活丰富而有意义。信息过多,有时难免忘记。对于一些不太重要但十分有趣的事情西西也会选择存储起来。闲暇之时,抽取某一个时刻段的日记阅览的时候才会发现当时的心情。这一种与自己的“邂逅”让她有一种“前世今生”的时空感。

昨天的自己成就了今天的自己,但今天的自己未必完全是承自昨天的自己。在每一次的冥想与阅读之中,西西体会着自己的成长的快乐,讶然于自己的各种小进步。

由此,西西领悟到,生活就像一条长长的河,这条河通往遥远而未知的远方,日子就是河中的美丽卵石,把这些日子记录起来正如把美丽卵石收集起来。这就是生活的轨迹。生命也许有意义,也许无意义,也许是一个悬疑片,也许只是一个肥皂剧,但是只有能够从过往的日子里汲取精华,往后的情节才会越来越精彩。

日记本里所记载的事情,哪怕是就发生在昨天,如果把当时的心情、见闻一丝不苟地记录下来,重新审阅就会有一种新的体验。这就是地球上中国的圣人孔子所说的“温故而知新”吗?

此刻,西西重温了一次她来到这个星球之后发生的事情,喃喃自语:“难道诺菲娅公主终于发现了父母失踪,偷偷地去寻找他们了?”